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85章 找到他的归处(求月票?!!)
  看到马建国震惊的目光,贝思甜便猜到他看出来了,看出了‘周济人’同罗安国长得极为相似。

  虽说儿子像妈,可是罗旭东却是更像父亲一些,想必他看到秦氏和罗安平的时候心里已经犯了嘀咕,如今看到罗安国,心中定然惊疑不定。

  “这位是……贝姑娘的父亲?”马建国恢复常态,笑眯眯地问道。

  “是的。”贝思甜微微垂眸,刚刚在心里罗列的几种可能性被排除一些。

  看到马建国,并且听到马建国叫她走的时候,她第一个念头便是罗旭东暴露了,现在却觉得这种可能性可以排除了。

  如果罗旭东暴露,对方不可能不知道罗二家的存在,也就不会露出如此震惊的表情。

  可罗旭东若是没有暴露,马建国为什么会找到这里?

  贝思甜瞬间便想到,马建国应该真的是来找她的!

  为什么回来找她,定然也同罗旭东有关系,时间紧迫,容不得贝思甜多加思索,现在马建国一定想到了罗二家和‘周济人’可能存在的关系。

  “贝姑娘,我们周先生时间很急迫的,我们这就走吧,车就在外边。”马建国笑道。

  秦氏看着马建国露出警惕之色,拉着贝思甜的胳膊不让走。

  这时候人群里有嫌事情不够大的,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笑着问道:“呦~贝大夫,这男人长得挺俊的,是谁啊?”

  “小甜儿这是迎来二春了吧,看看外边大汽车都停着呢!”

  这些人三言两语的,有的是嫉妒居然有汽车来接贝思甜,有的是想看秦氏和罗安国的笑话,突然来个陌生男人开着大汽车来接自己家的儿媳妇,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感想!

  贝思甜淡淡的目光扫了过去,记住了人群当中说话的几个人。

  秦氏又不聋,自然能听见那些碎嘴们说的话,根本就没有这事,没看见她家小甜儿根本不愿意去吗!

  贝思甜轻轻拍了拍秦氏的手,心知这一趟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马建国既然看见了秦氏和罗安国,只要罗旭东出了问题,他们肯定是第一个遭殃的!

  “那你等我会,我进去换身衣服。”贝思甜说道。

  马建国眯了眯眼,本想着直接带她走,但是看看不远处围过来的几个拿着铁锨锄头的男人,他没有妄动。

  秦氏一听顿时急了眼,拉着贝思甜说道:“不行,你不能去!”

  周围的人顿时有人笑起来,“秦婶子,人家小甜儿把房子都给你们盖起来了,你们不能忘恩负义啊,说不定盖房子的钱都是人家相好出的呢!”

  贝思甜面色微沉,“壮壮!”

  壮壮嗷呜一声向着那个说闲话的媳妇扑了过去,那媳妇根本没料到贝思甜说动手就动手,还是当着那男人的面,一声尖叫转头就跑,可她哪里跑得过壮壮,只听撕拉一声,她身后的裤子顿时被壮壮扯下来一大块,雪白的大屁股顿时露了出来。

  这一下那媳妇恨不得直接晕过去,再顾不得说三道四,扯下头巾护在屁股上,哭着跑了回去。

  这一下周围围观的人谁还敢说这说那,都噤了声。

  马建国一开始是急于将贝思甜带走的,可是他现在不着急了,因为他看见了罗安国和秦氏。

  现在贝思甜在他心里,反而没有罗安国和秦氏来的重要,只不过现在不能打草惊蛇。

  现在贝思甜跑了他都无所谓,所以也就任由她进去换衣服了。

  进了屋,秦氏一把拉住贝思甜,“小甜儿,你要是还认我当这个娘,就别去!”

  贝思甜目光扫了外边一眼,没有说话,迅速从怀里掏出一根黑红色的钢塞在罗安请手里。

  “平安,我走了以后,你就往北边山道走,穿过一片林子里边有个羊肠道,顺着羊肠道往东一直走能看到一个四合院,到了四合院门口,把这根钢给看门的军人,告诉他们罗家有危险!”

  秦氏一听,脸都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娘,这一趟我必须去,你放心,我会安然回来的!”贝思甜边说边换了件褂子。

  秦氏颤抖着双手,这时候罗安国也一步步走了进来。

  “我、我不允许你去!”秦氏拉着贝思甜死活不撒手。

  贝思甜无奈,只得说道:“娘,我必须要去,你放心,我能自保,一定要记住,我走之后,务必让平安把钢送过去!”

  贝思甜神情认真,带着不容置疑,秦氏对上这样一双眼睛,不自觉地便松开了双手。

  “小甜儿……”罗安国站在门口,看着贝思甜的眼睛满是酸涩,他还是没办法好好保护这个家。

  贝思甜不再多说,大步走出屋子,看着外边围了不少人,对各种闲言碎语充耳不闻,跟在马建国身后向胡同口走去。

  到了胡同口,便看到一辆感觉上方方正正,有棱有角的汽车停在那里,里边坐着一个司机,还有一个男人。

  贝思甜停在胡同口,看向蹲坐在门口的壮壮,壮壮幽幽的眸子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似是在等着她下达命令。

  贝思甜微张双唇,无声地说了什么,壮壮精神一振,嗷呜一声扬天长啸起来。

  听到这突然的叫声,很多人都吓了一跳,更多的却是想起来什么,澳门赌博网站:不由地面色一白。

  追出来的秦氏和罗安国第二次听到壮壮的长啸,相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底的喜色。

  听到这叫声,贝思甜垂眸上了车。

  狗叫在农村再普遍不过,壮壮的叫声虽然奇特了一些,不过也只是让马建国多看了两眼而已。

  车子缓缓驶出村子,待上了大埝,路好走了,便加快速度。

  马建国拿出一个黑色砖头一样的东西,放在耳朵边开始喊话。

  贝思甜看到那黑色砖头微感吃惊,她从报纸上看到过这东西,听说前年有人买下了第一部手提电话,花了两万元,入网费就花了六千,名副其实是富人们用的东西!

  “找到他的归处,速派人来!”马建国对着手提电话连续说了好几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