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56章 你治一个给我看看
  二楼有半个楼层都是住院的地方,差不多有六个病房,还设置了三个单间,平日里这边都是比较冷清的。

  现在因为住了病人进来,倒是有了不少人气,文艺兵们络绎不绝地过来看望柴晓瑚,四个实习医助都要跟在沈君平身后来早晚查房,一些病人的情况都会在查房时说明。

  田磊苦着脸,他学的是神经内科啊,这纯粹的外科真是让他一个头两个大!

  “沈哥,我是不是就不用了?”田磊苦着脸,“我学的是神内,这外科的东西真是头疼。”

  他学的本专业的知识还都没有实际应用过,现在又去接触外科的,他感觉脑袋不够用。

  换做往常,沈君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不过现在看到贝思甜,他却不那么想了。

  学无止境,这句话从贝思甜身上得到了最大的体现。

  “你可以先接触接触,跟在旁边多观察一下,现在也没有其他的病人。”沈君平说不出太严厉的话,他还是建议田磊跟在一旁看一看。

  田磊苦笑两声,“那行吧。”

  罗佳丽和丁思思学的也是外科,看趋势,外科越来越吃香,多做几次手术,这钱可就能挣不少。

  当然,这种低觉悟的事情,丁思思是不会说出来的,虽然罗佳丽也从来没表现过,可是她觉得罗佳丽和她的想法是一样的。

  丁思思觉得田磊有些犯傻,就算不想学也没必要说出来,反正也没有其他的病人,就跟着呗,学不学的只有自己知道,别人能知道吗,现在说出来,肯定会被人说不积极进取。

  不过她现在不想多管田磊,谁让他现在总围住小中医转悠。

  而且她看小中医是更不顺眼了,瞧瞧那积极劲,表现给谁看呢,问这问那的,既然是个中医,就好好的钻研中医不就好了,问什么西医啊,以为自己是谁啊,还想中西医全都通啊!

  中西医全都通自然是不可能的,贝思甜也没想过,她是玄医,她的根本还是中医,只是多了解一些总归是没有坏处的,尤其是中西医各有所长的时候,毕竟玄医也不是什么病都可以治的,如果这时候西医可以补救呢。

  贝思甜一直觉得,知识学会了便是自己的,人生还长,总会有用到的时候。

  “如果小贝大夫遇到这样的病人会怎么做呢?”沈君平问道。

  他再也不会因为贝思甜是中医就有所歧视。

  “内服补骨汤药,外敷愈合膏药。”贝思甜道。

  丁思思噗嗤一声笑了,“不好意思,我实在没忍住,第一次听说骨折了贴膏药就能好的,膏药治疗跌打损伤还行,治疗骨折……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贝思甜想了想,如果是正常中药制作的膏药其实也是可以治好的,只不过治疗过程会十分漫长,而且效果差强人意,玄医毕竟不多见,在这方面,用西医治疗就是明智之举了。

  “你没听说过,不等于治不了。”贝思甜道。

  丁思思嗤之以鼻,“那你给我治一个看看啊!”

  贝思甜很想呵呵一下,就因为你一句话,她就要放弃观摩西医治疗的过程和方法?再说,就因为你质疑的话,我就要表演给你看?

  “你与其去质疑旁人的能力,不如扩展一下知识面,总不能你质疑了,人家就要证明给你看。”贝思甜淡淡地说道。

  说白了就是,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你不信,人家就要做给你看?

  丁思思显然明白了她话里话外的意思,顿时气得脸都红了,可是对于她的话又不好反驳,只能小声嘀咕道:“光说谁不会啊……”

  这句话就算身边的人听见,也没有人附和她。

  田磊觉得贝思甜说话十分犀利,让人反驳都不好反驳,丁思思也不傻,她要是再往下说,就显得她浅显了。

  接下来四个医助便单独轮流查房,遇到不懂或是解决不了的问题再找沈君平,这也是尽快让他们适应环境,像他们这些学校里特招的,怎么都是要转正的,实习不过就是走个程序。

  不过一般考评为优的才能留在师级单位,其余的都要下到基层去。

  这里边肯定是优的人就是贝思甜,得了两面锦旗,水平还这么高,如果还得不到优,那真是没天理了。

  而且她的水平大家都看在眼里,这两面锦旗就算是有人说造假也是不可能的。

  今天轮到贝思甜查房,她进了病房便看到柴晓瑚躺在床上双眼看着天花板发呆。

  柴晓瑚是个长得很秀美,虽然不如李颖长得漂亮,可是她身上有种娴静的气质,让人觉得她整个人都带着柔美的气质,让人不自觉便想去照顾她。

  小护士见到贝思甜,说道:“小贝大夫,她醒了之后就一直这样,也不爱吃饭。”

  柴晓瑚是昨天醒的,醒来就一直躺在病床上发呆。

  贝思甜点点头,示意小护士去忙吧。

  贝思甜目光落在柴晓瑚身上,问道:“不吃饭是不行的,不利于你的骨骼生长。”

  柴晓瑚默默不语,目光有些呆滞,很久才会眨一次眼睛,良久才说道:“演出都参加不了了,长好了还有什么用?”

  “你这辈子只参加这么一次演出吗?”贝思甜挑眉,澳门赌博网站:没想到这一次会对她有如此大的打击。

  柴晓瑚嘴角扯了扯,像是笑,却是比哭还难看,“可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机会,没了这次机会,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贝思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例行公事的问话显得没什么用处,就在病房当中沉默下来的时候,门口有了响动,她回头一看,原来是李颖来了。

  李颖看着柴晓瑚眼泪又流了下来。

  看到她流眼泪,不知道为什么贝思甜就下意识皱眉头。

  “柴姐……呜呜……”

  柴晓瑚看着天花板没有一点反应。

  李颖来到跟前,看到柴晓瑚了无生气的样子,哭的更好厉害了,“我对不起你……都怪我,我要是不那么马马虎虎的,就不会害的你从楼梯上滚下来,我不求你原谅,我会一直照顾你,直到你康复出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