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37章 不想在这干了?(三更求支持!)
  于书芳是个离异的四十多岁女人,澳门赌博网站:虽然军婚受到保护,可她是主动和她男人离婚的,独自将孩子抚养长大,看事情都很现实,所以背地里也有人说她觉悟不高。

  每次听见这种流言,于书芳都冷笑,觉悟能让她填饱肚子吗?能让她儿子填饱肚子吗?能让她儿子上学吗?女人在社会上本就不易,更不要说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孩子的女人。

  所以像贝思甜这种所谓眼光长远的,都是她讨厌的,眼光长远没错,可也要能过得下去才行。

  那些抱着高觉悟高抱负却连温饱都保证不了的,真真是让人可笑!

  “自己能安稳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什么长远目光,要是连眼下都过不下去了,还谈什么长远目光!”于书芳嘴角带着冷笑。

  贝思甜这样的年纪,最是看不清自己,也最是对社会抱有希望的时候,等到她受到社会上源源不断的打击之后,就会明白世界没有那么美好!

  贝思甜可不愿意和人争论理想抱负这些东西,她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于书芳,看的她差点恼羞成怒,才开口说道:“您有很严重的病吧,为什么不去治一治?”

  于书芳一怔,随机大怒,拍桌子站起来,指着贝思甜说道:“小东西,你说谁有病,你才有病!年纪不大,倒是挺会咒人!”

  沈君平知道于书芳的性子,一个女人自己带孩子,什么难题都要面对,性子难免暴躁一些,他是没想到贝思甜会这么说,也没想到于书芳突然暴怒。

  忙站起来打圆场,“于姐于姐,别生气,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也是小贝,哪能这么说话呢,还不跟于姐道个歉!”

  齐秀慧被于书芳吓了一跳,瞪圆了眼睛捂着心脏,不知所措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想说点好听的话却又不知道怎么说。

  贝思甜也没想到于书芳性子这么爆裂,不过她的情绪并没有受到对方的影响,依然一副平淡如水的样子。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您的病痛的确不方便让人知道,可是若再不治疗,会很严重的。”

  沈君平看着贝思甜认真平静的神情,清澈诚恳的目光,不仅疑惑地看向于书芳,“于姐,你要是身体真的不舒服,可不能瞒着啊,病这种东西最怕养。”

  于书芳睁大了眼睛,脸色涨红,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羞的,她抬手指着贝思甜说不出话来,手指头都打哆嗦,最后狠狠一甩胳膊,转头跑出了诊室,出去的时候,眼泪都流出来了。

  因为这个时间大家都比较清闲,于书芳拍桌子的时候就有人出来听热闹了,没过多会就看到于书芳哭着跑出来,顿时大哗。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都知道是新来的小中医把于姐给气哭了,立刻便议论纷纷的。

  沈君平呆滞地看着门口,这好端端的在怎么就跑了?

  “小贝,我说你……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沈君平也有些不高兴了,要是贝思甜是故意的,那装出那么一副样子,他这不成了帮凶了。

  “人的一张脸上不仅可以反应出五脏六腑的状态,也能看出很多其他的东西。”这是西医看不出来的。

  贝思甜心中微感诧异,妇科病这种事情若是放在上辈子,的确会遭到大部分人的抵触,可是这里应该不至于才对,为什么于书芳的反应会如此之大?

  于书芳虽不能说病入膏肓,可是她的妇科病十分严重,再不好好治疗,就会影响正常生活,这一点她自己应该很清楚才对。

  作为一个医生,居然讳疾忌医!

  沈君平叹了口气,转身追了出去。

  齐秀慧站起身来,望着门口半天,才叹了口气,看着贝思甜的目光又是无奈又是惊奇。

  “小贝,你才刚来,怎么就去招惹老人,这样真的很不明智啊。”她皱着眉头,替贝思甜今后在卫生队的工作环境而发愁。

  人际关系是很重要的,搞不好人际关系,不管是生活学习还是工作,不但会影响工作效率,还会影响心情和积极性,严重了遭到排挤,甚至最后连工作都不想要了。

  贝思甜一来就得罪人,还把人气哭气跑了,这可真是太严重了,看在旁人眼里,谁还愿意和她说话交流。

  于书芳尽管脾气不好,可是在卫生队还是很有声望的,平日里也是能帮就帮大家,从来不会推脱,很有人缘,贝思甜这一下就相当于得罪了很多人。

  “这可怎么办啊……”齐秀慧看起来比贝思甜还要发愁。

  贝思甜见状好笑,“没事的,再过不了多久,她自己就该找医生了,她现在是不是总是小腹疼?”

  “你怎么知道?”齐秀慧大感惊讶。

  看到她如此神情,贝思甜摇头,虽说术业有专攻,不过这种基本的症状,作为医生,居然还有不知道的。

  这一点贝思甜倒是冤枉她了,现在的医生都是专门学一个科,在部队根本也没有妇科大夫,接触的少,又不是相应的专业,自己也没有那方面的毛病,不知道也再正常不过。

  “呦呵,还有心思在这聊天呢,小中医的本事倒是不小啊,这才正式上班第一天吧,就把我们于姐气哭了,不想在这干了?”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贝思甜转过头去,看到一个二十七八的女医生抱臂站在门口,嘴角带着冷笑看着贝思甜。

  贝思甜稍一回想,便想起这个人在办公室中坐在于书芳的旁边的桌子,看这样子,应该是为于书芳来打抱不平的。

  “想不想在这干,是你可以决定的?”贝思甜挑眉。

  马秀丽脸色一沉,“小丫头别这么牙尖嘴利的,于姐招你惹你了,你把人给气跑了!你今天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整个卫生队都跟你没完!”

  贝思甜眉宇之间带着一抹嘲讽,“先不说你是否可以代表整个卫生队,既然你这么关心你的于姐,不如去劝劝她,有病了该治就要治,拖着瞒着都不是办法。”

  马秀丽神情一变,“你、你都知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