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90章 罗旭东还活着(求月票)
  吴岳凯拿着话筒不住点头,面色越来越严肃,贝思甜的心跟着往下沉。

  “好,我知道了。”吴岳凯放下电话,久久不语。

  贝思甜站起身来,“老爷子怎么样了?”

  吴岳凯看着贝思甜叹了口气,“丫头,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贝思甜面上没有太多的神情,右手却倏然攥紧。

  这一刻她脑海里不自觉的便出现了很多同罗旭东相处的画面,第一次相遇时的场景,和他天南海北畅聊时的场景,而最为清晰的,莫过于在大山中相遇时,他从狼群口中救了她,背着她进入山洞,又和她一起抓鱼,最后陪着她一路走出大山。

  他的博学,他的见识,他的才能,他温和的笑容,此刻都化作一团泡影。

  贝思甜胸口沉闷闷地发疼,这种感觉让她十分陌生!

  “他现在在哪?”贝思甜沉声问道。

  “回来的路上。”吴岳凯道。

  回来的路上,难道人已经

  贝思甜想着哪怕剩下最后一口气,她也要试一试的!

  “估计后天就能达到,所以,你们要提前准备酒宴了。”吴岳凯脸上沉重的神情一换,扬眉说道。

  “什么?”贝思甜一怔。

  “凯旋而归,你们不准备酒宴吗!啊哈哈哈哈”吴岳凯哈哈大笑起来。

  贝思甜:“!!!”

  看到吴岳凯的表情,她若是还不知道自己被耍了,那真是白活了。

  院子里,李学军正拎着刚刚打好的开水往回走,忽然看见老首长的书房门打开,贝思甜面无表情地从里边大步出来。

  “丫头,你别生气,老头子跟你闹着玩呢!”

  李学军看见老首长迈着步跟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说,脸上还带着非常古怪的神情,那是一种又高兴又纠结还似乎憋着笑的神情。

  这是什么情况!!

  贝思甜看到李学军停下脚步,转头幽幽地说道:“老爷子最近不能喝酒,一滴都不能喝,要记住!”

  平时贝思甜给老爷子配了药也会嘱咐一些相关的注意事项,不能喝酒不能抽烟更是时常都会叮嘱的,所以李学军一点怀疑都没有。

  “放心吧小贝同志,我一定看好了老首长!”李学军拍着胸脯说道。

  吴岳凯闻言终于笑不出来,“别别别,丫头啊,老头子真是跟你开玩笑呢,你也没给我配药,怎么能不让我喝酒,小李你别听丫头的!”

  李学军已经习惯老首长这样,冲着他笑了笑,转头就走了,一边走一边说:“一壶开水不够,再去打一壶吧。”

  看着李学军这小子装没听见,吴岳凯气的要跳脚,这勤务兵到底是谁的!

  再看贝思甜,已经走出了里院的大门。

  看着贝思甜的背影,吴岳凯敛去玩世不恭,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其实他不是完全同贝思甜开玩笑,他也是借此机会试一试贝思甜到底对罗旭东有没有心思。

  这一试不就试出来了?

  怕是这小丫头自己也意识到了吧!

  罗旭东潜伏将近六年,这一次直击对方老巢,将对方一举击溃,帮助国家解决了一个心头大患!

  罗旭东所潜伏的济世药房,的确是一个海外人士应政策开的公司,只不过那些人借着开公司这个幌子窃取军事情报,多次试图拦截军方加密信号。

  唯一可惜的是,这些人都是无国籍人士,而且全部都是单线联系,他们被抓获,不会牵连出后背的国家或是势力。

  但不管怎么说,这群人的擒获,一个低调地展现了国家实力,一个解决了一块扎根的毒瘤。

  罗旭东完美完成任务,荣获一等功!

  “今天是个好日子,回去喝点小酒!”吴岳凯高兴地往回走,背后却传来李学军淡定的声音。

  “小贝同志说过不能喝酒的,老首长!”

  吴岳凯的身影一僵。

  贝思甜回去的路上心里复杂难辨,一方面她因为罗旭东安然无恙地任务归来而高兴,另一方面她因为刚刚出现的心痛而纠结。

  回到家的时候,秦氏已经做好了饭菜,罗安国和罗安平父子也相携回来。

  看到两个人脸上淡淡的怅然,贝思甜觉得应该提前让他们知道才好,正好后天是扣板的日子,本身也是要宴请工人们的。

  正好赶上罗旭东回来,不如一同宴请亲朋好友。

  “娘。”贝思甜帮着把饭菜端上炕桌。

  秦氏情绪有些低落,贝思甜知道这其中也有她的缘故。

  饭桌上,秦氏和罗安国吃了点便放下筷子,贝思甜依然不紧不慢,只有罗安平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直再往嘴里塞。

  饭过之后,贝思甜看着围坐在炕桌边上的两个人,说道:“你们之前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去了哪里,去干什么了吗?”

  听到这话,罗安国两口子都看向她,这以前怎么问她都不肯说,今天怎么忽然自己开口了。

  “罗旭东还活着。”贝思甜粉唇轻启,扔出一个重磅炸弹!

  果然,秦氏和罗安国都呆滞在当场,显然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罗旭东还活着!

  “小甜儿,你你在说什么?”秦氏声音有些颤抖。

  贝思甜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思,徐徐说道:“罗旭东没有死,他只是去执行任务,这个任务应该是不允许有身份,所以他才会假死,或许为了迷惑敌人,因而扣上叛逃的罪名。”

  这些都是贝思甜的猜测,但她觉得**不离十,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的解释。

  罗安国两口子怔怔地坐在炕上,耳边听着贝思甜的话,显得不那么真切!

  贝思甜给他们消化的时间,先将桌子上的碗筷收拾了,他们刚走出房间,两口子就互相搀扶着追了出来。

  “小甜儿,你说的都是真的?”秦氏眼眶已经红了。

  “是真的。”贝思甜认真回答。

  “那那他现在在哪?”罗安国激动地问道。

  “在回来的路上,后天能到。”

  两口子一听,哪里还能控制住情绪,跪坐在地上抱在一起痛哭起来,澳门赌博网站:罗旭东不在的这几年,多少的辛酸和苦辣,这其中的滋味,谁能体会!

  贝思甜轻轻摸了摸罗安平的头,这时候就让他们哭个痛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