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20章 表明心意(求推荐票)
  罗旭东一人打趴下霸王张家八个兄弟,一下子就将张家的气焰打到了谷底,现在没有人不知道罗旭东能打的!

  这罗二家转运转的让绝大多数的人都嫉妒,原本有个贝大夫,已经带着家里头发家致富开始向着好日子前进了,现在死了六年的儿子回来,更是光荣凯旋,将来的大人物,不但有本事,还能打!

  这张家算是踢到铁板了,罗旭东不在的时候,就被人家的儿媳妇整治的够呛,现在罗旭东回来了,更是直接打到服!

  张连巧现在成了老张家的‘罪人’,要不是她作妖,能先后这么多次得罪罗二家?

  这次更是将罗二家和贝大夫得罪的死死的,连带着未来的首长也得罪了!

  现在就是李凤芝都不帮着张连巧了,要不是她胡说八道,这次能丢这么大的脸?

  这次真是将老张家的脸丢了个彻底不说,连带着唯一的一点尊严也都没了,现在谁家还怕老张家?

  以前顶多就是罗二家不怕他们,其余的对他们都有些顾忌,这一次不少人拧成一股绳,以后就算罗旭东和贝思甜不在了,老张家也横不起来了!

  张连巧整个一个败家丫头!

  这些还不算,霍老三那边听说张连巧的事情,差点就不愿意要了,虽然明知道他这是故意拿乔,可是老张家现在就想把这丫头赶紧嫁出去,可别再祸害娘家了!

  所以霍老三接连降了两次彩礼钱,直接降到了三百,还都有些不愿意,但是再少也怕老张家一怒之下就不嫁了。

  霍老三原本看张连巧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看着还挺稀罕的,觉得过了门对她好这点,免得再跑了,这倒好,居然是个破鞋!

  就算人家不承认,她这么上赶着去添人家的脚,也着实让人恶心,霍老三心里看不起她,可是图她年轻好看。

  好在霍老三看的明白,反正人嫁过来,再好好管教呗!

  张连巧知道她爹将她结婚的日子定在二十天以后,整个人的精神神差点散了。

  这是要赶紧把她嫁出去啊!

  这一瞬间她想到了死,可是她摸着墙壁半晌,却是迟迟不敢往上撞,这撞上去怕是会很疼吧!

  张连巧没舍得死,现在用死威胁估计效果不大,要不就跑吧!

  张连巧一想到跑,眼睛就是一亮,对啊,跑去镇上,当个保姆肯定没问题啊!

  可惜张连巧能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首先想到的就是她的三个哥哥,都到了这个当口,哪容得她跑了?

  她要是跑了,那三百块钱的彩礼还得给人退回去!

  所以再透风给她的时候,家里的四个兄弟就已经开始防着了,李凤芝整天木着脸,培养了近二十年的闺女,本想将她嫁个好的,风光体面又能照顾到娘家,谁想到三百块钱就给打发了!

  光是想想,李凤芝就觉得赔死了!

  不过疼了近二十年的闺女,也不可能因为这些事就全然没了感情,只不过天天听见张连巧又哭又闹的,她有些心烦,干脆眼不见为净。

  这两天倒是消停了一点,不过以她对自己这个闺女的了解,这怕是要跑。

  她这当娘的也是女人,知道霍老三那德行,嫁过去也是受罪,所以虽然猜到了张连巧的意图,她却谁也没有说,要是跑了,以后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要是没跑了,就老老实实嫁过去吧。

  这件事李凤芝就彻底放手不管了。

  除了张连巧家里的人放着她逃跑,村里也有不少人防着她逃跑,至少是自发的给贝大夫当眼线。

  这个小娘们太可恶了,干出这么过分的事儿,就得让她得到惩罚。

  霍老三如今已经知道了她的德行,嫁过去定然好不了,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嫁过去就是一辈子的事,就让张连巧一辈子都活在霍老三的阴影之下吧。

  她这样的坏娘们,该受这罪!

  所以张连巧十来天之内,跑了三次,第一次最为顺利,眼看着就要出村了,被从邻村喝酒的一个村民看见了,赶紧告诉张家兄弟,将她从大埝上给抓了回来。

  有了第一次,后边两次就没那么顺利了,基本上都是还没出当街就被发现了。

  张连巧三次没跑成,就到了结婚的日子,头天晚上女方摆酒席,她是被绑在西厢房度过的。

  到了第二天,张连巧被压着和霍老三结了婚,酒席都没怎么摆,霍老三不太愿意多花钱,要是娶个黄花大闺女多花点钱也值当的,娶这么个烂货哪如省下钱喝点小酒?

  霍老三总共就摆了十几桌的酒席,十几桌酒席,一桌恨不得挤十五二十个人,街坊邻居都没怎么吃上,这在村里头可算是够寒酸的。

  对此一向凶横的老张家却好似没看到一般,酒席还没结束,张国栋和张顺福就走了,剩下张顺才和张顺贵留到最后。

  张连巧折腾这么长时间,最后落下这么个结果,看见三十多岁的霍老三那一头的赖,她心里有多绝望,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霸王张家的事情村里头也都传的沸沸扬扬的,不过这和罗二家就没有关系了。

  罗旭东这几天脸上都带着清浅的笑容,因为他发现这几天贝思甜有了明显的变化,对他的接近不再那么排斥,也没有再要求收拾西屋。

  感受到贝思甜的变化,罗旭东考虑了一下,决定向贝思甜说明自己的心意。

  以前他一直没有明说,是担心把贝思甜吓走,因为他知道贝思甜虽然对他有些好感,可是这好感也是有限度的。

  现在看贝思甜不再排斥,他便想着在离开之前把酒席办了。

  东厢房中,罗旭东看到贝思甜放下笔,说道:“思甜,你愿意和我去部队上生活吗?”

  贝思甜一怔,抬头看向他。

  罗旭东感受到她的视线,耳尖微红。

  虽然一些大城市的年轻男女已经很是开放,可是他到底说不出太暧·昧的话来,这话说出来也是一板一眼的,说完了心中涌起丝丝的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