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70章 乔显宏来了
  “陈婶,澳门赌博网站:进来接陈叔!”一个猎户站在林子边上大喊了一嗓子。

  这一嗓子让外边等着的人都站了起来,一个个翘首向那边张望,昨天听说有人醒了,是谁醒了却是不知道,看这样子,难道是老陈?

  陈老太太在儿子媳妇的搀扶下,快速向林子里走去,被架着的双手微微颤动,她害怕啊,虽说是有人醒了,不过她家那个身体向来不好,万一……万一要是……

  陈老太太几乎不敢多想。

  三个人快速进了林子,来到两口大铁锅跟前便不让再往前走了,那猎户让他们等一会。

  猎户快步向着隔离所走去,他们都是喝过贝思甜的药的人,原本身体也不错,这几天进进出出的,也没谁染上。

  “李婶,带人出来吧。”猎户在外头喊了一句,能够进去的就只有四个人,贝思甜和杨五郎,再有便是李婶和村西的一个大姑娘。

  厚重的门帘被掀开,李婶和那大姑娘搀扶着一个老头从里边走出来,老头腿脚不利落,走路颤颤悠悠的,迈步也迈不远。

  陈老太太老远就看见老头子,眼眶一下子就红了,伸手捂着嘴呜呜哭起来。

  孩子们都立出去了,就他们两个老的互相陪伴,要是老头子没了,她也没什么活头了。

  “爸!”

  陈老太太的儿子喊了一嗓子就要过去,被猎户给拦下来,“你没喝贝大夫的预防药,过去容易被传上!”

  老陈被缠着来到大铁锅边上,才交给他的家人,李婶说道:“贝大夫说,回去之后多喝水,有痰必须咳出来,家里注意通风,多吃点清淡好消化的东西。”

  “行行,我们记住了。”老陈儿子第二次听见他们说‘贝大夫’,语气神态都十分推崇,甚至能感觉到语态中的一丝敬意。

  老陈一家子慢慢向着林子外边走去,李家媳妇也接到了自己的儿子,她搂着儿子又哭又笑的,好几天不见,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娘回去好好给你补一补,小脸都瘦下来了。”李家媳妇摸着儿子蜡黄的小脸,心疼的不行不行的。

  村西大姑娘在一旁搭腔,“嫂子,你忘了贝大夫说的话了,要吃清淡好消化的!”

  “对对对,得听贝大夫的!”李家媳妇抬手拍了拍嘴,差点忘了。

  林子外头的人在老陈一家进去之后就没再坐下,一个个瞪着两只眼睛看着里边。

  很快他们便看到一家子搀着老陈走了出来,后边还跟这里李家媳妇和孙子。

  人群里一个男人激动地喊了一嗓子,撒腿就向那边跑去,那是他媳妇和儿子!

  等待的人也不由自主地迎了过去,看两个送进去的人,真的活生生地走了出来,一个个顿时炸开了锅!

  “徐主任没骗我们,五郎没骗我们,真的能治好!真的能治好!”

  一个人喊,便有人跟着喊,有的喊完就向着家跑去,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家里头。

  徐有才从贝思甜那里直到今天有人离开隔离所,来到的时候,正好听见人们喊,心里头顿时乐开了花,脚底下都轻快了许多。

  一群人围着徐有才夸,把人接回来的两家不住道谢,徐有才的嘴乐的就没合上过。

  “徐主任是个好人啊!贝大夫说,那隔离所是徐主任整治的,照顾我们的人也是徐主任请的,都是徐主任给事事想到了啊,我们才有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啊!我们老百姓能遇到这样的好官,是我们的福分啊!”被儿子老伴儿搀扶的老陈泪流满面地说道。

  老陈说的动情,徐有才也心有感慨,握了握他那双满是褶子的手,连连说道:“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咱们都是人民子弟,应该相互扶携共度难关!”

  治好的人回家了,剩下的还在等待的也不觉得那么煎熬了,有成功的也就有了盼头。

  贝思甜到的时候,徐有才正在铁锅那边慰问猎户们和郭氏等人。

  “小贝来了,你可真是神医啊,不愧是贝大夫的女儿!”徐有才称赞道。

  他来靠山村这么多年,村里人对他从来没这么热情过!这对他的年度考核非常有利!

  唯一可惜的是,不少城市已经传出病愈案例,不然他们靠山村是第一个有治愈案例的,这肯定会引起很大轰动,到时候他作为靠山村村主任,说不定还会被采访。

  现在即便报上去,怕是也没有以前那么大!

  不过这样一来,倒是不用担心村民们买不起疫苗,也是好事一桩。

  贝思甜转头对杨五郎说道:“杨叔,照顾的人恐怕要重新找了。”

  杨五郎顿时皱眉,“怎么回事?现在可没地方找人去,根本没人愿意干这活,一天两块都没人愿意干,万一被传染了,那就是把命搭进去了。”

  贝思甜叹了口气,“咱们不是没钱发工钱吗,要是一天两块钱,李婶她们应该还能再坚持一段时间,要不这日日夜夜地照看,是谁都受不了。”

  一旁的徐有才一听,忙说道:“这工钱咱们村委会出,你跟她们说再让她们坚持一段时间,人要是都照顾好了,最后还有奖励!”

  “徐主任不愧是干部,觉悟就是高!”贝思甜捧了一句。

  杨五郎这才知道贝思甜的用意,小甜儿就是有本事,让徐有才主动开了口。

  徐有才不但答应给李婶等人工钱,连同修理这临时隔离所的花费也都有他出,不但如此,就是猎户们也会得到一定的奖励,可谓是皆大欢喜。

  没有了后顾之忧,贝思甜和杨五郎更专心地投入到治病当中去,在接下来三天,又有两个人病愈离开了。

  这段时间大小城市都弥漫着淡淡的恐惧,只有在大山下的一个小村子里,气氛没有外边那么沉重。

  “贝大夫,秦婶喊你回去,你家来人了,是个当兵的。”一个猎户跑进来说道。

  贝思甜点点头,交代了杨五郎几句,便回家了。

  当兵的,罗旭东现在是不可能回来的,那会是谁?

  到家之后,贝思甜便看到乔显宏坐在长凳上喝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