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98章 一分没拿到(求月票!)
  贝思甜和罗旭东一道去了大队,将事情的大致同他说了一下,关于任务的事情是属于保密的,贝思甜自己猜出来的不算,罗旭东是不能明言的。

  不过知道事情大概,徐有才也能交差了,他先给派出所那边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才向上边写了份报告。

  知道了罗旭东的身份以后,两个人之间倒是没有了从前那种猜疑和防备,可是却也没有通透坦然,他们之间似乎总是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古怪气氛。

  这种气氛让人感到丝丝紧张和窘迫,总是有些放不开。

  罗旭东在外神情便有些淡然,对于旁人和他打招呼,他的脸上也顶多带着清浅的笑容。

  不过他高大的身材,修长的双腿,以及俊朗非凡的容貌,让不少大姑娘小媳妇都看直了眼睛。

  罗旭东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身姿更显挺拔,别说靠山村没有这么精神帅气的小伙子,就是那些大城市也难找出来!

  两个人走了一路,便吸引了一路的目光,应该说,贝思甜承受的都是羡慕嫉妒的目光。

  虽然如此,她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还不错。

  回到家里,贝思甜如同往常那样打算去西屋练字,罗安国去监工新房收尾了,罗旭平也在西屋练字,见到她回来,蹦蹦跳跳地就跑了出来。

  “姐,我都已经写了两篇大字了!”罗旭平一副求表扬的样子。

  贝思甜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一会姐和你一起练字,你先去练吧。”

  罗旭平应了一声,转头冲着罗旭东做了个鬼脸,然后撒腿就跑了。

  罗旭东:“……”

  贝思甜不禁笑了,“被嫌弃了呢!~”

  罗旭东见贝思甜露出明媚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扬,“你不嫌弃就行。”说完,他就进了屋。

  贝思甜脸颊顿时飞起一抹红晕,这个罗旭东,前一秒还一本正经,下一秒就开始嘴欠!

  贝思甜停顿片刻,也进了东屋,这会功夫,罗旭东已经将事情交代完了。

  “娘,这几年有没有我的战友过来?”罗旭东忽然问道。

  贝思甜抬头看向他。

  “有啊,有个姓乔的首长总是过来,还总是带好些好东西,前几年咱家穷,乔首长时不时就会买点好吃的,咱们也能吃上一两顿饱的。”秦氏说起这些,已经没有多少辛酸难过。

  罗旭东听了眼神有些冷意,“都带的什么东西?有给过钱吗?”

  “每次不一样,不过像鸡蛋蛋糕这一类的常有,偶尔还会有一小袋子的面,那可是好东西,平时都舍不得吃,也就逢年过节的做点东西吃。”秦氏笑着说道,并未发现不妥,“钱倒是没给过,不过人家也给不着啊,非亲非故的,能过来看看已经挺不错了,赶明你回去了,得好好谢谢人家!”

  罗旭东没有多说,见贝思甜看过来,只是点点头,便借口出去了。

  贝思甜不多时也跟着出去。

  “在你执行任务前两年乔显宏来的多,最近几年都是一年一次。”贝思甜补充说道。

  她知道罗旭东既然问了,这个乔显宏就一定有问题,她就知道让罗旭东执行危险的任务,总要将他的家人安排好,不可能过成罗家这个样子。

  贝思甜所说的一点看似不重要,其实很重要,罗旭东‘死’的时候是背着罪名的,乔显宏即便再顾惜战友之情,也不可能一年来好几次,他定然是心中有愧才会频频过来。

  罗旭东知道贝思甜明白其中的缘由,和她说话很轻松,不需要多做解释她便会明白。

  “我当时给了他八千,让他每年两千给家里。”罗旭东直接道出实情。

  八千!

  贝思甜微感吃惊,“这八千家里一分没有拿到!”

  若是拿到,原主不可能不知道。

  罗旭东点点头,这件事他知道。

  “除了这八千,还有两千块钱家里拿到了吗?”罗旭东问。

  居然还有两千!

  “没有,你去执行任务之后,家里一分钱都没有拿到!”贝思甜很肯定地说道。

  罗旭东眉心显出一抹阴沉,一万的安家费,居然一分都没有拿到!

  是他安排的有问题,还是其中出了什么岔子!

  贝思甜问了一下,才知道另外两千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寄到大队,应该有迹可循,只可惜当时不是徐有才当任,我们还要想办法翻一下当时的记录。”贝思甜道。

  一般的信件和普通物品都会寄到供销社,而自认为贵重的东西,会寄到村大队,领东西的人是要登记的。

  贝思甜和罗旭东相视一眼,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领走的人会不会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

  不然谁会去领一个破包袱,所谓重要的东西,也只是对于当事人来说,大多数人里边是不会装真正贵重东西的。

  “可能性很高。”贝思甜说道。

  看到罗旭东的眼神,就知道他懂了自己的意思,和他聊天,无形中会有一种默契,两个人谁也不需要多说什么,话到地方,另一个人便懂了。

  罗旭东也觉得这种可能性很高,可是那人如果知道,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这两千块钱,是保密的!

  一起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两个人之间一点隔阂尴尬都没有,默契融洽的好似多年的夫妻。

  “领走包袱的人,应该就是亲近的人。”贝思甜又说出了一个关键。

  罗旭东同意她的说法,如果不是亲近的人,怕是也没办法从大队领走东西。

  现在的制度并不完善,能够登记一下已经非常可以了,有的村的大队,都是看见来人认识,是那人的亲戚,就直接领走。

  虽然很随意,可是如果是不认识的人,或者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同村人,大队自然不允许领走,这也是他们猜测的依据。

  “明天我们买点烟酒去看看徐主任。”贝思甜微微一笑,“翻到当时的记录就知道是谁了。”

  目前也只能是这样。

  罗旭东神情淡淡的,找到那人,怎么给他吃进去的,就怎么给他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