|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71章 冒充徒弟(月票1060+)
  贝思甜知道时间不短,澳门赌博网站:打算先去同罗旭东说一声,她知道他肯定在附近等着自己。

  和杜凯博说了一声,贝思甜便出了门,孙旺年见此,也悄悄出了门。

  贝思甜走到什刹海附近,罗旭东便出现在她面前。

  “情况怎么样?”罗旭东见她的神色,便知道是成功了。

  “没有到不能治的地步,不过我需要时间。”贝思甜道。

  罗旭东皱眉,进去一次就要做好时刻暴露的准备,他哪里愿意贝思甜一直在里边待着。

  “旭东,听我说,我必须救老爷子!”贝思甜拉着罗旭东的手说道。

  罗旭东自然也是想救人的,可是见贝思甜坚定的神态,不由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执着?”

  他执着或许还有些理由,贝思甜的理由呢?

  就凭这这为数不多的几次同老爷子相处?这个理由站不住脚。

  贝思甜眼神微闪,垂头说道:“我、我只能说,老爷子和我一个极为重要的故人相似,为此我必须救他!”

  罗旭东看着她微仰的小脸,那双让他着迷的漂亮眼睛里充满了恳求,是希望他不要再问下去了吧。

  他知道贝思甜不想对他撒谎,同样知道她是个有秘密的人,既然她不想说,他也不忍心勉强她,他等她彻底对他敞开心扉的时候。

  “我知道了。”罗旭东道。

  不过这个身份依然是个难题。

  “好家伙!你们两个都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两个人回头一看,见是孙旺年。

  贝思甜面色微凝,“孙主任。”

  “小贝,你胆子太大了!你知道在那里的都是些什么人吗?居然敢冒充陶怀林的徒弟!”孙旺年说道。

  “我要见到老爷子。”贝思甜道。

  若说之前还有些怀疑,贝思甜这么一说,已经是变相承认她真的是冒充的了,孙旺年顿时大急。

  “不行不行,你赶紧走吧,你现在走了没人能找到你,等到陶大夫真正的徒弟到了,大家忙着救老师长,也就不会再有人顾及上你了,千万不要再回去了!”

  陶大夫真正的徒弟?

  “你是说,他真的有一个徒弟要来?”贝思甜问道。

  孙旺年一瞪眼,“那可不,这两天人就到了,恰好你就撞上门了,你装一下子行,但是涉及到治病了,你是装不了的,他们那些人和咱们不一样,和中医也不一样!”孙旺年加重语气说道。

  虽然贝思甜似乎知道一些玄医的事情,不过在他看来不过是骗那些人而故弄玄虚罢了,那些人配制出来的药和清水无疑,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来的。

  贝思甜却没有认证听孙旺年后边的话,转头看向罗旭东,“旭东,要靠你了!”

  罗旭东嘴角露出一抹宠溺,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既然有真正的徒弟,那就好办了。

  孙旺年说了半天,两个人却半点没有听进去,顿时气急败坏,抬高了声音说道:“你们别不知道好歹,小贝我可跟你说啊,你再去我就拆穿你了,你装成人家徒弟,不禁耽误治疗,还把自己陷入危险当中,根本一点好处都没有,你要是真的关心老师长,就别胡闹!”

  贝思甜闻言微微一笑,她知道孙旺年是为了她好,对这个心肠不错的孙主任,她多了一抹好感。

  “孙主任,我必须回去,只有我能救老爷子!”贝思甜看着孙旺年,眼神里透着自信。

  虽然是她没见过的毒,但既然没有当时将人毒死,就算不得剧毒,人还有一口气,她就不信治不出解毒的符水!

  孙旺年见说了她一点不听,顿时有些着急,说拆穿不过是吓唬她,真要让他拆穿,他也说不出口。

  “算老家伙求你了,别去捣乱了好不好?”孙旺年一脸苦笑。

  “孙主任,思甜做事有分寸。”罗旭东道,他可不想让孙旺年成为阻碍,好不容易进去的。

  孙旺年脸上露出极度无奈,眉头皱的死紧,看着两个人说不出来话,怪不得是两口子,怎么都这么倔!

  最后孙旺年没办法,只能说道:“我可先说好,出了事我是不会管的,只要小贝的身份被发现,我会第一个将她踢出卫生队的,到时候别管我无情无义。”

  孙旺年气的没办法,心里打定主意到时候撇清关系,不为他自己考虑,也得为整个卫生队考虑。

  “你到时候尽管撇清关系就好!”贝思甜笑着说道。

  孙旺年气的翻了个白眼,现在他说什么话对着丫头都不起作用。

  “我不管了,你们愿意折腾就折腾吧。”孙旺年管不了,转身就离开了,再待下去他怕被气死。

  看着孙旺年走了,两个人相视一笑,罗旭东说道:“放心吧,师长说过孙旺年秉性醇厚,他既然这样说,就不会说出去的。那个真正的徒弟我会想办法找到,能拖多久是多久,我们随时保持联系,如果情况不对,你答应我立刻离开!”

  罗旭东很少会说这么多话,这一次是真的很担心,毕竟这种事情不是小事情。

  贝思甜答应下来,转身回去了。

  进了红漆大门,众人看着她的目光依然是期盼,可见孙旺年真的没有说出去。

  贝思甜来到吴岳凯的床前,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

  杜凯博本来有很多问题,见此也不好开口多说话,他给马媛使了个眼色,马媛点点头。

  杜凯博带着人暂时离开了,只留下马媛。

  “小贝同志,你用不用休息一下?”马媛开口道。

  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已经有二十分钟,眼皮似乎都不怎么眨动,这让马媛有些担心。

  贝思甜好似没有听到一般,只是看着吴岳凯不动。

  马媛见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在一旁坐下来,再站下去她都要晕过去了。

  “老师长刚昏迷的时候有什么症状吗?”

  过了半晌,就在马媛以为她站着睡着了的时候,贝思甜开口了。

  马媛忙点点头,“有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迷糊,记忆力似乎有些错乱,还总是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别人听不懂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