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36章 想的太远(二更求支持)
  贝思甜也算是看出来了,澳门赌博网站:齐秀慧在卫生队属于那种没什么地位的人,先不说她水平高不高,就冲她这软弱的性子,就会被人欺负。

  先不管齐秀慧是不是庸医,这些人把中医和庸医相提并论,贝思甜便感到一阵寒心,西医文化固然要去学,可是也不能忘本啊!

  中医文化博大精深,或许见效没有西医那么快,可是有些病不但能够根治,而且副作用相对小的多!

  贝思甜看着一个个穿着白大褂,脸上带着笑容的人们,第一次觉得他们的笑容如此难看。

  就算是她们这些玄医,也是在中医的基础上形成的,她们最大的依仗精气神,若是没有各种中草药的温养,便和普通人无异,无法点灵成符,自然也就无法治病救人。

  而她们所制作的玄符,很多也是要有中草药辅助才能发挥更好的效果,所以贝思甜对外才说自己是中医,因为她的基础就是中医学。

  在这种事情上,口舌之争最没有意义,她们既然将中医同庸医相提并论,那就让她们好好认识一下中医的经典。

  更何况这些人是在那窃窃私语,她贸然开口,反倒落了下乘。

  “不用太在意的。”齐秀慧脸上带着歉意,小声对贝思甜说道,显然因为她的缘故让贝思甜也遭受这种冷眼冷脸的嘲讽待遇,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贝思甜浅浅一笑,不过是些窃窃私语,她自然不会在意,在意的是从这些私语当中反映出来的现象。

  这种文化的入侵和渗透是最为可怕的。

  西药固然见效非常迅速,可是也在消耗身体的基础,现在人的生活节奏逐渐加快,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调理身体,只要无病无痛就可以,殊不知这样对身体的损耗非常大,这种损耗早期体现不出来,但是到了中晚年就会非常明显。

  有些副作用,促使的不仅是容颜衰老,还有五脏六腑的衰老,这才是最可怕的!

  到了时间,大夫们陆陆续续的往外走,因为卫生队的整体面积不算大,三个医生一个诊室,如果赶上换季流感发烧多起来,诊室当中就会显得嘈杂一些。

  十月份,正好是换季的时候,来的大多数是一些军人家属以及一些文职干部,相对于经常出操的军人来说,他们的体质较弱,一个人得了病,便会在周围传染开来。

  这边不像医院似的需要挂号,因为驻地人员到底有限,生病的人更是有限,所以通常都是看到哪个诊室没人就进去,病患多了,会有前台护士帮忙分流引导。

  带丁思思的医生名叫张美丽,她招呼着丁思思下到一楼诊室,对张慧平说道:“我们两个还算幸运,带的医助都是学校特招的,至少不是学中医的。”

  张慧平掩嘴笑道:“至少能交流啊,要不你说阿司匹林,人家跟你说三七黄芪,这谁受得了。”

  “小慧大夫是个有才的,还是让她去带吧。”张美丽笑道。

  “可不是,平时咱们都把发烧感冒这种小病交给她,也是为了她好,免得拿工资的时候心虚。”张慧平嬉笑。

  两个医生当着两个实习医助的面毫无顾忌的诋毁着齐秀慧,这在其他的医生眼里都是常事,齐秀慧的水平确实太差了,一些小手术都不敢上。

  其他人不敢上也就算了,她可是外科出身,居然不敢做手术!

  都是一个办公室的,也有医生对张慧平和张美丽这样的行为感到不屑一顾,可到底都是社会上的人,谁也不会为了旁人去出头,反正背后说的不是自己,就算说自己,不让本人听见,也就当没说。

  撺掇沈大夫让齐秀慧带那个小中医的就是这两个人,俗称碎嘴二张。

  这两个人说别人的八卦和坏话,能说一上午都不带喝一口水的。

  虽然嘴碎还总是背地里说人坏话,有损医生形象,不过办公室里讨厌他们的人倒是不多,因为这两个人很会来事,打个水什么的都连带着一起打了,食堂吃饭占座也是,都给大家伙占好了。

  天天这样,那些不满的也都不会说出什么来。

  反倒是齐秀慧,天天闷声不吭的,我行我素,一个人来来往往,那些原本对她没什么意见的,在二张的两张嘴下,也渐渐对她有了意见。

  每个圈子都是一个小社会,在这小小的卫生队,同样也是如此。

  贝思甜对齐秀慧不了解,听见外人对她的评价也不会多说,她认识一个人,从来不会是在别人的嘴里。

  “你就坐在这里吧,估计这段时间比较忙,不过不用担心,咱们这遇到的都是一些小病,要是有重病的,都会送去大医院。”齐秀慧声音很小,说话细声细气的,贝思甜要凑近了才能听见。

  和齐秀慧一个办公室的,除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女医生,还有就是沈君平,也就是那天刘团长送到这里,正在手术室做手术的沈大夫。

  沈大夫同样是三十来岁的年纪,不过资历算是老的,水平高不说,也有背景,现在是营级待遇,在卫生队还得孙大夫的欣赏,一般孙大夫不在的时候,就是他给安排各项事宜,大家也都服气。

  大家都不愿意带贝思甜,他本来说要带的,可是孙大夫听说了这件事,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让齐秀慧带了。

  沈君平不太放心,好在他和齐秀慧是一个诊室的,有什么事情还能帮衬上。

  贝思甜坐在齐秀慧身边,现在这个时间还没什么人,诊室里也很清静。

  “小贝怎么会选择学中医?”沈君平闲聊问道。

  “学中医不好吗?”贝思甜反问。

  “不能说不好,咱们实话实说啊,中医现在的前景不太好,就算将来转业局限性都非常大,待遇肯定会受影响。”沈君平道。

  贝思甜见他目光清澈,只是单纯的分析中医的形式,点头道:“不过以现在的形式来看,二十年以后就可以看出人们的平均寿命在缩短。”

  “二十年以后?”另一个医生于书芳嗤笑一声,“你想的也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