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40章 她原来是军嫂
  碎嘴二张是在一个诊室,澳门赌博网站:丁思思和罗佳丽自然也在一个诊室,和她们一个诊室的还有一个男医生,家里有事临时请假,就没人带田磊了,现在田磊要去第三诊室,跟着沈君平。

  丁思思看着田磊收拾东西,嘟着嘴说道:“田磊,可真是委屈你了,居然要去跟小中医一个诊室实习。”

  田磊慢条斯理的收拾着东西,抬眼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听说三诊室的气氛很不好,你要是待不习惯,可以随时回来啊,惠平姐和美丽姐人都超级好,你来跟着我们一起,她们一定也愿意的。”丁思思冲着张美丽和张慧平笑了笑。

  “是啊小田,欢迎随时回来啊!”张美丽笑道。

  罗佳丽同田磊是在这几天才认识的,这时候不好说什么,便沉默不语。

  田磊冲着张美丽点点头,并未表示什么,于他来说,离开第二诊室也没什么不好的,天天听这些女人说说这个人不好,又说说谁家发生什么事了,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有时候来个医患,若是认识了都要说说她家发生什么事,丈夫是谁,家里有什么八卦。

  老实说,田磊很烦这些,这些话一点营养都没有,有用的信息几乎没多少,平白增添了聒噪。

  田磊抱着东西走了,身后还能听见丁思思让他时常回去的话,眉头轻皱,要是可能,最好还是别回来了。

  两个诊室没有紧挨着,中间隔了一个化验室,也就几步路的距离。

  田磊来到第三诊室的时候,看到贝思甜正和齐秀慧低声说这话,虽然有两个人的说话,可是整个诊室却并不显得嘈杂,顿时觉得耳根子都舒服起来。

  “沈大夫,这几天麻烦您了。”田磊来到沈君平身边,礼貌地说道。

  沈君平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坐。

  “这有什么麻烦的,其实一开始也是准备我带你的,只不过手头有点事没有解决,便交给了陈大夫。”

  田磊眼底闪过一抹亮光,要是这样,说不定以后真的能待在第三诊室了,这么想着,不由自主地看了贝思甜一眼。

  见贝思甜眉宇间一片平和,嘴角的笑容平淡自然,同丁思思嘴里的强颜欢笑完全不同。

  贝思甜是真的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她的心里到底是有多强大!

  田磊心中闪过一抹佩服,这换做别人,亦或是换成他,都做不到贝思甜这般。

  “你学的是神经内科?”沈君平问道。

  “是的。”

  “挺好,不过到了咱们这,区分就没有那么明显了,一些外科的东西说不准你也会接触到,多了解一些都没坏处的。”沈君平说着,看了齐秀慧一眼。

  听说齐秀慧以前是个非常优秀的外科医生,可不知道为什么变成如今这样连刀都不敢拿,还有这胆小懦弱的性子,和外科医生那种干脆利落的形象完全不符。

  “我明白的。”田磊道,特招的时候他就知道会这样,他也觉得多学一些东西没坏处,而且当军医,是他的梦想。

  不过,来到这里说不定还有一个意外收获……

  他看了贝思甜一眼。

  在他进来的时候,贝思甜和齐秀慧便看了过来,冲他点头示意,算是打过了招呼。

  田磊进来没多久,就来了两个军嫂,吸溜着鼻子就进来了。

  “麻烦你沈大夫,给我们开点感冒的药,还有我这妹子,嗓子哑了说不出话来,您给看看。”

  贝思甜在进来的时候就看清来人,不由咦了一声,“李嫂子?”

  李淑珍一怔,转头看去,看到贝思甜穿着白大褂坐在那里,顿时大感惊讶,“这不是小贝吗?你、你是这里的大夫?”

  贝思甜含笑点头,问道:“还在实习,嫂子感冒了?”

  李淑珍惊异贝思甜居然是个大夫,怪不得她从来没提过要找工作或是创业的事情,要知道军人家属创业还有福利待遇的。

  “是啊,没想到天儿变得这么快,早晨穿的少,喝水的功夫就感冒了,为了不传染给孩子,就紧着来买点药吃。”李淑珍说道。

  一旁的军嫂见状用力咳嗦两声,才发出声音来,“李嫂,这是谁啊,给我介绍一下啊。”

  这军嫂和李淑珍差不多年纪,都是三十来岁左右,这个年纪能够随军,而是说明她们的男人有本事。

  像贝思甜这样二十多岁就随军的,还是比较少的。

  “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罗副连长家的,刚来咱们驻地,没想到人家不但是军人家属,还是个军医,这贡献可就大了!”李淑珍笑道。

  沈君平感到诧异,贝思甜居然还是个军嫂?

  罗副连长……难道是那个荣归的罗旭东?!

  沈君平面色有了些许变化,齐秀慧也是满脸诧异,看着贝思甜的目光有了些改变,她居然从来没说过这些事。

  田磊深深地看了贝思甜一眼,她原来已经结婚了。

  “原来是罗副连长家的,你看看人家两口子,对国家对社会对部队都有这么大的贡献,可是咱们学习的对象。”另一个军嫂叫周春梅,满脸笑容,也是个会说话的,估计要不是嗓子不舒服,说的还会更多。

  “哈哈哈,就你会说话。”李淑珍笑道。

  没想到她认识的人里居然还有个军医,这样以后有个啥毛病,倒是方便多了。

  周春梅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对贝思甜一通夸。

  贝思甜一直维持的平和的笑容,没有因此而显出得意之色,也没有因为她们说个不停而显出不耐烦。

  就连沈君平都不得不佩服贝思甜的耐心和定力,他在旁边听的都有些脑袋疼了。

  第三诊室来了两个能说会道的军嫂,正热闹着,外边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贝思甜!贝思甜!”一声大喊从卫生队外就传来。

  别人听不出来这是谁,卫生队的人和马秀丽朝夕相处的,还能听不出来?

  张美丽和张慧平听见声音就出了诊室,这是来找茬的?她们还在想马秀丽能忍到什么时候。

  “贝思甜!”马秀丽跑着进了卫生队的大厅。

  众人大感惊奇,马秀丽扯着嗓子喊贝思甜她们不惊奇,可是她怎么带着哭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