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80章 死人骨头(求月票!!)
  地基已经挖出来了,澳门赌博网站:晚上不动工,却是需要有人看着的。

  农村这边有这方面的讲究,怕有人坏心在地基里头扔不干净的东西坏了风水,因此晚上看着的人都不能睡觉。

  不过罗二家却是没有在那里留人,院子里的灯泡还亮着,周围没有一个人。

  夜色当中,一个人影躲在阴暗的地方,观察了大半天,发觉真的像村里人说的那样,罗二家晚上没留人!

  那人影一点一点地靠近,因为房子都是坐北朝南,东西两边都是胡同过道,因此这一拆除,后边没人家,几乎三面都可以进来。

  电还是从张巧娘家接过来的,现在深更半夜早就吹灯睡了,那人影等了大半天,最终确定没人,便从阴影当中走出来,向着挖好的一道道沟走去。

  那道人影走到沟边上,从一个布口袋中掏出什么东西,抬手就要往沟里扔。

  这时候,一道‘呜呜’的声音传来,那人影抬起手的动作却是一顿,似是想起了什么,那人影僵硬着脖子转头,便看到一双幽幽的眼睛,呜呜声也是从同一个方向传来。

  那人影浑身一个哆嗦,再顾不得扔东西,转身就要跑,可是那人哪里跑得过狼犬。

  壮壮一个猛窜便追了上去,一下子便将那人扑倒在地。

  那人吓得再顾不上掩藏踪迹,尖叫一声,忙喊救命,声音居然是个女的!

  她的声音尖锐,底气又足,一下子便惊动了很多人,此刻壮壮似是对她手里的东西感兴趣,轻轻用鼻子嗅了嗅,抬起爪子拨弄了一下,那人吓得连忙松开手。

  壮壮到底是被那东西给吸引了,轻轻从那人的身上跳下来,来到那东西跟前,上边还抱着一层旧报纸。

  那人吓得差点没晕过去,感觉到身上一轻,转头看到这狼犬对她拿来的东西感兴趣,忙爬起身来要跑。

  壮壮见状抬嘴便给了她一口,正好咬在了肉多的屁股上,那人也是狠,哀嚎一声,捂着屁股跑了。

  壮壮谨记贝思甜让它不要离开这里的话,一嘴没叼住那人,便焦躁地刨着爪子想追又不能去追。

  张巧娘家是第一个赶过来的,因为离得近,很开贝思甜和秦氏也过来了。

  壮壮蹲在原地,大概是知道因为它的过失让那人跑了,见贝思甜来了低声呜咽着蹭了蹭,表达自己的歉意。

  贝思甜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来到那旧报纸包着的东西跟前。

  “我刚才打开看了,是一块骨头!”张巧娘道。

  她看出来这是有人故意要仍进沟里的,不管是什么东西的骨头,谁家愿意房底下埋着块骨头!

  这人真是够缺德的!

  贝思甜用小棍拨弄了一下,脸色顿时阴沉起来,她看出来,这是死人骨头!

  风水一说她不懂,可是她知道真实存在,如果房底下真的被扔了死人骨头,说不定对风水真的有影响!

  她不想让秦氏担心,因此没有当场说出来,向旁边看了看,发觉地上有碎布片。

  “这是你咬下来的?”贝思甜问壮壮。

  壮壮嗷呜一声,摇了摇尾巴。

  贝思甜看了看那碎布,算不上有多好,光是这个可分辨不出来。

  “能找到那人吗?”贝思甜问壮壮。

  壮壮嗷呜一声,摇了摇尾巴,向前窜去。

  贝思甜忙跟了上去,身后的秦氏和张巧娘见状,也跟了上去,临走的时候她嘱咐自家男人,先帮着看一下,等他们回来。

  三个女人跟着壮壮一路向着村东边走去,最后停在了霸王张家大门口前。

  壮壮停下来狂叫起来。

  里边很快便听见动静,屋里亮了灯。

  张顺才披着衣服出来,喊了一嗓子问是谁,回应的依然是壮壮的叫声。

  他只得走过去,从门缝里往外看,却看见贝思甜和两个娘们。

  看见贝思甜,他本能地皱了皱眉头,心里总有一种不妙的感觉,这好端端的,她怎么大半夜地找上门了?

  不管怎么说,这门不能不开,要不引来左邻右舍的注意力,真要有点事,丢人的也是他们。

  张顺才打开门,笑道:“小甜儿和秦婶怎么来了?”他自动忽略了张巧娘。

  张巧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欺软怕硬的东西!

  贝思甜没有当场拿出那块人骨头,只是问道:“张连巧在吗?”

  张顺才一怔,这大半夜的找他妹子干什么?

  他当然不会认为贝思甜跟自己妹子要好,要是那样就好了,现在找过来,八成是有点不痛快。

  “连巧睡觉呢,咋这时候找她啊?”张顺才问道。

  “她往我家地基里扔东西,死人骨头!”贝思甜摊开手,里边是那个被旧报纸包着的死人骨头。

  张顺才吓了一大跳,“不能吧,她一直在睡觉啊,怎么会半夜跑到你家扔东西!”

  这件事一旦坐实了,他妹子可就嫁不出去了,这太缺德了!就是他张顺才都不愿意干这缺德事。

  “我看见的。”贝思甜道。

  张顺才咧着嘴干笑,“小甜儿,不是我不承认,这总要拿出证据吧。”

  贝思甜看着张顺才,忽然咧嘴一下,“没有证据,不过我记住了,另外这碎布头还给你,我家壮壮咬下来的。”她挥了挥手里的死人骨头,转头就走。

  张顺才看见她那笑容,一种天然的恐惧便从心头冒气,咽了咽口水,有心想将她拦下,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问题是他啥也不知道啊!

  稍微犹豫的功夫,贝思甜已经带着人离开了。

  张顺才回去将人都叫起来,拿着碎布头子就找上了张连巧。

  张连巧脸色发白,屁股上隐隐作痛,被张顺才揪起来的时候,忍不住哎呦了一声。

  看见她屁股上的大洞和那带血的牙印,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张顺才吼道。

  不知道那死丫头不能惹吗,偏偏你还去惹,现在可好,这件事该怎么收场!

  张连巧想扔的还不是一般的骨头,还是在坟地里捡的死人骨头,她肯定没那胆子自己去刨,八成是野狗刨出来的,想不到她胆子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