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22章 存折上的钱(为我是天才我怕怕万赏+)
  很快,正日子就来到了。

  虽然现在时兴车接,不过因为贝思甜没有娘家,她干脆就将这一环节给省略了,直接摆酒席。

  酒席是从头一天的晚上就开始了,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会结束,当家的,也就是罗姓本家的要吃两顿。

  罗安国是外来的,只有罗爱国这个大哥在,吃几顿也无所谓。

  前一天晚上的酒席就是纯酒席,贝思甜不需要穿礼服,其实正常来说,贝思甜这天晚上是要在娘家的,只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罢了。

  第二天的酒席才是正日子的喜宴,贝思甜作为新娘子不需要在外边招呼客人,罗安国两口子以及罗旭东却是需要从头到尾招呼的。

  喝酒自是难免的,罗安国已经被贝思甜郑重嘱咐过,一滴酒都不要沾,他苦笑着答应了,这种日子不喝酒总会被人说什么,不过既然她这么说了,肯定是有她的道理。

  贝思甜也将罗安国的状况告诉罗旭东,不能因为特殊日子就沾酒,这样对他的身体非常不好。

  因此遇到一些难缠的,罗旭东便只好挡酒。

  罗旭东今天穿了一身西装,这在靠山村或是青州镇上都是比较少见的,他五官深刻,眸子深邃,俊朗的容貌再穿上这样一身笔挺的西装,整个人都焕发着无尽的光彩。

  贝思甜今天则穿着正红色的旗袍,竖领,金丝盘扣,下摆直坠,将她大好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

  贝思甜本身就有一种优雅的气质,这种气质是骨子里透出来的,穿上这身红色旗袍,更是将她衬托的犹如天人。

  村里人看到这对郎才女貌,都露出羡慕的神色,这才是真正的一对璧人!

  之前因为罗旭东一个人打趴下张家八个兄弟,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很多人都跃跃欲试想在他结婚当天给他灌趴下!

  众人眼看着罗旭东一杯接一杯的喝,却不见他的神色有一点变化,说话虽然少言寡语,可依然沉稳有力,走路也是稳稳当当,完全没有醉酒的意思。

  后来不少人质疑他喝的是兑了水的酒,或者根本就是水,然后很多人印证之后,才吃惊的发现,罗旭东喝的的确是货真价实的酒!

  这家伙不但能打,还能喝!

  酒席一直到下午两点才结束,直到酒席结束,众人也没有看到罗旭东醉醺醺地被人架回屋里,他仍旧如同一开始那样,和人浅谈说话。

  这也太能喝了!

  到这里,那些不服的人也都竖起大拇指,就冲这酒量,罗旭东就是个真爷们!

  从前一天晚上到现在,罗二家整整摆了八十八桌酒席,这在靠山村可是独一份!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同月结婚的除了罗旭东和贝思甜,还有张连巧,她比罗旭东提前了一个星期,霍老三家却只摆了十几桌,很明显张连巧在霍老三的心里地位没有多高。

  这件事被很多人拿来对比,都说贝大夫宅心仁厚,所以遇到一个好男人。

  酒终人散。

  到了晚上,东厢房中弥漫着暖暖的气息。

  两个新人坐在床上相顾无语。

  虽然结婚了,可是面对面的时候,仍旧是有些尴尬和羞赧。

  “我们睡吧。”罗旭东说道。

  总不能一直坐到天亮啊,澳门赌博网站:只是新婚之夜说出这句话,总有些其他的意思,事实上,罗旭东的确有。

  他看着贝思甜娇美的容颜,小腹便窜起一团火热,同时心里有些躁动,这股躁动让他很难静下心去睡觉。

  贝思甜自然知道新婚之夜该做些什么,可是她现在眼皮沉的厉害可怎么办?

  虽然酒席上一直是罗旭东在应酬,可是她心神一直没有安闲下来,因此到了晚上,绷着的一根弦松懈下来,便困意上涌。

  感受到罗旭东灼热的眼神,贝思甜甚至没来得及不好意思,便倒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

  她实在是扛不住了。

  罗旭东接住她娇软温存的身体,眸光深邃了几分,深刻的五官上露出丝丝无奈,这需要极大的毅力才能忍得住!

  这种看得到却吃不到的感觉,可真是一种煎熬!

  在帮贝思甜将衣服脱下来的时候,着实考验了他一把,罗旭东强大的意志力在这时候险些没崩溃。

  可是看到贝思甜甜美的睡颜时,他却不得不忍下来,替贝思甜盖好薄被,他从身后轻轻抱住她,嘴角露出丝丝笑意,这笑意当中带着淡淡的满足,两个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醒来,贝思甜看了一眼身侧,果然罗旭东已经起来了,昨天累了一天,今天居然还能起来。

  贝思甜到北房的时候,秦氏已经将早饭做好了,没多会罗旭东也回来了,秦氏招呼他们吃饭。

  这么一家子人坐在一起吃饭,秦氏曾经幻想过,那时候以为这种场景只能存在于想象当中,现在这一切却成了真。

  吃过早饭,贝思甜拿出一个存折递给秦氏,“娘,这钱留给你们,平安的学费也在里边,不用为我们留着。”

  她担心秦氏舍不得花。

  秦氏笑呵呵地接过来,打开一看,脸色一变,手一抖,存折就掉在了炕上。

  “怎么了这是?”罗安国见状问着,伸手将存折拿了过来,翻开之后看了一眼,也僵在了那里。

  “我看错了吧……”罗安国眨巴眨巴眼睛,抬手在上边开始数起零来。

  秦氏眼巴巴地看着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也看错了。

  “怎么样当家的?”秦氏问道。

  罗安国看了她一眼,又看向贝思甜,一脸震惊,压低声音说道:“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罗旭东见状拿过来一看,面容也有了一丝变化,存折上居然有四万五!

  他稍一想便知道这钱是怎么回事,她一定是将那个双面三异绣的屏风出手了!

  “卖了不可惜吗?”罗旭东问道。

  贝思甜微微一笑,“这有什么可惜的,我等着也不过是为了等价格高一些而已,作品就一副,或许将来还会更值钱,不过也没必要等了。”

  罗旭东知道她是担心他们走了以后,家里没有保障,到时候苦了他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