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95章 改名子(求月票!)
  躺着可比站着要舒服多了,不过尽管贝思甜累了一天,可是身边不远处睡着一个男人,她却有些睡不着的。

  罗旭东同样睡不着,双眼看着房顶,如此安稳的睡觉,他都快要不习惯了。

  “我叫你思甜吧。”

  “嗯。”

  “你还要喊我周先生吗?”

  “……”

  即便是躺在床上,贝思甜也不能放松自己的神经,因为旁边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挖个坑让你下去。

  贝思甜觉得自己能做的,就是大大方方的,不要让他看了笑话。

  “我叫小罗可好?”

  “我比你大。”

  “那就老罗。”

  “也好,这样有老夫老妻的感觉。”

  “……”

  人若是厚颜无耻了,真的是可以无敌的!

  罗旭东见贝思甜不理他了,也怕她真的生气了,笑着问道:“思甜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贝思甜知道他指的是他的身份。

  “进山那一次。”

  罗旭东微怔,他想过那一次的可能性最大,难道是因为眉毛?

  “你的眉毛恢复了。”贝思甜用的是肯定语句。

  在罗旭东回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他的眉毛已经恢复如初,想来这几个月不用再掩藏,自然也不用再去修饰。

  话说回来,澳门赌博网站:去掉小胡子以及下巴上续的胡须,还有那下垂的眉尾,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不仅精神,而且看上去俊朗非凡,怪不得张连巧会为了一个‘死去’的人同她过不去。

  果然是这样,罗旭东苦笑,那一次老首长就提醒过他,说贝思甜心思细腻善于观察和思考,没想到仅仅是几个破绽,她就想到了前因后果,猜出一个大概,否则后来不会那般配合他。

  罗旭东出神的片刻,另一边已经传来细微的鼾声,她睡着了。

  “谢谢你。”罗旭东淡淡地说道。

  父母的事情他都知道了,没有贝思甜,他娘还瞎着,他爹还瘸着,家里还吃着窝头咸菜,穿着打补丁的衣服,住着破旧的房子,被同村的人欺负辱骂。

  前两天的危机他知道,如果没有贝思甜,一旦让马建国等人绑去了他父母,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他甚至不敢去想自己需要作出的抉择。

  贝思甜帮她解决了后顾之忧,他才能够完美地完成这次任务!

  “大国安稳,小家才能安泰,你为大国,我为小家,不需要有心里负担。”另一侧传来呢喃声,随即消沉下去,这次是真的睡着了。

  罗旭东怔忪片刻,宇间微微放松,眼神柔和下来,他侧头看去,借着月光可以看到她朦胧的身影,他从未见过如此美好的女孩子。

  今天晚上睡不着的不仅是罗二家的人,靠山村的人都在对这件事议论纷纷。

  死了六年的罗旭东回来了!

  而且从逃犯摇身一变变成了凯旋英雄!

  若是没有那位坐着红旗轿车的老首长的证明,怕是现在没有一个人会相信!

  他们不过是山底下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村子,有些人从出生到死这一辈子都是平平淡淡过来的,发生的大事,恐怕也就是谁家打仗打到了村道上,动了家伙伤了人之类的。

  而最近这一年,罗二家给村民们的刺激,是一茬接一茬,一茬还比一茬刺激!

  这绑架的事情还没过去,便回来一个‘死人’!

  话又说回来,他们这小小的靠山村,居然出了一个凯旋英雄!

  哪家去当兵的出了一个排长,那在村里头都能挺直了腰杆子到处炫耀,更别说一个立了一等功,被坐着红旗轿车的老首长亲自表彰的英雄!

  这第一天,很多人还沉浸在罗旭东还活着的事实当中,不少人也对他这样高调的回归很是感慨甚至嫉妒,不过更多的人知道,罗二家的崛起,势如破竹!

  第二天早晨,贝思甜醒来的时候发现炕上只剩下自己了,透过窗户向外看去,便看到罗旭东**着上身在外边活动身体。

  简单地洗漱之后,贝思甜才知道罗旭东已经顺着村道跑了三圈回来了!

  罗旭东这些年身在敌营,却一直没耽误锻炼身体,毕竟他这种任务可不是只涉及情报,还要有能力和对方周旋,没有一个好的身体是不行的,因此他便借着热爱户外运动的幌子时常给自己加强锻炼。

  “小甜儿,来吃饭了。”

  秦氏今天起的特别早,不仅是她,就是罗安国也起的很早,昨天都凌晨两三点钟了两口子才迷迷糊糊睡下,能起来这么早,还是因为心里害怕这是一场梦,直到看见活生生的儿子,他们才踏实下来。

  “这早点都是小甜儿搭配好的,每天放什么药材,每天是不一样的,这样吃对身体有好处,你看我们身体这么好,就是因为总吃小甜儿搭配好的药膳!”秦氏见罗旭东看过来,笑着解释道。

  罗旭东眉宇间含着淡淡的笑意,静静地听着秦氏在那里说。

  贝思甜掀开门帘,看到罗旭东依然**着上身,胸前腹部以及臂膀上的肌肉纹理分明,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让她有些心跳不稳,不自在地移开视线。

  罗旭东的目光看过去,见贝思甜的眼睛还带着刚睡醒的迷离,眸色顿时深了几分。

  罗安平这时候出来端粥,看到罗旭东正看着贝思甜,小嘴有一撇,忽然扬声道:“姐,我们去吃饭!”

  说着,他山前拉住贝思甜的手拽去了西屋,路过罗旭东的时候,还示威地看了他一眼。

  罗旭东挑眉,这小子从早晨起来就看他不顺眼,是不是欠揍了?

  贝思甜看着傲娇的罗安平,失笑起来,“姐还没洗漱呢。”

  罗旭东听到贝思甜的话,不禁疑惑道:“姐?”

  秦氏的动作一顿,那时候罗旭东‘死了’,为了将来给贝思甜再找个婆家,一直便让罗安平叫姐,现在罗旭东回来了,是不是该改口了?

  而且还有罗安平的名字问题,以前那个算命的说改了名字才不会像老大那样早死,可老大没死,就说明那算命的是个骗人的,罗安平的名字也应该改一改,排在‘旭’字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