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75章 无形的默契(二更求月票!!)
  老爷子给她的是一根钢,黑红色身,红色帽,看上去很漂亮,仔细看,身上面刻着一个“吴”字。

  “丫头,我知道你练钢字呢,这送给你。”吴岳凯说道。

  贝思甜看到上边的“吴”字,就知道这肯定不单单是一杆,她也没有推辞,收了起来。

  “谢谢老爷子!”贝思甜知道这或许就是在罩着她的举动。

  她现在顾不得多想什么,玄医印的出现打乱了贝思甜的思绪,上一次听说老爷子喝的药是无色无味的,她其实在心里转念想过,只是受定性思维的影响,她没往心里去。

  如今想起来,老爷子喝的定然就是符水了,那个陶怀林毋庸置疑是一个玄医!

  只不过让贝思甜感到奇怪的是,吴岳凯喝下符水,似乎并没有那么奏效。

  玄医不同于一般的大夫,不仅是地位凌驾于御医之上,水平也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要成为玄医,对精气神以及基础医术有很大的要求,所制出来的符水也会有一个最低的水平,绝不会像吴岳凯这样,效果差到如此地步。

  这也是她没往玄医那里想的主要原因!

  看吴岳凯的模样,似是知道陶怀林的事情,不知道他对玄医知道多少。

  “老爷子,知道这书页的来历吗?”贝思甜问道。

  “太过具体的不知道,不过和我那位主治大夫很有关联,可是再深入的,他不肯透露,我们也不好打探。”

  吴岳凯深深地看着贝思甜,“丫头,我那主治大夫是个很特别的人,身份特别,澳门赌博网站:医术也特别,以我的级别和资质,能知道的也不多,不过我知道,他们虽然受到国家保护,可是听说里边的竞争和争斗也很激烈,老头子知道你很特别,不过你还太年轻,千万不要被一些短浅的利益所诱惑,有些泥沼,陷进去就轻易出不来了!”

  贝思甜郑重地点点头,玄医的派别之争也是有的,不但有还很激烈,更何况有些事一旦牵扯到掌权之人只会更复杂,她更喜欢闲云野鹤的日子。

  “老爷子放心吧,我知道厉害。”贝思甜认真地回道。

  吴岳凯这番话,是发自内心的,贝思甜感受的到。

  吴岳凯自从第一次喝贝思甜的药就起了疑心,只是他谁都没有说,当时更多的原因是因为罗旭东,罗旭东已经身险囫囵,他不能再看着她媳妇不得安宁,现在他是真心希望贝思甜好。

  所以陶怀林当时问起来的时候,他回答的也不尽不实,没有将贝思甜的特别之处说出去,在她治好了他的病毒性肺炎之后,他更是限制李学军不得往外说,也是不希望贝思甜今后的生活永无宁日。

  说他觉悟低也好,说他自私也好,他已经为了大国奉献一辈子,现在即便拖着伤痛的身体也没有放下这重任,可是他不愿意贝思甜过上身不由己的生活,他看得出,她不喜欢束缚。

  也因为这样,军医的事情,他便有了犹豫。

  吴岳凯见正好也说到这里了,便问道:“丫头,上次和你说军医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如果可以,经历一番也好,只不过,如果有一天我想离开了,会不会很难?”贝思甜反问道。

  吴岳凯见她如此直白,哈哈大笑起来,“这倒不用担心,到时候需要一些手续就可以。”

  “等我把家里的事情都规整好了。”贝思甜笑道,她丝毫不怀疑吴岳凯能把她弄进军队。

  自古以来便是有人好办事,吴岳凯看样子地位不低,想要弄个人进去,不是轻而易举吗!

  两个人又在聊了会,贝思甜见时间不早了,便离开四合院去了镇子上。

  到了济世药房,罗旭东却不在那里。

  “周先生一会就会回来,贝姑娘等会他?”马小玲问道。

  “我一会再来。”贝思甜打了个招呼便走了,先去了宝娘绣坊,再去文房社交字。

  冯运章见贝思甜来了很是高兴,将她迎了进来,“小贝,我打算拿你的字去参加北京的一个交流会,你好好写一副字给我,就要那个簪花小楷!”

  贝思甜一听也笑了,这可是个好机会,要是她的字能在交流会上被点评一番,说不定就会有些名气,将来价格还会更高。

  “可惜你离不开,不然跟我去一趟北京,你以女子的身份会引起更多的注意。”冯运章十分可惜地说道。

  贝思甜出身农村,又是个寡妇,要是跟着男人去趟北京,回来就不用活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对女性的限制很大。

  贝思甜倒是没有觉得可惜,早晚会有机会的。

  答应会好好写一副字之后,贝思甜便离开了,再去济世药房,罗旭东已经回来了。

  “今天怎么来了?”罗旭东为感诧异,她一般一个星期才会来一次的,前两天刚来了,今天便又来了。

  “不欢迎?”贝思甜笑道。

  “欢迎,高兴还来不及。”罗旭东说的很真。

  “我来是想请你帮忙的。”贝思甜也不客气,说到底是他家的事情。

  “好。”罗旭东连问都没问便答应下来。

  贝思甜抿嘴而笑,“我打算将房子重盖,可是我对这方面又不懂,所以希望周先生能帮我找人找材料,价钱看着来就好。”

  罗旭东微微失神,盖房子?!已经可以盖房子了!

  他情绪忽然便有些低落,对于家里人来说,他实在是亏钱地太多了。

  “周先生怎么了,刚刚还答应我来着。”贝思甜看到他的神情,心头莫名闪过一抹心疼。

  罗旭东闻言抬起头,“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家里没有男人才会让女人出头,即便现在不能表露身份,他也不愿意她太操心。

  “好,这件事就交给周先生了。”贝思甜笑道。

  罗旭东看着她明媚的笑颜,总有一种错觉,她似乎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可随即一想,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管怎么说,贝思甜能将这件事交给他,是阴差阳错也好,不是也罢,他都真心谢谢她。

  现在在外人看来周济人对一个村里寡妇‘感兴’,有这样的举动也再正常不过。

  这些事情对于人脉广络的罗旭东来说很方便,只是家里那边他们应付的过来吗?

  “我家里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就在家里等周先生的消息了。”贝思甜说道。

  罗旭东点点头,看着笑盈盈的贝思甜,那莹润粉嫩的唇瓣,让他忽然想起那晚的轻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