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29章 云雨
  如果不是贝思甜说溜达溜达有利于消化,罗旭东是根本不想出来的,这短短时间也是很煎熬的好吧。

  听着卫生间哗哗的水声,罗旭东的眸色幽深了几分,十月份的天气晚上已经相对凉爽很多,他却觉得十分燥热,从身体中传来的燥热。

  小腹像是有一团火再烧,整个身体都处在一种说不出地难受当中,他希望卫生间的门快点打开。

  卫生间里的贝思甜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整个人又是懵,又是紧张,洗澡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水声不断传入罗旭东的耳朵当中,想到水幕当中那曼妙的身体,他眯了眯眼,起身走到卫生间门前,说道:“我帮你洗?”

  里边的贝思甜脚下一滑差点没跌倒,俏脸通红地低低回了一句不用,手下已经将揉搓起的泡沫洗干净。

  这下不出去也不行了,贝思甜轻咬粉唇,关了水,却发现自己紧张之下没有将换洗的衣服拿进来,顿时有些傻眼,想了想,她只能让罗旭东帮忙。

  门外的罗旭东听到她软软的恳求,挑挑眉,直接出来也是可以的!

  这话当然也只能在心里想一想,第一次,他怕把贝思甜吓得不敢出来了。

  忍下心头窜起的火,罗旭东起身去翻衣柜,发觉衣服还都是从家里带出来的几件,虽然她穿什么都好看,可这些衣服实在配不上她。

  于是,他的目光落在了一旁他的军绿色衬衫上,一件件的军装都整齐地挂在那里,这是贝思甜收拾的。

  虽然已经是夫妻了,可到底还没有行夫妻之事,就算是有了,这才刚刚熟悉起来,总难免会有些难为情。

  贝思甜自然不能将门大敞亮开的,只开了一道缝,将罗旭东递进来的衣服拿进来,便又重新关上门。

  因为一开一关之间很快,直到拿进来,她才看清楚那衣服根本不是她的,而是罗旭东的,而且只有一件衬衫!

  这……这是要闹哪样?!

  贝思甜拿着衬衫目瞪口呆,就这么一件,连内衣都没有……

  还不等贝思甜开口质问,门外便传来罗旭东低沉清冽的声音,“会穿吗?我给你穿?”说着,他一只手已经抵在了门上。

  贝思甜想着马上就穿衣服了,所以开关之间没有再锁门,感受到那门的动静,她慌忙说道:“会穿,这就出来!”

  她匆匆套上衬衫,垂落下来,正好盖住她的臀部,到大腿根往下一点,刚刚套上,罗旭东已经将门推开了。

  看到面前的贝思甜,不知道是不是被水汽蒸的,她漂亮精致的脸蛋上泛着红晕,宽大的衬衫套在她身上像是一件连衣短裙,白嫩笔直的一对大长腿从衬衫下方露出,纤细的脚腕,娇嫩的脚趾,让罗旭东的眸子瞬间深如幽夜。

  贝思甜微微仰头看到那双黑漆漆正在注视着她的眸子,连忙移开视线,有些羞恼,娇嗔道:“我里边的小衣服呢!”

  小衣服……内衣吗?

  罗旭东的目光落在衬衫的下摆处,所以这里边……是空的?

  罗旭东的目光越来越具有侵略性,贝思甜这才意识到刚才说了什么,她居然向罗旭东要里边的小衣服!她脑袋进水了吗!

  贝思甜呆滞过后,澳门赌博网站:觉得自己这是脑温过热导致的!

  罗旭东俯身凑近贝思甜,轻轻在她耳边说道:“你在邀请我?”

  一句话将贝思甜说的满面通红,却不容她有其他动作,弯腰将她横抱起来,如此一来,衬衫下摆处便若隐若现,惹得罗旭东差点控制不住。

  抱着贝思甜快步走向里屋,贝思甜将脸埋入罗旭东的胸口,一只手紧紧抓着他胸前的衣襟,呼吸已经紊乱。

  罗旭东托着贝思甜的后脑,小心地将她放在床上,目光落在她娇美的容颜上,随即下移,扫过从敞开领口中露出的雪白精致的锁骨,还有那双白嫩修长的大长腿紧挨着他的身体,即便隔着衣服,也让他内体的火焰倏然旺盛起来。

  “思甜~”他轻唤一声,俯身上去。

  ……

  **过后,罗旭东搂着她柔软的身体,下巴抵在她的头顶,细细感受着怀里的温存。

  “去卫生队报道了吗?”他的声音不复平日里的清朗,低沉中带着淡淡的沙哑。

  “还没,不过今天去了一趟。”贝思甜将白天的事情软声道来。

  刘一鸣受伤的事情罗旭东听说了,只是没想到这么严重,听见贝思甜帮着止住血,救了他一命,不禁低笑出声,“大嗓门遇到你,真是走了大运。”

  刘一鸣外号大嗓门,在一楼和人说话,三楼都能听见,在驻地都是出了名的!

  嗓门虽然大了一些,不过人不错,看着糙,可是粗中带细,本身就有本事,上头也有人,要不也不能刚四十岁就升任团长。

  “这一次听说还有三个医助来,最后留下几个不知道,其余的可能就会分配基层去。”罗旭东道。

  安平市算是个大市,又紧挨着北京,各方面的条件都会相对好一些,所以有些有关系的人会来这里的师级单位实习,目的就是想要留在这里,谁也不想去到基层去受苦,医疗设施不怎么样,福利待遇也不好。

  这一次来的这三个医助,多少都有些关系,要不也不能来安平市的驻地,不过最后谁能留下,除了看水平,还要看背后的关系了。

  罗旭东自然希望贝思甜能够留在这里,如果最后需要调走,那么他也提交申请,反正他本身就是挂职,挂在哪里都一样。

  罗旭东在知道她会入职卫生队的时候,就已经做了决定,这个时候也不过是提醒一声,到时候肯定会互相竞争,留意别吃了亏就行。

  他不想给贝思甜太大压力,所以过多的话也没有再说。

  罗旭东胸口一阵轻痒,低头一看,原来是贝思甜的鼻尖不经意之间蹭到了,他的呼吸沉了沉,将她抱起一些,脸埋进她的脖颈,低沉的声音响起。

  “我还想。”

  随即细细轻啄起来。

  贝思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总觉得在睡梦当中也不安稳,像是海浪上漂浮的小船,颠簸飘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