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86章 不畏不惧(求月票!!)
  贝思甜听到这话,便知道罗旭东是彻底暴露了,他人现在在哪里,是否被对方控制了?

  如今对方知道了罗旭东的家在哪里,不管是要报复还是要挟都非常容易,这群人若是不能除掉,一家子可就危险了。

  可这件事却不是贝思甜能够做到的,她如今唯一能够指望的,是罗旭东!

  虽然她不喜依赖旁人,可却真心希望罗旭东能够解决掉这些人。

  马建国从后视镜中看着贝思甜冷静淡漠的神情,问道:“贝姑娘演的一手好戏。”

  “马助理在说什么?”贝思甜淡漠的脸上,是一副没听懂的样子。

  “别装蒜了,你会不知道‘周先生’的身份?!”马建国将‘周先生’三个字咬的很重,有种咬牙切齿地感觉。

  “周先生伤害了你?感觉你很恨他啊?”贝思甜嘴角微扬,显出几分幸灾乐祸。

  马建国面色阴沉,阴辣的目光通过后视镜依然让人毛骨悚然,“跟我耍嘴皮子是吧?”

  “耍嘴皮子?你也配?”贝思甜目光变得冷凝,丝毫不惧地回视过去。

  对上这样一双不掺有任何一点感情的眸子,马建国反倒打了个寒噤,心中大感惊讶,一个村里来的女人,怎么会有如此摄人的目光!

  “贝姑娘,别忘了你在我的车上,你现在的价值可有可无,你要是找死,我们也可以成全你!”马建国冷哼一声说道。

  贝思甜闭上眼睛向后一靠,淡淡地说道:“是不是在他手里吃了大亏,要不怎么会把气撒在我一个女人身上。”

  马建国闻言脸都扭曲了,他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着贝思甜,“你别找死!”

  贝思甜看他这副样子便笑了,看来她猜的没错。

  “你们用我威胁不了他的,我们两个连面都没见过几次。”贝思甜继续说道。

  如果这些人吃了罗旭东的大亏,那专程来找她,刚才又派人前去找他父母,定然是用来威胁他的。

  这么说,罗旭东并没有被他们抓住。

  没落入这些人的手中,就说明还有希望。

  “你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刚才那个瘸子和女人,想必那是他父母吧!隐藏的够深的,怪不得几年都没人能发现他!”

  什么海外归来,都是狗屁!

  贝思甜他只是粗浅地查过,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周济人’真正的身份,因此只是出于谨慎态度随便查了一下,查到她是个寡妇,丈夫是个逃兵,便没有再继续深入调查。

  没想到,问题就是出现在这里。

  ‘周济人’居然不惜身背骂名假死后以新的身份一活就是这么多年,这份隐忍这份意志,真真是太可怕了!

  “你动了他们,他们的儿子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的,到时候你们东家都保不住你。”贝思甜开始不断激怒马建国。

  马建国本身就因为这件事的过失而接受了严厉的处罚,这一次出来绑贝思甜是戴罪立功来了,因此不用她激怒他都很愤怒,如今她三言两语便将他的情绪撩拨到最高。

  “停车!”马建国咬着牙说道。

  既然找到了他父母,就用不着一个连酒席都没摆的名义媳妇了。

  既然如此,他就不客气地笑纳了,虽然没摆酒席,可到底也是名义上的媳妇,他们三个享用了,到时候告诉‘周济人’,准能将他气个半死!

  车子停下,里边的两个人一路无话,却是早就蠢蠢欲动,这女人说话太噎人,早就想好好治一治她了。

  女人嘛,怎么治才能治的她服服帖帖呢,自然是依靠男人的专属武器了!

  车子靠边停在了大埝上,三个男人下了车,一直坐在贝思甜身边的西装男人一把就要将她扯下来,谁知道手还没碰到她的胳膊,忽然便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低头一看,他的手上顷刻通红,泛起一个个发白的水泡。

  这是被烫的?!

  那人不敢置信,却也不敢再伸手去碰她。

  “我自己下来就好,不用麻烦别人。”贝思甜清脆的声音响起,人缓缓从车上下来,显得不急不躁,不畏不惧。

  马建国可不喜欢这种感觉,他更喜欢看到女人痛哭流涕臣服的样子,不过看到刚才同伴的手变成那样,他没敢贸然上前。

  这女人总感觉带着邪气!

  他看到贝思甜下了车站在原地,被三个大男人围着,脸上却一定惊慌失措都没有,便知道她仰仗的肯定是刚才那能让人烫伤的古怪手段。

  “你一会叫的时候也保持这个表情,应该会很爽的!”马建国说着一些污秽的话,想要破掉贝思甜这副样子。

  贝思甜表情愈加冷漠寡淡,根本不理他这茬。

  马建国怒了,喝道:“一个娘们而已,咱们三个还弄不过一个娘们,一会我拽住她,先搜她身上,将疑似药物的东西都搜出来!”

  另外两个人也觉得窝火,闻言应了一声,三个人就准备扑向贝思甜。

  这时候大埝两边的坡上传来刷拉拉的声音,似乎有什么的东西在草丛和灌木地下跑动。

  贝思甜听到这声音,嘴角微微泛起一抹笑容,她扬声说道:“咬断他们的手腕脚腕,留下最左边那人。”

  最左边那人是司机,车已经开出来十来里地,澳门赌博网站:要靠走的是又要很久的。

  她的话音刚落,马建国等人正一脸茫然的时候,从左右大埝上猛地窜出一匹匹的大狼来,吓得三个人魂飞天外!

  狼怎么会跑到大埝上来!

  那些狼犬可是一点都不客气,一只扑倒一个,另外再上三只,分别咬住他们的手腕脚腕,嘴下一点不留情,一声声惨叫顿时传来,空气中迅速弥漫起一阵血腥味。

  这样的转变显然是马建国三人没有想到的,面对这些大狼犬,他们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机会。

  贝思甜走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打开门将那个手提电话拿在手里,“但愿你们的人已经去了。”

  马建国疼的脑子都糊涂了,听到这话却是耸然一惊,一个念头出现在脑海当中。

  有埋伏!

  怪不得贝思甜如此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