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12章 铤而走险
  贝思甜的冷血让张连巧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身体摇摇欲坠,她死死咬住下唇,看着贝思甜离开的背影,刚刚她脸上的嘲弄似乎还在眼前。

  不过,她临走时为什么要对她说谢谢?

  张连巧想不通便不再去想,倔强地站起身,她是不会服输的,命运是要靠自己争取的,罗旭东就是她的命运!

  贝思甜这里没能走通,不过她相信,这件事一定会给她添堵的,只要她回去质问罗旭东,两个人一旦产生矛盾,她才有机会更进一步。

  如果实在不行,也只能用最后一个办法了。

  这个办法有些两败俱伤的意味,可是相比起嫁给霍老三,她宁愿先得到罗旭东,只要她进了罗家的门,不管是罗旭东还是罗家两口子,她总能捂热他们的心。

  贝思甜的确是心里有些不舒服,就是因为这些情绪,她才确定了自己的心意,所以临走的时候,她对张连巧说了一声谢谢。

  这声谢谢,带着无尽的讽刺意味,她既然确定了心意,更加不会轻易放手了。

  张连巧大概没有想到自己会弄巧成拙。

  至于张连巧说的那些话,贝思甜虽然不舒服,可是她又不傻,话里话外还听不出她是什么意思吗,就算最后达不到目的,也能恶心恶心人。

  贝思甜倒是被她恶心了一下,这件事,她回去连提也没有提。

  罗旭东等了一下午,发觉贝思甜一直没有再和他提收拾西屋的事情,他看着贝思甜的目光带着探寻,今天出门之前似乎还说了一句,从北坡回来就没再说过了。

  “东子!”

  正想着,李亚江和张庆明过来了,他们两个是罗旭东昔日的玩伴,也是唯一留在靠山村的两个人。

  三人出了家门,在不远处的树荫下头聊着天。

  “东子,这次能待多久?”李亚江问道。

  “一个半月。”不出意外的话。

  “能办事不?”张庆明问道。

  罗旭东默然,他现在还挣扎在能不能留在东厢房呢,距离办事似乎有些距离。

  “是啊,我们还等着喝你的喜酒呢。”李亚江笑着说道。

  “会让你们喝上的。”罗旭东嘴角泛起清浅的笑容。

  李亚江看了罗旭东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罗旭东道。

  “这本来是娘们的事儿,不过这事跟你媳妇有关系,我觉得还是跟你说一下比较好。”李亚江挠了挠头。

  罗旭东被他那句‘你媳妇’取悦了,澳门赌博网站:不过事关贝思甜的事情,他便凝神起来。

  “我上午那阵看见你媳妇跟霸王张家的闺女在一块,这本来没什么事,不过我看见张连巧给你媳妇跪下了,又哭又说的,不知道干啥呢。”

  跪下又哭又说?

  罗旭东想起昨天张连巧和他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皱起眉头。

  张连巧去找贝思甜是罗旭东没有预料到的,说的话大概也不是什么好听的话,可贝思甜回去一个字也没有跟他提起过,是因为不在乎吗?

  罗旭东脸上神情微敛。

  张连巧回到家中之后,左想右想都觉得贝思甜回去后会更加抱紧罗旭东这条大腿,如果被她先下了手就麻烦了。

  她向外张望一眼,看见李凤芝正在院子里摘菜,便走了出去。

  “娘~”张连巧委委屈屈地叫了一声。

  李凤芝手一顿,叹了口气,“闺女,不是我不帮你,我也没办法了,你爹那人轴,你三哥这也是到了娶媳妇的时候了,霍老三彩礼加到五百了,你爹被你三哥说动了,就没人能劝了!”

  “娘我知道你的难处,他要是没回来,我这心里没有牵绊,为了我三哥嫁也就嫁了,女儿家本来也应该为娘家着想,可是他偏偏这时候回来了,我这心里放不下啊~”张连巧说着就呜呜哭了起来。

  李凤芝一听放下手里的菜,转头问道:“你说啥?你心里有人了?谁啊?”

  “不仅是心里头有了,我俩已经……已经……”张连巧脸上带着凄苦。

  李凤芝一听脸一沉,把菜往水盆里一扔,“死丫头,你……”她以为两人有了那事,“你怎么那么糊涂,这没摆酒席……”说着她想起屋里还有两个儿媳妇,顿时压低了声音。

  “没摆酒席之前就将自己给了,人家还能把你当回事!你怎么这么糊涂!人家得骂你不要脸!”李凤芝气的。

  张连巧只是在那哭。

  李凤芝见状连连叹气,就这么一个闺女,从小待见到大,有了这事,当娘的要是不护着,指望着父兄?

  “说,那人是谁!”李凤芝压低声音说道。

  “是旭东哥,娘,我真的喜欢旭东哥。”张连巧哭着说道。

  旭东哥?

  李凤芝一怔,随机眼睛一亮,“哪个旭东哥?罗二家的罗旭东?”

  张连巧点点头。

  李凤芝有些出神,随即大喜,“你说的是真的?”

  张连巧又点头,从兜里拿出那个荷包,“这是旭东哥当兵之前就给我的信物,说我以后可以拿着这个找他。”

  李凤芝打开荷包,就看见一块石头,模样倒是好看。

  “这算啥信物?”李凤芝质疑道。

  张连巧忙拿了回来,“是信物,这石头旭东哥从来不离身上,去哪都带着,后来给了我!”

  她特别强调了一句到哪都带着,那时候罗旭东的确是到哪都带着,这红绳也是他给串上的。

  李凤芝一听,看着那荷包眼里连连闪动,心里琢磨着什么。

  张连巧对自己亲娘还能不了解,看到她这个样子,心就放下一半,她要是闹开了,不管真假,贝思甜肯定心里有疙瘩,有这信物在手里,那么多年以前的事情,谁说的好呢,她就是赖上罗旭东了!

  要是两个人敢摆酒席,她就在酒席上闹,她就不信贝思甜心那么大,还能一点芥蒂都没有嫁给罗旭东!

  她知道这么做肯定会引起罗旭东和他家人的反感,可这是一家子都是老实人,只要她进了门,随着时间的流逝,肯定能捂热他们的心,毕竟人都进门了,好相处是一天,不好相处也是一天。

  若是平时,张连巧当然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可是霍老三那五百彩礼已经说动了她爹,她就不能不铤而走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