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67章 借东西(求月票!!)
  罗旭东后背上的伤口变成这样,贝思甜稍一想便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伤,定然是不能见光的,否则他不会放着不去治疗,而他自己够不到后背,也没办法做简单地处理,这才变成这副模样。

  “你这是找死吗!”贝思甜想明白,微微有些动容,正常人,谁可以日日夜夜忍受这种伤痛。

  幸好发现的还算及时。

  贝思甜需要药棉绷带以及热水,她知道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罗旭东受伤,她再想如何才能得到这些东西,还能不露出痕迹。

  思来想去,贝思甜都没有更好的办法,如若不知道罗旭东的身份,她自是没什么顾虑,可知道了,她便要多想一些。

  济世药房恐怕不想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

  贝思甜犹豫不得,她想了想,给罗旭东盖上被子,离开了他的房间。

  “贝姑娘,怎么样?”马小玲见贝思甜来了前厅,立刻上前问道。

  她很想知道周先生是不是感染了病毒性肺炎,当时急着救人,根本没顾上,后来想起来才觉得后怕不已,万一周先生是这病,她不是也危险了。

  “放心吧,不是肺炎,不过也是季节性变化才引起的发热,会不会转变还不知道,暂时不要再靠近那里。”贝思甜道。

  马小玲忙点头,有人接手这件事,她当然不会再去逞能。

  “贝姑娘你去哪里?”马小玲紧着问。

  她担心贝思甜走了没人看管周济人,到时候又落到她头上,虽然这可能是一次升职的机会,但是风险太大了,她不敢冒险。

  “去抓点中药。”贝思甜头也不回地说道。

  马小玲这才恍然,贝思甜是中医来着,她只是个看店的,太专业的医学知识她也不懂,周济人又是领导,她可不敢随便给开药。

  贝思甜走了之后,的确去了一趟中药房,抓了一些祛湿散热的药,开完药她没有回济世药房,而是去了四合院。

  罗旭东的身份,吴岳凯肯定是知道的。

  这时候不找他找谁!

  贝思甜找了一辆顺路的驴车过去了。

  四合院和之前一样,站岗的军人一个都不少,不过气氛再没有那么严肃。

  贝思甜丝毫不怀疑她的药会不起效,因此也不感到惊奇。

  她不意外,李学军却是吃惊意外的很。

  看到贝思甜,李学军再不复之前那般露出警惕的神色,快步迎了上来,“小贝同志,你来了,老首长一直念叨你呢!真没想到你……”

  说到这里,李学军便闭了嘴,老首长嘱咐过,这件事暂且不要说呢。

  李学军看贝思甜的眼神自是不一样了,他是真的没想到,贝思甜这么有本事,居然真的可以治好病毒性肺炎!

  贝思甜来到老首长的寝室,看到吴岳凯正坐在床上喝她留下的符水。

  “丫头来了,坐下吧,小李给倒杯水。”吴岳凯披上衣服下了床。

  “好嘞!”李学军答道。

  “老爷子,我想单独同您说两句话。”贝思甜说道。

  李学军闻言,识到退了出去,顺手带上了房门。

  吴岳凯在椅子上坐下来,看着贝思甜。

  “老爷子,这一次来是想跟您借点东西。”贝思甜说道。

  吴岳凯一愣,借东西?“你想借什么?”

  难道是家里遇到什么事情,急需要钱?

  这是吴岳凯的第一个念头,随机便盘算着能给她多少钱。

  “借我点纱布,药棉,医用消毒酒精。”贝思甜道。

  吴岳凯怔住了,“什么?”

  贝思甜只要又重复饿了一遍。

  吴岳凯大感惊奇,这些东西在外边的药店药房或是卫生所都能买到,怎么会跑到他这里来,还是用‘借’的!

  “丫头,我多问一句,你要这些干什么?”

  “给人看伤治病用的。”贝思甜笑了笑,“这个人您也认识,就是济世药房的周先生。”

  吴岳凯眼睛微微睁大,随即眯眼看着含笑的贝思甜,问道:“他就是开药店的,这些东西怎么还要跟我借。”

  “我这不是跟您亲近吗,周先生现在发热昏睡,没有他发话,他们的服务员不肯给我啊。”贝思甜半开着玩笑。

  发热昏睡?!

  吴岳凯心里发沉,这个任务不是他的,很多的细节他都不知道,罗旭东受伤,他更是不知道。

  “丫头跟我亲近我很高兴。”吴岳凯心不在焉地说了一句,除了担心罗旭东,也在想贝思甜到底知道了多少。

  毕竟她来跟他要这些东西本身就很奇怪,如若什么都不知道,定然就在济世药房自取了。

  说是服务员不肯给之类的话,吴岳凯当然不会当真。

  这些东西想要采购很是容易,喝了一盏茶的功夫,东西便都送到了,贝思甜拎着一个不小的袋子便走了。

  她刚出了门,吴岳凯就叫来他的警卫员,“你去,把丫头来这里的痕迹全部清理掉。”

  如果贝思甜知道了罗旭东的身份,那么她来这里,扫清痕迹应该就是她最大的目的,其次才是要这些东西。

  这丫头,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吴岳凯觉得**不离十,尤其是想到贝思甜的聪慧,从一些极小的细节当中就能看出蛛丝马迹,这份观察力和思考力,一般人都比不上。

  贝思甜拎着东西安心地回去,从吴岳凯的神情当中,应该是有所察觉,不管是否察觉,知道罗旭东受伤,他都会想尽办法抹掉她的痕迹。

  她不被敌人盯上,便是对罗旭东最大的保护。

  “贝姑娘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马小玲看不到棕色袋子里的是什么,不过鼻子里倒是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中药味。

  “预防万一。”贝思甜道。

  “预防好预防好!”马小玲连连点头,别到时候真的发展成病毒性肺炎,上头领导变换,他们说不定也要面临变动,更何况虽然周济人冷漠了一些,对她们这些服务员管的倒是不严。

  贝思甜进去的时候,罗旭东还没有醒,她给的麻醉剂量差不到要到晚上,一会刮掉溃烂的时候,也免得他受罪。

  贝思甜坐在床边,伸手想要掀开他的被子,刚抬手便又被那只大手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