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74章 玄医印(一更求月票!!)
  人一旦有了事情做,还是自己喜欢的事情,精气神便都不一样了,罗安国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被人依赖的滋味了,所以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大抵因为这个,他的腿恢复的比之前快了好几倍!

  最大的进步,便是他早晨自己扶着门框迈过了门坎。

  农村的门坎一般都比较高,抬腿就要抬高,以前他是万万过不去的。

  有了这样一次经历,罗安国看着更加精神抖擞,秦氏时常看着他出神。

  他以前就是这个样子!

  有多久她没见过他这副样子了,好似年轻了十岁。

  这件事有人张罗,贝思甜自然不打算去操心,不过她也没有完全交给罗安国。

  毕竟在青州镇,还有一个罗旭东,这件事她打算让罗旭东去折腾。

  如此一来,他应该也会减少一些愧疚之感。

  对于罗旭东,贝思甜还是有一些敬意的,她很是佩服这些会为了大义牺牲一些自我的人。

  当然,她不赞同盲目没有底线的去牺牲。

  罗二家研究了一个多星期,决定过一个月就开工,那样在秋收之前就能完工,也不耽误人家工人回家收粮食。

  基本上来干活的都是农民,趁着不农忙的季节多干点活,多挣一分钱,这些因素都要考虑进去,不然等到麦秋的时候,可就要停工了。

  贝思甜见他们商量妥当,便决定去一趟镇子上,路上她现实转道去了四合院给吴岳凯送药。

  “丫头,你这药都不花钱的吗?”吴岳凯问道。

  贝思甜从来没跟他要过钱,提都没提过,不过谁家的药不花钱,这看着像清水,可不是真的从缸里舀出来的。

  “花钱啊。”贝思甜道。

  不仅是花钱,如果要配合一些名贵的中草药,还不少花钱呢。

  “怎么,这是要白给我老头子了?”吴岳凯哈哈笑道,对贝思甜的举动感到很暖心。

  “是啊,以后您老可要罩着我。”贝思甜笑道。

  “罩着罩着,没人敢欺负你!”也没人能欺负的了你啊!

  吴岳凯之前看中贝思甜,是因为罗旭东那层关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更加喜欢贝思甜本人了。

  从前他觉得贝思甜是个女孩子,可惜了一身才华,而如今他却觉得,即便是女子,她也是个可造之材!

  “老爷子,这药依然是每天一小罐,这一次连续喝一个星期,不能间断,不能吃辛辣食物,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不能喝酒不能抽烟1”

  吴岳凯听到一连串的‘不能’,一张脸顿时皱在了一起。

  “这些只是告诉您一声,具体的我会告诉小李同志的。”贝思甜知道吴岳凯在这方面可管不住自己,所以也没指望他。

  吴岳凯听见她要告诉李学军,不禁哀叹一声,那小子可是会将贝思甜的话执行到底的!

  也不知道谁才是他领导!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

  贝思甜还准备去济世药房一趟,赶早不赶晚,便不打算在这里逗留了。

  吴岳凯一听,说道:“等等丫头,我给你个东西,你且等一下。”他说完便离开了书房。

  贝思甜无聊,便在书房当中转了起来,这书房她可是一点不陌生的,来四合院十天,有九天半都在这里,自然也没太多顾虑。

  贝思甜转着,忽然看到书案左上角的那摞书下边压着一张黄色的书页,露出的半张上盖着一个方形的章。

  那书页看着有些古老,那章看上去似是有些眼熟。

  贝思甜踱步走过去,轻轻搬起那摞书,便看到下方压着的书页,只一眼她便瞪大了眸子,手一抖,书便压了回去。

  她尚未看那书页的内容,却是看到了那红印方章。

  玄医印!

  那章,是玄医印印下的!

  贝思甜一阵恍惚之后,立刻搬起那摞书,将那书页拿了出来,定睛仔细看去,果然是玄医印没错!

  这黄色带着破损的书页像是什么东西的残篇,上边的字迹已经不是很清楚,中间和边缘都有黑色的烧痕,想要看到原貌,怕是不可能了。

  不过贝思甜看到这书页,却觉得有些眼熟。

  仔细看了看,恍然发现,这不是玄医符经吗!

  这玄医符经怎么破败成了这个样子,全本呢?

  “丫头,那纸可要轻拿轻放,很古老的东西!”吴岳凯进来便看到贝思甜手里拿着那页黄纸翻来覆去地看,顿时有些心虚,人家珍而重之地交给他,他却给压在了书底下。

  贝思甜见此,不由问道:“老爷子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吴岳凯先是将东西小心翼翼地接过来,放在一旁的匣子里,这才说道:“不知道,是朋友托付给我,让我找找看有没有全本,亦或是能够看懂上边的花纹的。”

  花纹……

  贝思甜无语了一下,澳门赌博网站:那不是花纹,那是符纹,需要画在黄纸上的符纹!

  这符纹是构成玄符最主要的因素。

  “是谁托老爷子查的?”贝思甜问道。

  有这盖了玄符印的玄医符经,说不定这里也是有玄医的!

  “丫头见过这东西?”吴岳凯不禁问道。

  玄医也是有派别之分的,不能说玄医是好是坏,只能说派别不同,便会有竞争和矛盾。

  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玄医,和她又不是一个派别的,恐怕很难相容,即便玄医已经‘濒临灭绝’。

  这就像是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一样。

  “看着眼熟。”贝思甜不想将吴岳凯卷入道玄医的纷争当中去,没有说太多。

  “就是我那个主治大夫托我查的,我觉得有机会你们应该见一见。”吴岳凯笑的有些意味深长,显然对她已经有所怀疑。

  “正有此意。”

  贝思甜也想见一见那个人,早在听到他制作的药都是无色无味透明状开始,她就应该想到了,只是当时受到地域和固有思维的影响,她潜意里边觉得这里没有玄医这个行当。

  “等陶先生空闲的时候,我介绍你们认识。”吴岳凯笑道,“来看看这个,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老了记性不好,早就准备好了,你来了两次我都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