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68章 贝大夫(为我是天才我怕怕一万书币+)
  被那只温热的大手抓住,贝思甜心里‘咚’的一下,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轻轻撞了一下。

  再看罗旭东,依然闭着眼睛,并没有醒来。

  贝思甜轻轻挣了一下,发现他握的很近,抿了抿嘴,只得上来另一只手将其掰开。

  小心翼翼地将罗旭东的身体翻过去,再次看到那一片伤口,贝思甜依然颇感凛然。

  对马小玲说她要热水净手,要来一大盆热水,贝思甜便将外用割肉的刀备好。

  罗旭东背上化脓的地方,她需要用药棉擦下去,如果擦不下去的,便需要用到外用刀。

  罗旭东的伤口很多且大,不过化脓的地方还不算太多,贝思甜用药棉清理掉之后便干净,不需要用到外用刀。

  用酒精将伤口仔细清理了一遍,贝思甜便用药棉点沾符粉轻轻拭在上边。

  治疗这伤口的机会恐怕只有一次,所以贝思甜格外认真仔细,尽可能的将每一个位置都顾上。

  贝思甜在伤口上拭了两遍符粉,确认每一个地方都顾忌到,便用绷带缠好上半身。

  做好这些工作,贝思甜额头已经见汗,她给罗旭东用的符粉,都是外用最好的玄符化制,因此十分消耗精气神,不过对于治疗外伤也是非常有作用的。

  将东西都清理掉,贝思甜便开始制作内服的玄符,这玄符主要用来散热,治疗体内炎症的。

  三道玄符便让贝思甜露出疲惫的神色,明天罗旭东醒过来,状况便会有所好转,也不枉她忙活这一场。

  想到罗旭东深夜送参片,贝思甜便不禁莞尔,还你这个人情了!

  罗旭东侧着身体沉沉睡去,贝思甜将东西都装进袋子里一起带走了。

  在前厅遇到马小玲,贝思甜说道:“不要去打扰他,明天退烧醒过来便会没事。”

  马小玲忙点头应下,有贝思甜这句话,她倒也不用碍于颜面去看望了。

  “马助理什么时候回来?”贝思甜问了一句。

  “听说应该是后天大后天吧。”马小玲道。

  贝思甜点点头便走了,回去的时候依然做着驴车回去的,她现在精神头不太好,一点不愿意走路。

  到了家,她倒在床上便闷头大睡,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这才恢复过来。

  锅里是秦氏给她留的饭,掀开锅盖还冒着热气,她便在灶台吃了起来。

  一个猪肉炖粉条,一个虾皮炒油菜,还有点棒子面粥。

  贝思甜吃过正准备去临时隔离所看一看的时候,被秦氏叫住了。

  “小甜儿,昨天是谁的电话?咋回来累成那样?”秦氏问道。

  贝思甜倒了忘了这一点,罗旭东的事情是一定不能同他们说的,吴岳凯的事情也不好解释,和容易牵扯出罗旭东来,最好的借口,依然还是宝娘绣坊。

  “娘,宝丽姐不太舒服,我去给她看看。”贝思甜嘴上说道,心里苦笑了一下,宝丽姐,又要拉你出来挡一下了。

  这一次显然秦氏不太相信,她看着贝思甜语重心长地说道:“小甜儿,好些事你自己要掂量着来,外边的人的话不能太相信,尤其是男人的,他们有时候说出来的话,就是为了哄女人的。”

  这是啥意思啊?

  贝思甜转念便猜到了秦氏的意思,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同时也有些哭笑不得,“娘,你想到哪去了!”

  不过仔细一想,秦氏猜的也不算错,她这一次去可不就是会男人去了吗,只不过这男人,却是她名义上的丈夫,秦氏的亲儿子。

  这话题不好继续下去,贝思甜眼见秦氏一脸不信,却也不好多做解释,匆匆离开了家。

  村东头的林子以前都是很少有人来的,现在还没进林子,便能看到有人坐在那边。

  这些人不少都是家属,虽然不让进去,却不妨碍他们守在边上,看到贝思甜来,不少人都站起身来。

  “贝大夫来了。”一个人眼巴巴地看着贝思甜,打了个招呼。

  ‘贝大夫’这个称呼,已经许久没有从村民们口中说出来了,若非这一次的肺炎,大概也不会有人如此称呼她。

  这个称呼逐渐蔓延开来,一开始只有一些想要探听家里人情况的家属再叫,到这几天,在村子里也开始有人这么称呼她。

  “贝大夫,我爹怎么样了?”

  “贝大夫,我闺女退烧了吗?”

  “贝大夫……”

  “贝大夫……”

  贝思甜走过的地方,身后跟了好几个人,贝思甜耐心地一一回了,对每个病人的情况都十分清楚,这让这些家属十分欣慰,对贝思甜便多了一份信任。

  这些人一路跟到隔离所外边百米处便被猎户们拦了下来,贝思甜向前走去,看到郭氏坐在铁锅前,正在做中午饭。

  贝思甜走过去,拿出两个小纸包,对郭氏说道:“郭奶奶,这是今天的药。”

  郭氏忙在围裙上擦擦手,接了过来。

  每天即便贝思甜有不到的时候,这药肯定是会到的,郭氏灭了火,待锅里的稀饭稍稍冷却一些,才将两包药撒了进去。

  里边虽然是稀饭,但是都是贝思甜搭配好的中草药,配合着白米饭熬得稀饭粥。

  杨五郎从隔离所出来,脸上和下巴上一层胡渣子,好几天没有搭理,眼下青影也很重,不过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

  “小甜儿,醒了两个!”

  那边正在做饭的郭氏和李梦霞一听,顿时竖起了耳朵看过来。

  “村西老张醒了,老李孙子醒了!”杨五郎声音都透着轻快。

  李梦霞就是老李家的儿媳妇,闻言顿时双手捂住了嘴,眼泪立刻就冒了出来,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她儿子醒了!

  郭氏闻言也不失望,既然贝思甜能够治好别人,就肯定能治好她男人和孙子!

  “别哭了别哭了,孩子醒了你该笑才对!”郭氏对那家属媳妇说道。

  李梦霞连连点头,两手臂并用抹着眼泪,呜呜哭出声来。

  贝思甜跟着杨五郎进了隔离所。

  隔离所里,一老一小两个已经被移到了最外边的格子屋里,此刻正睁着眼睛看着房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