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26章 给他止血
  这里虽然叫卫生队,可是比青州镇上的卫生所还要大一些,贝思甜看着门口进进出出的军人和白大褂,迈步向里边走了进去。

  虽说打算等几天熟悉了环境再来报道,不过既然走到这里了,就先进去看看吧。

  贝思甜的脚还没迈上台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伴随着护士嚷着‘让一让’的声音快速靠近。

  贝思甜回过头去,看到一辆印着红十字的汽车上下来一群人,有护士也有军人,他们拥簇着一个担架车快速向这边跑来,那个高举玻璃**子的护士正对这她喊‘让一让’。

  贝思甜忙先旁边横移两步,将台阶让出来,那群人从台阶中间平坦的斜坡上推着担架车进了卫生队。

  贝思甜微微蹙眉,刚才进去的那些军人身上带着血,是受了什么伤吗?

  想起去出任务的罗旭东,她不免多了几分担心。

  贝思甜向里边走着,能够听到里边传来的混乱声,斑驳的黄漆玻璃窗木门,贝思甜见到那辆担架车快速向着急救室的方向而去。

  “嗳,上这边来登记,是哪不舒服吗?”

  门口侧面摆放着一张桌子,上边立着一个‘咨询台’的牌,说话的是桌子后边的护士。

  一般来卫生队看病是不需要登记的,她见贝思甜进来时候左看看右看看,一副第一次来的样子不说,而且也不像是不舒服的样子,这才喊她登记。

  虽然这里是驻地,不过看到一些行为可疑的,还是要询问一番。

  贝思甜初来乍到,哪里知道这小护士是对她起了疑心,便走到咨询台跟前,看到台子上并没有要登记的本子,才抬头看向小护士。

  小护士孤疑地看着她,问道:“你哪不舒服?”

  贸然问人家哪个部队的不太礼貌,万一误会了呢,若是当兵的这么问没问题。

  “我不是来看病的,我是来这里任职的。”贝思甜没带着推荐信。

  那小护士眼睛一亮,“你是新来的医助?”

  贝思甜还没回答,急诊室那边就起了骚动,只见两个护士着急忙慌地跑出来,白色的护士服上还有些斑驳的血迹。

  两个人边往外走边说道:“刘团长止不住血,再看看看孙大夫来了没有,找两个人去路上接!”

  这个护士看上去年纪较大,急的满头大汗,她们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可就是止不住血,刘团长现在已经失血性休克,周围那帮士兵们一个个都急眼了。

  “再来两个护士帮忙,其余的人呢?”那护士长喊了一嗓子,声音都有些哑了。

  每天当班的护士都是有数的,临时上哪去找人,急诊室那边已经乱成一团。

  登记台后边的小护士看了一眼贝思甜,说道:“你既然是来报道的,就先去帮忙吧,入职手续等完了事再补!”

  说完,她不等贝思甜答应,转头对年纪大的护士喊道:“护士长,新来的医助到了!”

  贝思甜根本没有机会说自己不是来报道的,就被小护士拉了过去,不过她也不恼,人命关天的事情,自然要分得出轻重,更何况,不过是帮个忙罢了。

  “有医助在这?太好了,快过来!”护士长姓刘,一听有医助在这里,顿时松了口气。

  医助说白了就是实习大夫,或许经验不多,可是人家有专业知识,再不济帮把手比护士也强。

  “今天当班的只有沈大夫一个人,现在正在做手术呢,我们已经打电话叫了孙大夫,不过刘团长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二十六团的兵们都很激动,要不是有两个连长压着,怕是都闹起来了!”刘护士长一边走一边大致说明了一下情况。

  “现在当务之急是止血,我们已经打了两针止血的,可是一点不见效,情况就是这样,一会你跟在我身边,给我搭把手。”刘护士长怕贝思甜不了解情况,到里边发懵。

  贝思甜脑海中回想起刚才一瞬间见到的那个躺在担架车上的人,既然打针不管用,就没有必要再打针了。

  进了急诊室,里边的几个士兵正在嚷嚷着让沈大夫赶紧过来,现在二十六团和卫生队的矛盾就在这里,当班大夫正在做手术,刘团长情况紧急。

  贝思甜进来的时候,正好有一个情绪比较激动的士兵正要拉着一个小护士去找沈大夫。

  小护士被拉住手腕,又是气又是羞,却挣脱不开,连说你放手。

  刘护士长进来一看,忙喊道:“放手!你拉着她去她就能给你找沈大夫不成!”

  “我不管!什么手术都得给我停下来,先救我们团长!”那士兵不讲理地说道。

  刘护士长气的翻了个白眼,不想再理他,转头对着贝思甜说道:“你去再拿些绷带!”

  说完见贝思甜非但没有去拿,反而看着躺在床上的刘团长靠近了几步,立刻伸手拉住她,“嗳嗳,你过去干什么,先去拿绷带,我们得撑到孙大夫过来!”

  贝思甜看了她手臂上的手一眼,抬头说道:“他撑不到的。”

  “什么。”

  “失血太多,他撑不到,把他伤口附近的衣服剪开,我给他止血。”贝思甜将袖子往上撸起一些,来到伤患前说道。

  刘护士长一怔,随即皱眉,“姑娘,我知道你想表现一下,可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你单是靠着从书本上学的那些东西是不行的!”

  贝思甜看到一旁托盘里的剪刀不再多说,拿起来便将刘团长肚子附近的军装全都剪开了。

  一边剪一边询问:“他怎么受的伤?”

  贝思甜的表现太过镇定,影响的周围士兵情绪也稍稍缓和下来,闻言便有人回答道:“山上落石,我们团长为了救放羊的大伯,不小心被网着落石的铁丝网给划伤肚子!”

  士兵说的言简意赅,可是当时的场景十分凶险,肠子都差点流出来!

  “你是大夫?”刚才回答贝思甜的是一个连长,见贝思甜是个生面孔,可是手法又很娴熟,便有些疑惑。

  主要是现在没有人帮着刘团长止血,再这么下去血都流干净了那孙老头也来不了,与其等死,倒不如死马当活马医,反正看着姑娘的手法还挺熟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