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62章 交浅言深(月票970+)
  看着李颖欢快地走了,澳门赌博网站:罗佳丽眉眼带着嘲讽之意,瞥了田磊一眼,又看了罗旭东一眼。

  田磊她没看明白,不过罗旭东表现的很明显,直截了当拒绝了李颖,一点回旋余地都没给她留下,就算她想钻空子都钻不了。

  换做一般的男人,看到李颖缠着自己的媳妇,又对自己撒娇,八成就答应了,可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罗佳丽心中冷笑,这种事,主要还是看男人。

  田磊此刻正注视着罗旭东,他这是第一次面对面同罗旭东见面,看着他的目光带着审视。

  老实说,当兵的不一定身材魁梧,有的是小矮个,当然也有身材魁梧的,罗旭东算不上魁梧,可是他很高大,宽肩窄腰,往那一站就很难让人忽略。

  最重要的是,这男人有一种压迫感,脸上冷点就冷点,可是那眼神是真冷,带着一种锐利,如果贸然同他直视,怕是会感到眼睛疼。

  这种人当兵头儿,下边的人肯定不敢过多违逆,他如果再有点本事,准能将下边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事实上的确是这样,罗旭东目前虽然是副连长,可是下边的兵对他都很信服,从心底里的信服,而且谁都知道他前途无量,那个一等功高悬头顶,有多少人望尘莫及?

  田磊并不是第一次第二次见到他,在食堂的时候也见到过他,虽然他脸上没什么笑容,不过对待手底下的兵,眼神也是不一样的,而且能够看得出,那些兵是真的很拥戴罗旭东。

  田磊的目光太直白,罗旭东视线移过去,便见到他十分挑剔的眼神,眉头微皱。

  “你有事?”

  听见罗旭东询问,田磊站起来,轻笑一声,“没事,就是看看我同事的老公长什么样子。”

  罗旭东的眼神微微冷下来,这句话让人很不舒服,似乎带着一种窥伺贝思甜的感觉。

  想到贝思甜被窥伺,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升起,没办法,他媳妇太优秀太好看,不被人惦记都难。

  不过,有他在,谁惦记也没用!

  “看清楚了?”罗旭东看着田磊问道。

  “看清楚了。”田磊耸耸肩。

  罗旭东最后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包含的内容非常明显,田磊接触到之后就秒懂。

  既然看清楚了,就收敛好心思。

  田磊不禁笑了,呦呵,不愧是罗副连长,这脾气可不小呢。

  谁都看得出田磊和罗旭东之间似乎有点不对劲,沈君平看看两个人,有些闹不清状况。

  于书芳和齐秀慧同样一脸懵,怎么两个人刚一见面就有种要掐架的感觉?

  罗佳丽看着田磊,轻轻挑眉,他要干什么?

  两个人之间说不上剑拔弩张,不过也有些紧张,贝思甜自然看出来了,而且很明显田磊在挑衅,这人脑子没毛病吧?

  贝思甜这时候不好说什么,说什么都容易让人误会,干脆什么也没说,走过田磊身边的时候,给了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然后跟着罗旭东离开了。

  看到贝思甜那小眼神,田磊心里的小人哗哗的往下流眼泪,他是不是被贝思甜讨厌了?

  “你看我干什么?”田磊见罗佳丽看她的眼神也带着一种你是白痴的眼神,没好气地说道。

  “没什么。”罗佳丽双手一摊,转头便去问于书芳关于外科上的一些问题。

  于书芳看了沈君平一眼,见沈君平也是一脸莫名其妙,聪明的没有提刚才的事情,笑着对罗佳丽说道:“其实在外科上,你应该多问问小齐,她在外科上的水平可是比我高。”

  齐秀慧没想到于书芳会突然提到她,吃了一惊,待听清楚她话里的内容,又有些受宠若惊。

  “我、我可不敢当……”

  于书芳笑了笑,贝思甜来了以后,齐秀慧似乎就改变了一些,做事不那么独了,做人也不那么特立独行了,吃饭也能和大家吃到一起,说话声音都大了一些,只可惜性子还是那么软。

  不过有改变总是好的,人在一个良好的氛围当中工作,总会有些改变的。

  现在也听不见田磊总是抱怨不是自己学科的,露出不想多学的样子,反而也会问一些外科方面的知识,很明显也是受到贝思甜的影响。

  想到贝思甜,于书芳摇头笑笑,这姑娘性子看着清冷,可是心却是温热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力量,不知不觉便会影响身边的人。

  回家的路上,贝思甜几次看罗旭东,见他目不斜视地走着,和平日里没有两样,可是她总觉得他似乎不太高兴。

  “因为田磊?”贝思甜主动开口。

  罗旭东眸子微微移动,又转了过去,不置可否。

  对于贝思甜能够看懂他的内心,他心中微感诧异,他的这副样子是在那几年潜伏的时候磨练出来的。

  少说才会少错,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便不会让人看出什么,那种紧张刺激又时刻面临生命危险的环境极为锻炼人,虽然只有几年,他却养成了习惯。

  就算是师长也未必能够完全看出他的想法,贝思甜却很轻易察觉到他情绪的细微变化。

  想到这一点,罗旭东心里微暖,这辈子能够碰到一个知你懂你的人是真的很不容易。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田磊怎么回事,不过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至于哪样,她也说不出来,她虽然不知道田磊打算做什么,可是她可以肯定田磊对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罗旭东忽然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知道,我们回家吧。”

  只是突然有人可能会窥伺贝思甜,他才会感到心里不舒服,他很清楚,他的独占欲很强。

  贝思甜掰开他的大手,嗔怪地看了他一眼,伸手理了理头发,“你总是弄乱我的头发!”

  “乱了也好看。”

  “一点也不好看!”

  贝思甜有时候会梳着马尾,马尾自然垂落,头顶的头发是蓬松的,被罗旭东一揉,就有些散乱了。

  贝思甜只好将头发散下来,少了几分干练,多了几分柔美。

  “对了,我大哥打电话来了。”罗旭东忽然说道。

  大哥?罗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