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69章 没提出钱的事(求月票!!)
  “体温现在一个是三十七度六,澳门赌博网站:一个是三十七度九。”李婶拿着一个小本子对贝思甜说道。

  贝思甜点点头,上前看了看一老一小两个病人,见他们神情萎靡,还有些恍惚,问了他们几个问题,便对杨五郎说道:“杨叔,晚上我再给他们配点药,尽可能地把炎症消下去,等温度彻底降下去再观察几天,便可以离开了。”

  “行,那晚上我过去找你拿药。”杨五郎说道。

  贝思甜点点头,别人拿药她也不放心,还是交给杨五郎比较好。

  老张和李家孙子体温降下去的消息很快便口口相传传到了外边等待的家属耳朵里。

  老张的老伴儿和儿子们都是喜极而泣,李家男人也是高兴地直说老天有眼。

  其他人看到了希望,沉甸甸的心里稍稍好过了一些。

  贝思甜还没走,徐有才便来了,杨五郎神色有些不太好,那天他和徐有才提了一嘴关于请人照顾病号的工钱问题,徐有才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说这钱由他出。

  这件事他还没跟贝思甜说。

  “徐主任来了。”贝思甜嘴角挂着浅淡的笑容。

  “小贝真是了不起,我早晨起来听说有两个人体温降下来了,怎么样了?”徐有才笑呵呵地说道。

  “已经醒了。”杨五郎在一旁接道。

  徐有才大感惊奇,“醒了?真的退烧了?”

  “徐主任不信?”杨五郎挑眉反问。

  “怎么会,村里两个优秀的大夫都在这里,我哪有不信的道理。”须有才的确是不太相信,听说专家们研究出的疫苗,已经经过临床试验,在大城市投产使用了。

  首都那边还没传来病愈的消息,他小小的靠山村已经走在前头了?

  贝思甜笑笑,对杨五郎说道:“杨叔,你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暂时没什么事了。”

  杨五郎点点头,张了张嘴,想将徐有才不肯出钱的事情说出来,可是当着人的面似乎有些不妥。

  杨五郎走了以后,贝思甜便道:“这两天那两个病人还会有新的进展,徐主任回去等消息吧。”

  徐有才呵呵一笑,“行,那有消息了就告诉我。”

  他以为贝思甜也会还会跟她提出工钱的事情,谁知道从头到尾都没提起来。

  杨五郎和他说的时候,他就猜到八成是这小媳妇的主意,不过没想到她居然不趁机开口说。

  要是真能给治好了,他出工钱倒也没关系,就怕只是退烧,根本不是治好了。

  徐有才也不知道肺炎要是没治好,能不能退烧,他也是怕被糊弄了,毕竟如果真的治好了,他是要上报的,凡是牵扯到上报,都要小心才对,不然报上去却是假的,那可就不是丢人的事情,绝对会丢了乌纱帽。

  贝思甜一直待到了晚上,在两个病人的体温都降到三十六度五六的时候,当即又给他们喝下一小罐的符水。

  两个人虽然退烧了,不过精神状态不好,这是被病拿的。

  “郭奶奶,嫂子,给他们两个弄得干的吃,你儿子爱吃啥也可以给做点,要清淡的。”贝思甜嘱咐道。

  家属媳妇感激地点点头,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能不能进去看,却见贝思甜摇头,不禁有些失望。

  待贝思甜走了,郭氏扫了那媳妇一眼,“老李家的,你别不知足,贝大夫这么尽心尽力的,你看看把人累成啥样了。”

  李梦霞忙摆手,“奶,我没不知足,我就是想见见儿子了,我感激贝大夫还来不及,哪还能不知足。”

  “没有就好!”郭氏道。

  贝思甜和杨五郎这几天的样子她都看在眼里,那真是尽心尽力的,一点都不带参假,而且她知道这次主要治疗的是贝思甜,杨五郎反倒是打下手的。

  她男人和孙子都在里头,这其中的感受最为深刻,见贝思甜和杨五郎如此辛苦,心里不免感动,容不得旁人说他们不是。

  晚上依然还是杨五郎在这边守着,他总不能让贝思甜一个姑娘家大半夜守在这地方,更何况贝思甜配药似乎很费精神头,还是让她多休息的好。

  晚上最后一次例行测试体温之后,便又有一个的体温呈现下降趋势,已经褪下39°。

  第二天早晨他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过来的贝思甜。

  贝斯坦并未感到惊奇,她配的药虽然不如给吴岳凯吃的那样当晚便能见效,这四五天过去,也该见效了。

  这药效还要看个人体质,像郭氏的孙子病得比较重,体质又相对一般的,见效就会慢一些。

  从昨天开始,贝思甜就开始让这两个醒过来的人吃粗粮和青菜,这对他们恢复很有帮助。

  白面馒头不是家家户户都有,但是粗粮肯定家家户户都有,这都不需要太费心思。

  到了下午的时候,贝思甜给这两个人看了一下,他们的精神状态比昨天好了很多,二十四小时体温正常稳定。

  杨五郎又给他们测了心率、呼吸频率和血压,均在正常值范围内,这意味着,两个病毒性肺炎的感染者痊愈了!

  “今天就让他们走?”杨五郎双手都有些颤抖,居然真的治好了!

  虽然在两人的体温降下来的时候便知道会好,可是真的好了,杨五郎仍旧是十分激动。

  “走吧,回家去静养,记得有痰一定要咳出来,多喝水,食物以清淡易消化为主!”贝思甜嘱咐了两个病人。

  “我到时候跟他们家里人说。”杨五郎咧嘴笑着说道。

  李梦霞站在大铁锅旁,看着自己儿子从里边走出来的时候,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进去的时候她甚至都做好了出不来的准备!

  “儿啊!”李梦霞上前抱住儿子,眼泪汹涌而至,哭的稀里哗啦,要不是杨五郎和郭氏在一旁劝着,还不知道要哭多久。

  杨五郎将贝思甜的话又重复了一边,嘱咐她务必要做到。

  “嫂子,你带着孩子走吧,做饭的事情我再找别人。”贝思甜看着一脸纠结的女人。

  李家媳妇闻言,感激地差点给贝思甜跪下。

  “贝大夫,你救了我们一家子,这孩子就是我们的命根子!”李家媳妇哭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