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11章 你去死好了
  自从昨天见了贝思甜之后,张连巧便想起一个更好的办法,罗旭东走的时间太长了,她的变化太大,不记得她也是正常的,不管罗旭东是否记得她,她都不打算轻易放弃他。

  尤其是在前有霍老三等着的时候,就更显得罗旭东珍贵无比了!

  张连巧说什么都不会和霍老三结婚的,那她宁愿去死!

  张连巧拿出一个小荷包,这是在集上买的,虽然没多少钱,可是很漂亮,有一阵子很多女孩子都流行带个荷包在身上。

  她拿着荷包轻轻摩擦两下,从里边拿出一块深蓝色带着白色纹路的石头,非常漂亮的一块石头,外表已经被摩擦的光滑圆润。

  这深蓝白纹石头上被凿出一个洞,一根红绳穿过,可以挂在脖子上,澳门赌博网站:不过这石头有婴儿拳头那么大,带在脖子上有些沉,她带了两天就没再带了。

  这个石头极为漂亮,是罗旭东送给她的,这个石头还附带着一个承诺!

  想起这个承诺,张连巧便羞红了脸,罗旭东见到这石头,一定会想起来的!

  张连巧换了一身平日里穿的衣服,这一次她不是去等罗旭东的,而是去等贝思甜的。

  她要将罗旭东和她的美好过往告诉贝思甜,希望她能让出这一步,毕竟她已经那么有本事了,也不会缺男人的!

  最近看到贝思甜和罗旭东一直出双入对,她这心里就跟刀割似的,可是贝思甜却不想想,她和罗旭东根本就没有摆过酒席,更没有领过证,她到底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脸一直缠着罗旭东?

  贝思甜这样,怕是因为有秦氏和罗安国撑腰,毕竟是他们给说的对象,那一次地基扔东西的事情虽然没有证据,可是想必秦氏和罗安国对她的印象已经非常不好,这些事,只能等她进了门慢慢的改变。

  张连巧知道贝思甜时常会去北坡,因此便在那附近转悠,也是运气好,她刚来没多久便看到贝思甜带着那条大狼狗过来了。

  对于这条差点撕掉她一块肉的大狼狗,张连巧是半点好感都没有,从心底里有一种恐惧感。

  壮壮早早便发现张连巧,犟着鼻子冲着她呜呜,似乎还记得那天让她跑了的失误。

  “小、小甜儿,我有话和你说,能不能让这狗走远一点!”张连巧露出惧怕之色。

  贝思甜轻轻拍了拍壮壮的头,壮壮从鼻子里喷出一点气,显得不屑一顾,然后掉头走了。

  张连巧看到壮壮走到百米外停下来,蹲在那里看着她,那双幽幽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有什么话就说吧。”

  贝思甜话音刚落,便见到张连巧缓缓跪在地上,脸上泫然欲泣,顿时怔住了,她这是要干什么?

  “小甜儿,求你成全我和旭东哥!”

  贝思甜面容微沉,“什么?”

  张连巧本身看着就柔弱,像是一朵娇嫩的鲜花,美丽却脆弱。

  “早在他去当兵之前,我和旭东哥其实就已经……就已经……所以求求你成全我们吧,罗叔罗婶不知道这件事,所以才给旭东哥说了对象。”张连巧说的不尽不实,这话乍一听便是二人有了首尾。

  贝思甜面沉如水,她明知道不能尽信张连巧的话,却仍旧感到心里发沉,一股酸楚愤怒的情绪涌上心头。

  “且不说凭你一人之言我该不该信,你这样放下身段来求我,罗旭东知道吗?”贝思甜声音微有些冷凝。

  不管张连巧之前如果折腾,她都没有看不起她,可是她这一跪,她却是从心底里看不起她!

  张连巧身体微晃,脸色发白,一脸为了罗旭东她什么都肯做的神情,哀婉道:“我也没有办法,若是旭东哥没有回来,我怕是这辈子也不打算嫁了,老天可怜我,让旭东哥回来了,让他回来兑现他当初给我的承诺!”

  贝思甜看着她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做工十分粗糙的荷包,捧在手里来回摩擦,最后贴在脸上呜咽了几声,抬起头来,脸上带着为了爱情肯牺牲一切的坚定,“小甜儿,只要你肯成全我和旭东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旭东哥他是个孝顺的人,他不在的这些年罗叔罗婶吃了不少苦,如果你和旭东哥的事情是罗叔罗婶的意思,他一定不会为了自己的心意违背他们的,只有我知道他心里有多苦~”

  “是啊,有不少苦都是因为你家吃的。”贝思甜淡淡地说道。

  张连巧一滞,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她都这么可怜地求她了,她却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可真是铁石心肠!

  “你的意思是,我答应成全你,还不能告诉罗旭东?”贝思甜嘴角带着嘲弄的笑容。

  张连巧不语,她就是这个意思!

  贝思甜看着她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懂的,别说她刚刚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心意,就是对罗旭东完全没有感觉,也断然不会因为对方这一跪一求就答应这种可笑的请求。

  “我要是不答应呢?”贝思甜反问。

  张连巧眼泪瞬间决堤,“你真的忍心看着我们错过彼此的姻缘?小甜儿,你是个有本事的人,想要什么样的男人都有,可是我不一样,我守着旭东哥给我的承诺一直撑到现在……呜呜,好不容易看到希望……要是没有了旭东哥,我也活不下去了!”

  贝思甜挑眉,这是用死来威胁她?

  这张连巧是脑子长包了吗?她们之间的关系不说已经势同水火,可绝对算不上好,包括之前往地基里扔死人骨头的事情,她是凭着什么勇气觉得别人会在乎她的生死?!

  贝思甜实在无法理解,有些人天生就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或许这种人和大多数都不是一个世界的!

  “你的意思是,我要是不答应,你就活不成了?”

  张连巧哽咽起来,哭的梨花带雨的,任谁看了都会心生怜悯,这、只是这‘谁’里,偏偏不包括贝思甜。

  “那你去死好了!”贝思甜露出好笑的神色,她从未觉得一个人会这么可笑,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