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64章 去北京找老爷子
  沈君平听到响声忙回过神去,澳门赌博网站:却没看到人,只看到地上摔碎的杯子,顿时瞠目结舌,刚才谁在哪里?

  “是、是小贝大夫!”齐秀慧说道。

  于书芳和罗佳丽也都看到了,刚才贝思甜先是震惊,而后又露出惊慌的神色,随即转头就离开了。

  罗佳丽怔怔的,认识贝思甜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她从来都给人一种恬静从容的感觉,像是这么慌乱从未有过!

  几个人都有些茫然,难道是因为刚才沈君平说的话才让贝思甜惶然走掉的?

  不太可能啊,贝思甜不可能认识吴师长的!

  贝思甜心头慌乱,老爷子昏迷不醒?

  孙旺年去北京会诊的事情贝思甜知道,也知道是为了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可是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吴岳凯!

  上辈子师父离开是因为寿终正寝,已经到了尽头,她依然感到心头空落落的,再没有依托,一个人飘荡在人世间,好似游走的灵魂。

  这一世,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吴岳凯就这么离开。

  贝思甜站在卫生队外边,有一瞬间的茫然,随即迈开步子向着训练场走去。

  训练场都是土面,还算平整,上面已经被士兵们日常训练踏的极为夯实。

  贝思甜走到训练场地的时候,现在大多数都是一个班一个班的在训练,她放眼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罗旭东的身影,随即恍然想起,他似乎并不是时刻在一个训练场地。

  连长和副连长也是有办公室的,只是罗旭东不想太放松自己,很少在办公室里呆着,大多数都在训练场地,不过到底是哪个训练场地就不知道了。

  贝思甜找了两个场地都没有找到罗旭东,顿时急的眼泪都要下来了,这个时候的贝思甜,脸上带着一些无助。

  贝思甜虽然在驻地的各个位置走过一遍,可是仅仅是一遍,又是慌乱当中,她不知不觉便找不到方向了。

  贝思甜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终于在甬道上看到一辆军用吉普,上面坐着的人十分眼熟,她忙拦了上去。

  军用吉普哪里想到会有人突然冲出来,吓得一脚急刹车就踩了下去,因为这本来就是驻地行车道,所以车的速度不慢,这一脚刹车,哪怕是四轮驱动的军用吉普也晃荡起来,若是再快一点,怕是就要翻车了!

  “活得不耐烦了!”司机站起来怒吼一声。

  司机是个穿着迷彩服的年轻军人,此刻一脸惊魂未定,瞪着贝思甜的眼睛快要喷出火来了!

  这简直太危险了,撞着了人就不会安然无恙,更何况他车上载着的是刘一鸣刘团长!

  刘一鸣身旁的警卫员已经站起来,一根胳膊搭在前座靠背上,隐隐挡在刘一鸣身前,虽然是在驻地,相对安全,可是也不排除一些隐患。

  就在那司机还要大吼的时候,刘一鸣却看清了拦车的人,忙喝住司机,开门下了车。

  “贝大夫!”刘一鸣并没有因为罗旭东而称呼弟妹之类,而是称呼贝大夫,可见对贝思甜是很尊重的,这也是因为她自己有本事。

  “刘团长,帮我找到旭东!”贝思甜看到刘一鸣,心下稍安。

  刘一鸣一怔,他看得出贝思甜脸上带着慌乱,猜测是出了什么事,没想到她上来就找罗旭东。

  “行,你跟我上车,我打电话问问他在哪。”刘一鸣招手。

  贝思甜点头跟着上了车。

  车上,贝思甜双手轻轻攥在一起,垂着头不说话,刘一鸣见状问道:“贝大夫,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

  贝思甜现在已经冷静了许多,闻言苦笑道:“能帮我找到旭东就行,刚才太着急了,吓到你们了,实在抱歉!”

  前方的司机闻言用手摸了摸脑袋上的板寸,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刚才他的确是吓着了,没想到是刘团长认识的人。

  不过的确是太危险了,当着刘团长他却不好说什么。

  刘一鸣找了个连长的办公室打电话,两通电话边找到罗旭东的位置,原来他在射击训练场。

  找到人了自然就好说了,刘一鸣直接开着车带着她过去了。

  到了射击训练场外围,便能听见传来的枪响,随即便见到罗旭东快步向着外边走来。

  看到贝思甜,罗旭东一怔,心知有要紧事,不然贝思甜不会上班时间,更不会在他训练的时候找过来。

  “旭东,老爷子出事了!”贝思甜说道。

  罗旭东眸光一凝,这件事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我们回去。”罗旭东说完看向刘一鸣,“送我们一趟!”

  刘一鸣气笑了,这小子倒是不客气,不过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光是看罗旭东的脸色就知道事情怕是很严重,

  不过老爷子?不是听说罗旭东只剩下一个奶奶了吗?

  刘一鸣开车将两个人送了回去,回去之后贝思甜就开始收拾东西,“孙主任走了两个星期,原来是给老爷子会诊去了,我要去北京,你一定要帮我打听出老爷子住的地方!”

  罗旭东点点头,“我和你一起去。”

  贝思甜闻言直起腰来,回身道:“这件事上边肯定是瞒着的,我一个人还不会引人注意,如果你也去,肯定会引起注意的。”

  这也是两个人没有当着刘一鸣议论的原因。

  罗旭东微微蹙起眉头,贝思甜一个人去,他不放心,可是他也知道她说的是实情。

  他微微沉默,说道:“我去请探亲假,就说家里有点事情,我们偷着去北京。”

  贝思甜见他态度坚定,便点点头,有罗旭东在,的确很多事情都比较方便。

  说好一切,罗旭东便去请假了,贝思甜则在家收拾东西,然后去卫生队请假,也只能借口说家里有点事情,得回去一趟。

  贝思甜请假好请,罗旭东却是需要审批的,好在虽然需要一些流程,不过很快就批下来了。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便坐上开往北京的长途汽车。

  经过了一天的颠簸,两个人下了车,西站外的广场上,罗旭华正等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