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51章 长得很像(一更求支持)
  青年打量贝思甜的同时,贝思甜也在打量他。

  根本不用介绍,贝思甜便知道这青年是田磊的亲兄弟,虽然两个人完全是两种风格,可是脸盘却十分相像。

  “你是田磊的大哥吧,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沈君平挡在贝思甜前,笑着对这青年说道。

  贝思甜长得很漂亮,不仅漂亮,她身上那种恬静从容的气质也是十分吸引人的,可她已经结婚了,被男人这么打量,再传出事儿去就不好了。

  青年嘴角上扬,带着一抹礼貌的笑容说道:“是的,我叫田俊,我弟弟怎么样了?”

  “情况不断加重,不过好在你来了,要不时间再长点可就麻烦了。”沈君平带着田俊去了二楼。

  二楼可以暂时住一些小手术过后的病人,算作是住院处,只是短期住院处。

  田磊就在二楼的一个病房当中,还十分‘特权’的拥有一个单人病房。

  进去的时候,沈君平拿了一个口罩给田俊带上,田俊摇头,推门走了进去。

  同他一样不带口罩的还有贝思甜,她是不会被这种病传染上的。

  田磊听见响动,抬头一看便看到自家大哥那张冷脸,不由笑道:“大哥来了,快坐快坐,小舍简陋,不好招待你,哪天请你去吃好吃的。”

  田俊挑眉,“还能这么贫,看来我还是来早了。”

  “别别,嘿嘿,石斛带来没有啊,我可就指望这个保命呢!”田磊挠头笑道。

  田俊闻言,不禁转头看了贝思甜一眼,转头对着田磊说道:“你有些草率了。”

  信不信贝思甜是一方面,田磊就干巴巴地等着他送来草药,好让贝思甜医治,这么没有后路的思想实在是有些危险。

  “一点也不草率,小贝的水平很高的,这点对她来说简直小意思!是不是小贝?”田磊笑呵呵地问贝思甜。

  “把草药给我吧,我去配药。”贝思甜不愿与他贫嘴,看向田俊。

  田俊将包交给贝思甜,见她离开,看这沈君平说道:“我想和我三弟单独聊一会。”

  “不要离得太近,肺结核是通过飞沫传染的。”沈君平见田俊不会听他的劝阻,与其多说几乎废话,不如干脆点让他们尽快说。

  待人都走干净以后,病房当中只剩下田俊和田磊兄弟。

  田磊仰着脑袋问道:“哥,你看怎么样?”

  田俊眸子闪着异样的光彩,“长得很像。”

  田磊连连点头,他看到贝思甜的时候就觉得十分像,现在若是连大哥都这么说,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先不要声张,这件事还要看家里的意思。”田俊站在窗前看着外边说道。

  “我知道。”田磊点头,想起什么又说道:“她结婚了。”

  田俊一怔,回身看着田磊,“男方是谁?”

  “叫罗旭东,现在好像是副连长,听说是个人物。”田磊想起这段时间听到的说道。

  田俊摇头失笑,“副连长也算是个人物?”

  “可他比我也就大两三岁,立过一等功。”田磊如实说道,就是可惜至今还没见过人。

  立过一等功?那倒是不简单!

  田俊知道一等功可不是那么好立的,和平年代的一等功,大多数是追授,不少都是人死了以后才会被授予,也不是说活着的没有,只是想立一等功很难就是了。

  二十多岁就立一等功,至少可以连跳两级授予中尉军衔,如此说来,前途倒是很光明!

  “对了忘了说,她学中医的!”田磊眼底闪过笑意。

  田俊严肃的脸上露出意外之色,“学中医?”

  “是的!看样子水平还不低!”

  田俊眼中光芒连闪,最后苦笑一声,“我先将情况告诉家里吧,看看最后怎么决定。”

  “行了大哥你走吧,我的事暂时别告诉家里呢,本来就挺乱的,等我好了告诉你!”田磊开始赶人。

  田俊眉宇闪过一抹担忧,“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信任她,不过如果情况不对,尽快联系我,我给你安排医生,这种病耽误不得。”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走吧!”田磊挥挥手。

  田俊点点头,澳门赌博网站:向外走去,“电话保持畅通,如果联系不到,我可就强行来带人了。”

  “都说了不会有事的,我还能拿自己小命开玩笑吗!”

  贝思甜配药回来的时候,田俊已经离开了,她感到有些惊奇,田磊的这位大哥,未免太心宽了,弟弟得了肺结核,送了药就走了?

  “我这个大哥一点趣味都没有,总是严肃着一张脸,像是数学老师,一分钟我都不想和他多待!”田磊笑着说完,目光落在那杯清水上。

  “我刚喝了水,不渴,小贝你真贴心!”

  贴心……

  贝思甜蹙眉,“下次说话注意一下方式,同事之间这样表达不妥当!”

  田磊闻言微微怔忪,随即哈哈大笑,“小贝你真是直率的可爱!”

  贝思甜见他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大感无语,她都这么说了,正常人应该会感到尴尬然后下次注意的吧,这人到底怎么回事?

  她自认和田磊不熟,可是田磊却和她一副自来熟的感觉,若是对谁都这样,她也就不在意了,可是他似乎只对自己这样。

  尽管田磊总是用这些不当的表达方式,可是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清澈,完全没有男女之情,这也是为什么她一开始没有多说的原因。

  “这是药,不是水。”贝思甜木着脸说道。

  田磊的目光再次落在那杯清水上,哈哈笑道:“我又不傻,药和水我还分不出来吗!”

  贝思甜默然看着这个傻子,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道:“喝不喝?”

  “好好好,我喝。”田磊接过杯子,仰头喝下,砸吧砸吧嘴,装模作样道:“这药好甜啊~”

  说完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贝思甜眉脚跳了一下,拿着杯子走了,符水无色无味,哪来的甜味!

  贝思甜离开就没有再进来,下一次喝药是明天。

  然而田磊等啊等,还在等着贝思甜熬得中药……

  结果等到了快下班,沈君平过来看他,他才哭丧着脸说贝思甜不搭理他了,药也不给熬了。

  沈君平失笑看着田磊耍宝,和他熟悉之后,才发现他的性子很活泼。

  “给你喝了一杯清水?”沈君平问,见他点头,不由想起她给于姐喝的就是那样一杯看似清水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