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59章 如愿(月票940+)
  第三天的时候,李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她现在白天黑夜地守在病房当中,这三天下来,换做是谁也受不了。

  李颖看上去明显憔悴了一些。

  柴晓瑚依然不会多看她一眼。

  病房门响动,柴晓瑚微微转头看过去,这时候不是医生来查房的时候,李颖又在身边,会是谁呢?

  门被推开,来人让柴晓瑚一怔。

  “袁主任!”柴晓瑚露出意外之色,心里却有些隐隐的不安。

  袁主任叫袁桂玲,少校军衔,负责这个驻地的文工团,也就是柴晓瑚和李颖的上司!

  “好点了吗?”袁桂玲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坐在床边问道。

  柴晓瑚好似受了委屈的小孩,见到袁桂玲眼泪就控制不住往下流,“袁姐……呜呜……”

  “别哭别哭,你现在可不能哭!”袁桂玲轻声安慰着,“我刚从北京回来,听说之后吓了一跳,到底怎么回事?”

  袁桂玲是她们的直接负责人,早就知道了怎么回事,这时候问,也想看看她们都怎么说。

  柴晓瑚看了李颖一眼,最后没有说话。

  李颖眼里含泪将事情描述了一下,怎么听都是因为她不小心惹来的祸,全部的责任也都在她!

  袁桂玲垂眸在一旁听着,良久不语,半晌才又开口安慰柴晓瑚。

  看到袁桂玲如此,柴晓瑚心里的不安却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

  果然,袁桂玲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晓瑚,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兵,我们都为你骄傲,这次演出我们都知道你准备了好久好久,你也不想看到演出半途而废是不是?”

  柴晓瑚默然地看着她。

  “为今之计,我们只能尽量让演出进行下去,顺利结束这一次演出,这是你愿意看到的,也是我愿意看到的。”袁桂玲道。

  “袁姐……”柴晓瑚泪眼汪汪的,她似乎明白袁桂玲的意思了。

  “虽然李颖唱歌不如你,但是现在也只能让她顶替上去,这一次演出倾注了我们这么多的心血,晓瑚是希望能够顺利闭幕的对不对?”袁桂玲怜爱地看着她。

  柴晓瑚睁大了眼睛,虽然她明知道最后是这个结果,可是最后听到的时候,心里还是凉了。

  一旁的李颖闻言也是吃了一惊,连连摇头,“袁主任,我不上,我是不会上的!这是柴姐的舞台,也是她的机会,我不能这样做,这次本来就是因为我的错……”

  袁桂玲微微沉脸,看了她一眼,“你先出去,我和晓瑚单独说几句。”

  李颖有些彷徨,看了她一眼,又看向柴晓瑚,最后施施然地离开了病房。

  这件事过程如果贝思甜不知道,只是听说袁桂玲和柴晓瑚谈过之后,柴晓瑚主动开口让李颖上台演出,而李颖却死活不同意,最后听说还是柴晓瑚求着她她才同意的。

  贝思甜站在楼道口,看着李颖哭着对两个小护士说该如何照顾柴晓瑚,连带着了两个小护士也跟着掉眼泪。

  “你觉得怎么样?”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贝思甜微微回头,看到罗佳丽也正看着李颖。

  “不简单。”贝思甜淡淡地说道。

  罗佳丽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的确呢,我就知道,如果能看出来,也只有你了。”

  贝思甜看了她一眼,对她赞誉不言而喻,转身回了第三诊室。

  李颖自那天开始就没再来,听说排练很是紧张,柴晓瑚一直便呆呆的,也不再逢人就说李颖的坏话了,众人都以为她是想明白了。

  “先好好把身体养好了再说吧,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本钱。”贝思甜看着望着屋顶发呆的柴晓瑚说道。

  若是平日里,柴晓瑚只会发呆,不会搭茬的,现在却忽然开了口。

  “小贝大夫,你说这人要是特别优秀了,是不是心里就会变态?”

  贝思甜停下脚步,却没有说话。

  “只有一项不如别人,就要把别人打落尘埃,好可怕……”柴晓瑚转身,身体蜷缩成一团。

  贝思甜沉默片刻,道:“这只能说明还不够优秀,真正优秀的,会想着如何超越。”

  柴晓瑚看着贝思甜离开,嘴角扯了扯,那女人是不是真的优秀别人哪里知道,别人眼里看到的,只有她的光彩。

  新兵欢迎晚会顺利举行,这一次来了两个重要的人物,这两个人都是中校军衔,都是四十来岁的女人,她们会从各个驻地挑选优秀的文艺兵去参加重要的晚会,这是有机会上央视晚会的机会。

  李颖凭着她光鲜亮丽的外表,以及她动听的歌声被其中一个人看中,可以参加预选拔,如果选拔通过,就可以参加这一次在北京举办的文艺晚会,那可是有国家领导人以及各路明星参加的晚会,排场很大。

  如果在这晚会上大放光彩,听说甚至会离开驻地的文工团,进入更高一级的单位。

  柴晓瑚听到这个消息,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终于是如愿了。

  外边的有些小护士一直在议论着这件事,说李颖多才多艺,这是她应得的,柴晓瑚偶尔听到,也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李颖走了以后,柴晓瑚就要自力更生,小护士们本身就没有必要去全方位的照顾病人,更何况她们也不喜欢她。

  刚开始柴晓瑚还颇为费劲,不过随着恢复,慢慢的下地走动已经不成问题,只是依然不能剧烈运动,肋骨骨折虽然不算严重,但是如果剧烈咳嗽也是会感到丝丝疼痛。

  “你的钙流失的很严重,再这么下去,你三十岁就会骨质疏松。”沈君平看着现在的柴晓瑚叹了口气,提醒一句。

  柴晓瑚的体质其实算不上有多好,所以经常会来卫生队买点感冒药发烧药之类的,一来二去她便和沈君平熟悉了。

  柴晓瑚是不愿意让沈君平看到现在颓废的模样,可是她躲不掉,便也只能认了。

  她尽可能调整自己的情绪,可是情绪能够控制,心情却无法控制,她的心好似沉入湖底,下边坠着一块沉重的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