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77章 请客(四更求月票!!)
  因为家当少,搬过来之后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在这之前张玉芝带着刘春雨已经将这房子给打扫了一边,所以他们省了很多功夫,贝思甜也有功夫准备晚上的饭。

  掀开西屋的门帘,澳门赌博网站:贝思甜便听见两个小子说的话,莞尔道:“天天来都没问题,叫着你姐一起来。”

  刘春材一听,顿时欢呼一声。

  秦氏和张玉芝从外边进来,看着两个小子疯跑着出去完了,笑骂了几句。

  她们是过来给贝思甜打下手的。

  “早先听秦姐说你手艺特别好,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单看这刀工就没几个人比得上!”张玉芝看着灶台上摆着一圈的食材笑道。

  罗二家的日子是比以前强多了,从这吃食上就能看出来,这一桌子除了应季的时蔬,鸡鸭鱼肉都全了。

  主食是馒头和包子,这是秦氏之前蒸的。

  “娘,晚上吃棒子面白薯粥还是喝点冬瓜丸子汤?”贝思甜笑着问道。

  张玉芝心里不免感慨,这贝思甜这么有本事,还对家里人这么好,放谁家谁不稀罕!

  “冬瓜丸子汤吧,小甜儿做的汤可是一绝!”秦氏就爱喝这个。

  棒子面白薯粥以前她家也会常喝,比较普通的粥,贝思甜却是非常推崇,一个星期总要喝上几次,尤其是当做早点粥,说是有营养!

  粗粮刮肠,白薯养身,贝思甜觉得这么搭配,真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婶子还能帮上点啥?”张玉芝过来,看着琳琅满籍的材料,忽然不知道该从哪下手。

  “这边不用帮什么忙,不过一会咱们要在院子里吃,让刘叔帮忙把灯泡挂在院子里吧。”贝思甜道。

  这边的房子虽然比之前的大,却也有限,外屋放下大桌子,可就放不下凳子了,到时候木匠刘家好几口子一起来,罗爱国父子俩也会来,只能在院子里吃饭。

  没多会,木匠刘就趿拉着布鞋,手里端着烟袋锅子就过来了,后边跟着刘春雨。

  木匠刘话不多,看着干瘦干瘦的,可那胳膊可是很有力气,他黝黑的脸上没啥笑模样,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就这样,很少能让他笑的,也就是上一次贝思甜把张玉芝救回来,他笑过。

  “小甜儿!”刘春雨当先跑进了屋。

  因为今天给罗二家搬家,她免了去挖野菜,不过还是要帮家里干活的,现在过来看到贝思甜基本上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下锅,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就让你一个人忙活了。”刘春雨说着便撸起袖子准备一起做饭。

  贝思甜见状笑了,“是我家请客吃饭,怎么你还露出这样的表情!”

  刘春雨一想也是,跟着傻笑起来。

  贝思甜将猪肠子洗干净,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便准备下锅了。

  木匠刘将拧成麻花的电线牵出来,蹬着凳子将灯泡挂在院子里的晾衣绳上,进去拉下灯绳,见没问题,便又走了,临走的时候看了那一灶台的菜一眼,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今晚上有口福了。

  一桌子的菜就算手脚麻利也要忙活半天,好在张玉芝母女再加上秦氏一起帮忙,六点多钟菜就都一个个上桌了。

  六点多钟天还没黑透,不过已经不复白天的光亮。

  不多会,于凤莲,也就是刘春树他媳妇带着两个孩子过来了,虽然她和张玉芝关系一般,不过今天却也没少帮忙,家里的活儿也都是她和刘春雨干的。

  “凤莲过来了,找个地方坐下吧。”罗安国站在门口笑道。

  “叔,你腿比上次看着更好了。”于凤莲也是个嘴巧的。

  罗安国一听果然乐了,忙从衣兜里掏出一把糖给了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一个一岁多点,一个两岁多。

  于凤莲进来之后,就让孩子在院子里头玩,跟着一起摆弄起来。

  木匠刘一会也进来了,身后跟着两个疯玩的孩子,要是不去找他们,估计现在还疯玩呢。

  两个小子一进门就围住了桌子,肚子里骨碌碌的,看着一桌子菜双眼冒光。

  罗爱国和罗旭强父子是最后到的。

  罗爱国脸色有些不虞,显然出门前闹了些不愉快,不用想,肯定是秦红梅。

  家里头,秦红梅正生闷气,那边摆桌子吃饭居然不叫她!

  “娘你看看,二弟家盖房子不说一声就算了,现在做了一桌子的菜不说紧着自己家人吃,先给外人吃!哪有这样的道理!”

  罗老太太原本心里有些不痛快,不过听见秦红梅这么一说,便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老二请客是请那些帮忙的人,你在家闲一天了也不说去帮忙,凭什么叫你去吃饭!”罗老太太冷哼了一声。

  秦红梅气的哼哼,却没理由反驳,以前撺掇罗老太太特别好撺掇,现在好像忽然明白过来了。

  罗老太太现在是特别警惕秦红梅使坏,她一说话罗老太太就打起十二分精神。

  木匠刘家后院那边,男人们先上了桌,这边的习俗,一般女人都是最后上桌,或者如果男人多,那就不上桌了,等他们吃饭了,如果剩下就吃点,剩不下就自己再简单做一些。

  对此贝思甜十分不能苟同,这一大桌子菜都是女人做的,凭什么女人要最后吃!

  不过这边也没人会让贝思甜最后上桌,她的分量在大家的心里头不一样,哪不一样却是说不上来,大概和她平日里的行径有关系。

  贝思甜招呼着秦氏和张玉芝上桌,拉着刘春雨和于凤莲也坐下来,两个岁数大的虽然不好意思,但倒也没推辞,倒是刘春雨和于凤莲颇有些不好意思的。

  男人们虽然不会说什么,可是让外人知道,是要笑话不贤惠的。

  “我家没那么多规矩的,既然在我家,就要按照我家的来。”

  两个人听见贝思甜这么说了,看了男人们一眼,见他们没有一点意见,便坐了下来。

  “小甜儿这手艺,可真是不错!”木匠刘轻轻吸了吸,赞道。

  罗爱国带了**二锅头过来,给几个人分别倒上,“今天我兄弟搬家,多谢各位来帮忙!当哥哥的在这里先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