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69章 成功进去
  如果有时间和精力,贝思甜倒的确希望能好好转一转,每一个城市都有每一个城市的风貌和故事,北京作为首都,又是经济政治中心,承载着长久的历史,更是有必要四处看一看,只不过现在她却没有这心思。

  “你想到办法了?”罗旭东问道。

  贝思甜眉眼弯弯,点头道:“或许可以试一试,你知道老爷子有个主治大夫吗?”

  罗旭东想了想,点点头,那个主治大夫十分神秘,虽说是师长的主治大夫,可是却不是随传随到,相反有时候想要找人十分苦难。

  因为他是第九部的精英,很多事情也都知道一些,那所谓的主治大夫不过是说给外边的人听的,实际上那位大夫是个厉害的人物,可是具体的就不太清楚了。

  “我打算冒充那个主治大夫的熟人或徒弟去!”贝思甜道。

  罗旭东默然,“感觉不太靠谱啊。”这么一去,肯定会被拆穿的吧?

  贝思甜笑了,“应该没问题,只要引起那些人的好奇心让我进去,我就能想办法留下!”

  罗旭东看她极为肯定,挑挑眉,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吗?

  “明天我们试试看就知道了,不过你不能去,你已经报了119师,如果去了很容易穿帮的!”贝思甜揽住他的胳膊。

  罗旭东虽然对不能去有些不满,不过看了臂弯一眼,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贝思甜对他越来越亲昵了。

  因为有了计划,贝思甜和罗旭东早早便睡下了,早晨一大早,贝思甜就起来了。

  “你假装人家的熟人和徒弟,至少要确定本尊不在里边才对。”罗旭东见贝思甜兴致勃勃的,挑眉道。

  “在不在里边都没关系,就算在里边,听见有个熟人在外边点名道姓要见他,大概也会见一见,只要让我进去就行”贝思甜道。

  她首先要做的,是能进去那道红漆大门!

  “等我好消息。”贝思甜笑着说道。

  罗旭东不置可否,“一切小心,不管能不能进去,绝对不能和那些人起冲突!”

  她一个女孩子再有本事,在力气上也不如男人,更何况那些便衣可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是不会管你是男是女的!

  贝思甜认真答应下来,好让罗旭东放心。

  罗旭东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他同贝思甜到了什刹海便不再继续通行,转而在什刹海找了个地方等着。

  北京他是有一些人脉的,这是以前作为‘周济人’留下的人脉,即便换做罗旭东,他依然也可以用,只是因为身份的转变,想要将这些人脉重拾,怕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

  贝思甜特意记住了路线,一路走过来,身后已经跟了两个人,知道自己没有过分举动,这两个人不会对她做什么,便不去理会。

  到了红漆大门跟前,她重新敲响大门。

  开门的仍旧是昨天的男人,那男人一看到她就皱眉,“怎么又是你?”

  “我师父陶怀林派我来给你们首长治病。”贝思甜面上有些冷淡,心里却是很忐忑。

  她灵机一动,忽然改了注意,如果说熟人,在这种特殊时期,或许还真未必会见她。

  可如果说徒弟就不同了,陶怀林有徒弟的话自然会让她进去,没有徒弟的话,为了看看是什么人敢冒充他徒弟给老爷子治病也会让她进去!

  虽然有些冒险,可值得一试!

  她从老爷子的嘴里听的明白,陶怀林作为玄医,这个世界的玄医,还是有一定特殊地位的,老爷子昏迷两个多星期,他们不可能不找陶怀林!

  怕就怕,这看门的人不懂,直接将她关注门外,这就糟糕了!

  这名字虽然只在老爷子那里听到过一次,不过因为他身份的特殊性,她记住了。

  那男人面色一变,忙将大门打开,“您是陶大夫的徒弟?”

  贝思甜心里稍定,看来她堵对了!那次在四合院见到陶怀林,看到他如此年纪就在想,这个年纪应该找到传承人了吧,她师父寻找传承可是找了二十年才找到她!“”

  “您终于来了,快请进!昨天不知道是您来,要是早能报出陶大夫的名字,我也不敢将您拦在外边。”那男人有些尴尬,有些忐忑。

  里边的医生们等这位小祖宗等的已经快急死了,他居然将人给拦在了门外头,这要是耽误了事,他一条命都不够给的!

  贝思甜没有说话,少说少错。

  那男人见此,以为贝思甜是生气了,又是道歉又是说明理由,希望贝思甜可别到里边去告状,不然就麻烦了。

  “杜上校,陶大夫的徒弟来了!”那男人在院子里喊了一声,呼啦便出来一群人。

  “终于来了。”杜凯博走在最前边,出来便看到贝思甜,不由地一怔,怎么是个小姑娘?

  “你是陶大夫的徒弟?”杜凯博不确定地问了问。

  贝思甜点点头,看到人群中的孙旺年,心中咔一声出现一道裂缝,没想到会遇到老熟人……这下可麻烦了!

  人群中的孙旺年看到贝思甜,表情也出现龟裂,怎么会是这姑娘?!

  这不可能啊!

  “师长在哪里?”贝思甜不想多说废话,希望能尽快见到老爷子,在这里待得时间越长,暴露的可能性越大,到时候别说救不了老爷子,连她自己都会搭进去。

  所以她只能装作没看见孙旺年。

  孙旺年心中翻江倒海,他是知道贝思甜底细的,这丫头根本不可能是陶怀林的徒弟,那么她来这里的可能性只有一个,来看望老师长!

  想到贝思甜的心意和目的,孙旺年到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如果在这里拆穿她,她很可能会带来大麻烦,只能找个机会私底下跟她说让她赶紧离开了。

  至于她怎么知道陶怀林的,八成也是从老师长那里知道的,孙旺年只有这一个解释,却是误打误撞猜对了。

  “我的时间有限,带我去看看吧。”贝思甜说道。

  这些人显然已经知道这群人都是这副德行,也不奇怪,杜凯博不再过多寒暄,带着她去了师长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