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55章 求嫂子帮帮她(五更求支持!)
  请看章尾‘作者的话’,非常重要!!

  ……

  虽然文艺兵们都叫柴姐,可柴晓瑚的实际年龄也就二十五六岁。

  经过初步检查,柴晓瑚肋骨骨折,脚踝韧带拉伤。

  这对于文艺兵来说,尤其是正在准备新兵欢迎会的文艺兵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听到这个消息,先前那个漂亮的文艺兵惶然后退几步,眼泪顺着面颊流下来。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李颖,你别哭,你也不是成心的,等片子照出来再说,万一没有那么严重呢!”

  李颖蹲在地上呜呜哭起来,嘴里一直念着是她的错,周围的文艺兵不管怎么劝都不起作用。

  贝思甜全程观看照t的过程,拿到那半透明的片子,贝思甜睁大了眼睛,不愧是现代医学,可以将内部轮廓照的如此清晰,哪里出现骨折,到什么程度都能照的很清楚。

  虽然贝思甜在西医的知识上很匮乏,可是她对人体的结构却是十分了解,所以看这片子,沈君平只在旁边指点了两句,她就都能看懂了。

  沈君平不得不感慨,贝思甜这样的中医,实在是少见,一般的中医或许对五脏六腑的变化较为敏感,可是对人体各个部位的轮廓却远远不如西医,然而看贝思甜的样子,显然是非常了解的。

  沈君平将片子多打了一份给贝思甜,让她专门去研究。

  “沈大夫,除了片子,不是还有一份结果吗?”贝思甜问道。

  片子和结果是分开的,片子可以当时打出来,不过结果还需要一点时间。

  “咱们是部队的卫生队,照片子的人到底有限,这要是放在市医院,片子至少要等半个小时四十分钟,至于结果,就要三天以后再拿了!”沈君平见贝思甜一脸‘好慢啊’的表情,摇头解释道。

  “咱们卫生队算的是很高大上了,之所以设施这么齐全,最大的原因是每年都会有老领导或是退休干部来这里做体检,要不然咱们哪有这么全乎的设备。”沈君平一副你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感觉。

  的确是,放在一般的卫生队是不可能有这么全面的设施的,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作为体检的定点医疗机构。

  不过话又说回来,师级单位正常配置应该是医院,但是因为当时倡导从简,以及一些相关政策,所以医院变成了卫生队,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卫生队除了面积小一些,但里边的人员和设备依然是按照正规医院来建设的,到底是师级单位,也不能太寒酸。

  贝思甜和罗旭东闲聊的时候也会经常说到卫生队,知道他说的不假,便压下心中的迫切,结果一个小时以后出来,的确算是非常快了。

  “你在这看吧,我出去将情况跟她们说一下。”沈君平拿着片子向外走去。

  贝思甜点点头,“我很快就出去。”

  “不用着急。”

  沈君平出了门口就被一群文艺兵给围住了,不过这种事他显然也经历过,作为一个单身男人,倒是没露出什么窘迫,他可是比这群小姑娘大了快十岁了。

  “晓瑚需要住院治疗。”沈君平讲清楚后,将最后的结果告诉这群文艺兵。

  听到这句话,李颖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挤开人群来到沈君平面前,“沈大夫,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尽快治好柴姐,她还要演出啊,她为了演出准备好了好久好久,求求你了,帮帮她!”

  对于柴晓瑚演出的事情,沈君平是知道的,他苦笑一下,“情况我刚才已经和你们说了,肋骨骨折需要好好治疗,她的韧带拉伤,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恢复的!”

  李颖一脸绝望,头发都有些凌乱了,可是配上她漂亮的脸蛋,却又展现出另一种美丽。

  沈君平对此无可奈何,李颖满脸痛苦愧疚,看到周围的人心也跟着软起来,纷纷劝她不要这样。

  李颖茫然片刻,似是忽然想起什么,猛地抬头看向沈君平,“沈大夫,旭东哥的媳妇,嫂子是不是在这里?”

  沈君平微感意外,“她倒是在。”

  正说着,背后的门打开,贝思甜从里边走了出来。

  李颖看到贝思甜,立刻冲上去,“嫂子,嫂子,求你帮帮柴姐,她们都说你很厉害的!你一定能治好柴姐对不对!”

  贝思甜眉头轻蹙,向后退了一步躲开李颖,问道:“嫂子?”

  李颖流着眼泪,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我知道你是旭东哥的媳妇,你一定能治好柴姐的,拜托你了,帮帮我,帮帮柴姐,柴姐为了这次演出准备了好久好久了,不能因为我丧失这次演出机会啊!”

  贝思甜看着她痛哭流涕,不为所动,心中先是闪过一抹疑惑,她是怎么认识她的?

  而且,她未免把她架的太高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只能静养。”贝思甜说道。

  在贝思甜表示没有办法之后,李颖瘫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大哭起来。

  贝思甜在里边就听见她的哭声和叫声,出来之后这种穿耳的声音让她脑仁有些疼。

  柴晓瑚被推到了二楼的病房,贝思甜看得出她已经醒过来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肯睁开眼睛。

  对于她们之间的事情贝思甜不想知道,不过因为李颖的话,倒是将那些文艺兵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她身上。

  她能够感觉到,那些文艺兵眼底闪过一副了然,带着‘这就是罗副连长的媳妇’这样的眼神不停地打量她。

  这些目光当中,有的带着一些敌意,有的带着一些不屑,更多的是一种比较,拿贝思甜同她们自己比较。

  感受到这些眼神,贝思甜一一扫过,对那些有敌意的尤其注意了一下。

  常年行走在大江南北,贝思甜对一些人的眼神和面部表情的变化尤为注意,从这些人当中,她可以有效的甄别出哪些人有可能对她和师父不利。

  这种谨慎已经成了习惯。

  李颖想去病房看柴晓瑚,可是大家都怕她的情绪影响病人,劝着她先离开,等柴晓瑚稳定了再过来看。

  李颖走的时候,着重看了贝思甜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