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54章 接媳妇下班(四更求支持!)
  “等回来她们依然还是会来的,就让她们看个够吧。”不就是被围观吗。贝思甜捏了捏眉心,显然也有些头疼。

  连续三天,卫生队都是门庭若市,小护士陶桃已经忙不过来,现在有三个护士在做引导分流。

  终于到了医生下班的时间,见不到贝思甜,人渐渐都走光了。

  陶桃毫无形象地趴在桌子上想休息一下,便看到地上出现一道人影,顿时有气无力地说道:“大夫们都下班了,小贝大夫也下班了。”

  她说完并未听到声响,抬起头来,顿时睁大了眼睛,好帅的兵哥哥啊!

  站在她面前的兵哥哥高大英俊,一双幽深如潭的眸子正在看着她,看的她小心肝扑通扑通地乱跳。

  “你、你是来看病的吗?”陶桃脸蛋红晕,眼睛亮晶晶的,她在和帅气的兵哥哥说话呢。

  “不是,我来接媳妇下班。”

  接媳妇下班?

  “你媳妇是?”

  “贝思甜。”

  “小贝大夫!”陶桃惊呼一声,立刻便猜到眼前兵哥哥的身份。

  小贝大夫?

  罗旭东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从这小护士的态度当中便能看出贝思甜在卫生队的状况怎么样。

  陶桃让他稍等一下,然后蹬蹬蹬跑上楼,在办公室门口喊道:“小贝大夫,你老公来接你了!”

  现在的年轻人一般都称呼丈夫为老公,她们觉得老公老婆这样的称呼更为浪漫。

  贝思甜微怔,罗旭东来接她了?

  她同几个关系不错的人打了个招呼,便拿着东西向外走去。

  她刚走出门,马秀丽便站起来,装模作样地说道:“哎呦,我的东西落在诊室了,得赶紧去拿。”说着便出了办公室。

  田磊笑嘻嘻地对沈君平说道:“沈哥没事我就走了,今天约了朋友。”说着不等沈君平说什么,就往外走去。

  沈君平摇摇头,澳门赌博网站:看了于书芳一眼,轻咳医生,“既然没什么事,那我也先走了。”

  齐秀慧看到一个个都走了,按耐不住好奇心低着头也出去了。

  于书芳摇头失笑,其实她对罗旭东也挺好奇的,小贝这样优秀的姑娘,到底什么样的男人能配得上她?

  想着她也站起身来。

  张美丽撇嘴,“有什么可看的,无聊!”

  刚刚抬起屁股的张慧平又坐了下去。

  丁思思眼巴巴地看着门口,她也想看看贝思甜的丈夫是什么样子,总是听到罗旭东的名字,可是还没见过人呢。

  要是丑爆了那就太好了!

  这时候罗佳丽站起身来,向外边走去。

  丁思思一怔,“佳丽你去哪啊?”

  “去看看她男人长什么样子。”罗佳丽头也不回地说道。

  丁思思瞥了一旁的张美丽和张慧平一眼,站起身跟在了她身后,“我也去看看,说不定是个特别丑的人呢,师父我回来给你讲哦。”

  贝思甜下楼,便看到罗旭东站在宣传墙前边,上边有每个月评选出的优秀大夫名字。

  “你怎么来了?今天不忙吗?”贝思甜见到罗旭东还是很高兴的。

  罗旭东回身,见贝思甜跑到她跟前,下意识就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一旁的陶桃顿时双手捧心,摸头杀啊,迷死她了,等她有了对象,也要这么酷酷地摸她的头!

  楼梯口拐角处忽然传来轻微的动静,陶桃回头看去,却是什么也没看到。

  贝思甜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不用看,楼梯口拐角处,应该趴了很多人……

  贝思甜都知道的事情,罗旭东自然早就察觉了,见此他倒是放心下来,看样子贝思甜已经扭转了初来乍到的劣势。

  “我们回家吃饭吧。”罗旭东轻轻拉住贝思甜的手向外走去。

  贝思甜脸颊绯红,罗旭东这样的动作并不是今天才有的,他总是不顾她的反对在大庭广众之下拉她的手,这多好不意思!

  罗旭东一拉住她的手,楼梯口顿时传来一阵唏嘘声,贝思甜脸更红,快步走出了卫生队。

  “这两天很忙吧,今天我给你做饭,犒劳犒劳你。”罗旭东边走边说。

  到了外边更是人多眼杂,更何况还有很多当兵的路过,贝思甜怕对罗旭东有不好的影像,挣脱了他的手,闻言笑道:“好啊。”

  “那晚上你也要犒劳我。”罗旭东黑眸看向她。

  贝思甜没好气地看他一眼,若是不知道的人见到他这副模样,一定会认为他在和她讨论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其实知道罗旭东是在担心她,这三天来的人大部分都是冲着她来的,可归根结底是因为她是罗旭东的媳妇。

  罗旭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接她回家,表明了他对贝思甜的心意,一些别有想法的人就该熄了念头。

  罗旭东的细心和体贴让贝思甜心里暖暖的,而且她发现,罗旭东并没有严重的大男子主义,至少他肯为她做饭。

  夕阳铺洒在大地上,将两个人的身影拉的长长的,他们并肩回了家。

  第二天的时候,不知道是罗旭东的举动起了作用,还是该来的人都来的差不多了,人少了很多。

  不过令大家感到意外的是,开始有一些文工团的文艺兵出现在这里。

  文艺兵倒不是罕见,也经常回来卫生队买药看病,只不过这一次来的有些多,一下来了五个,这才让人觉得,她们也是有目的的。

  不过接下来他们就知道误会了。

  “孙主任,孙主任在吗?”一个漂亮的文艺兵着急地喊道。

  沈君平忙迎了出来,看到一个女兵背着一个文艺兵,旁边还有好几个人扶着,立刻让刘护士长去推担架车。

  “怎么回事?”沈君平问道。

  “柴姐从楼梯上滚下来,晕过去了!”先前说话的文艺兵眼泪都快下来了。

  将人平放在担架车上,沈君平和于书芳推着她去检查了。

  几个文艺兵在外边等着,一个个脸上都带着着急和慌乱。

  沈君平平日里也和这些小姑娘们接触过,有些是新面孔,有些是认识的,这个柴姐叫柴晓瑚,或许不是长得最漂亮的,但却是文工团唱歌最好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