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81章 原谅她一次(月票430+,澳门赌博网站:继续求月票!)
  李凤芝也是脸色发白,那天之后,她是再没胆子去找罗二家的麻烦了,不说她,就是她的几个儿子也都被吓唬住了!

  张顺才在屋里来回踱步,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蚊子,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贝思甜临走那一笑,那笑容在脑子里过了即便之后,便越发诡异危险起来。

  张顺才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站定之后,说道:“不行,这件事得给她一个交代,要不不定她能干出啥来!”

  他一想到那群大狼就手心冒汗,再想到贝思甜层出不穷的花招,尤其是第一次他家里遭遇的那些,都不知道是她干的,还拜了好久的黄大仙!

  神不知鬼不觉的,谁能想到是小寡妇驱使一群大狼干的!

  这张连巧给人家房子下边扔死人骨头,贝思甜那德行的,不定怎么报复他们呢!

  张顺才觉得如果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下去,最后肯定是他们家吃不了兜着走。

  至于说证据?

  没听贝思甜说吗,没证据,但是她记住了!

  张顺贵和张顺福也坐在长凳上,一个叹气,一个皱着眉头不说话。

  这件事反正丢人也丢到家了,他们三个就是被贝思甜给吓怕了,现在自家的妹子干出这种事,说不好听点,这性质太恶劣了,缺了大德!

  怎么说都没理,那贝思甜肯定更得揪着这个找麻烦了。

  以往凶横的三兄弟此刻都愁眉苦脸的坐在那想办法,想着该怎么让贝思甜满意了。

  “明天你去跟小寡妇道歉,必须让她解气!”张顺福瞪着张连巧说道。

  他还没娶媳妇呢,弄出这么一出来,到时候再被贝思甜坑一把,他还娶媳妇不娶媳妇了,钱都给败光了!

  张连巧一听脸都白了,这件事要是捅出去,周围十里八村的怕是没人敢来说亲了。

  而且她在村里可是个好孩子,要是真的被拉出去道歉,她怕是上吊的心都有了。

  “不要,三哥,那样我就活不下去了。”张连巧哀求地说道,屁股上火烧火燎的疼都快顾不上了。

  “你都不让人活了,人能让你活吗!”张顺福剜了她一眼,就知道给人惹事。

  张顺福长得一副老实相,可是嘴却是损着呢,现在心里正不痛快,对自己的妹子自然也不会嘴下留情。

  张连巧见求他不管用,回身抱住李凤芝的胳膊,“娘别拉我出去,丢死人了……呜呜……”

  李凤芝就这么一个闺女,说不心疼是假的,可是她也害怕被贝思甜报复,听见闺女哭,又是心疼又是心烦,一时也没有说话。

  李凤芝不说话,可是真把张连巧给吓坏了,这个家里头就娘疼她,要是连娘都不给她说话了,她就彻底完了。

  张顺贵皱着眉头半天没说话,这时候开口说道:“明天咱哥几个先买点东西过去看看,看看那贝思甜啥态度,咱再决定到底怎么样。”

  众人一听,觉得这是个办法,这大半夜的脑子没那么清醒,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便决定明天先去看看再说。

  贝思甜回去以后,也没告诉秦氏到底怎么回事,不过秦氏已经不瞎了,看她的脸色也能看出她不高兴。

  “小甜儿,你咋知道是那张连巧干的?”秦氏问道,她觉得那几个混蛋更有可能才对。

  贝思甜淡淡一笑,“那三个兄弟不敢再耍花招了,李凤芝耍泼行,没什么脑子,更没胆子,只有张连巧,心思重花样多,敢想敢干,这件事**不离十就是她。”

  她根本不需要确定是谁,只要知道人是霸王张家的就行,而且明天肯定就有明确的答案了。

  如果是张连巧,贝思甜就准备钝刀子磨她,让她不长记性。

  回去之后,贝思甜就睡了。

  第二天天刚亮,就听见敲门的声音,贝思甜穿上衣服去开门,便看见张顺才和张顺贵兄弟二人脸上堆着笑,手里拎着东西站在门口。

  “小甜儿,昨天惊着你了,我们是来给你赔不是的!”张顺贵说道,他比张顺才会说话,所以这一次来,商量好了主要是他说话。

  “不过是个死人骨头,又不是没见过。”贝思甜淡淡地说道。

  张顺才听的抹了把汗,啥叫没见过死人骨头,他可是真没见过,昨晚上第一次看见,以前就算是坟地里有被野狗刨出来,也没仔细去看过。

  张顺贵嘿嘿连笑几声,“小甜儿真是好胆量,要是我们都得吓得够呛!”

  他顺势捧了一句,却不见贝思甜的神色有所变化。

  他想了想,说道:“小甜儿,我们来都来了,不如我们屋里头说话。”

  贝思甜站在门口没有动,“都没起呢,你们进去合适吗?”

  “不合适不合适,咱们就在这说吧。”张顺贵忙说完,想了想,压低声音说道,“小甜儿,昨天那事是我们对不住你,张连巧这死丫头被鬼迷了心窍,才会干出这种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她这一次行吗?”

  两兄弟早晨起来商量了半天,本来一开始是想打死不承认,再卖个好给贝思甜,后来一想,这小寡妇哪里是这么容易就糊弄的,干脆承认算了,看看她想怎么着。

  确定了的确是张连巧干的,贝思甜一点意外都没有,她眸子里闪着点点的冷光,淡淡说道:“你家遇到这事,两句话就没事了?”

  当然不会没事!

  张顺贵苦笑,这事要放在他们家身上,估计得叫足了兄弟去砸人家去!

  “算了,我也不是个心窄的人,张连巧毕竟是未出嫁的姑娘,传出这种名声去不好,既然她还是你家的人,那这件事你家就担着吧。”

  两兄弟一听,当即先松了口气,随即又等着贝思甜说条件。

  “和去年冬天一样,给我的大家伙们供应伙食,连续三年,这件事便揭过不提。”贝思甜道。

  两兄弟相视一眼,这个结果相对于他们想的还要轻一些,不过连续三个冬天,实在够他们受的!

  都是那死丫头惹的祸,也该时候找婆家了,赶紧找个男人嫁了得了,到时候多要点嫁妆,给要回来,毕竟这祸本来就是她惹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