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65章 有你电话(月票370+,继续求月票!!)
  ,最快更新八零军嫂是神医最新章节!

  这参片虽然看不出年份,但是贝思甜大概估计一下,至少也有个五六百年,不然不会对她有如此大的补益作用。

  贝思甜先去临时隔离所看了一下,虽然家属有些情绪,但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她便先行回了家,她需要给自己制作补益的玄符,不然可没办法去帮助别人。

  因为可以配合参片,贝思甜的精气神不但可以恢复到之前的程度,连喝几天还会更加充盈,所以她现在不但可以继续给罗安国治腿,也有精力给那些得了肺病的人制作符水了。

  秦氏看着贝思甜略显疲惫地回来了,在西屋稍作休息,便又去了临时隔离所。

  “这孩子,已经第二次宿在外头了。”秦氏听着大门关上的声音,喃喃说道。

  罗安国扶着柜子小心地过了地上一个凹坑,道:“找个时间你问问,这孩子本事大,不过还是太年轻了,别到时候让人给骗了。”

  两口子都觉得贝思甜怕是在外边有了喜欢的人,虽然不至于婚前发生什么,可也担心她经历的少,抵不住甜言蜜语。

  秦氏脸上出现落寞的神色,闺女一聘出去,可就没办法时常看见了。

  “你可别当着孩子露出这副模样来,这孩子重情义,咱不能牵绊住她,再者说了,你眼睛好了,我腿脚利索了,这个家也不能再束缚她了!”

  秦氏一听眼眶就红了,总感觉贝思甜这就要走了似的。

  “你看看你,这有啥可掉眼泪的。”罗安国露出好笑的神色,心里却也拧巴拧巴的难受。

  秦氏抹了抹眼泪,低头做活不再说话。

  贝思甜自己喝下符水,又闭目养了会神,便起来制作治疗肺炎的玄符。

  这个玄符与给吴岳凯治疗的当然是不同的,这个做不到一次就奏效,不过能够很好的抑制病毒蔓延,控制病情不会恶化。

  这种玄符是贝思甜斟酌之后选择的,即便之后没有再感染的病人,目前也有八个需要治疗的。

  贝思甜一个人,很难有精力同时治疗这么多人。

  贝思甜到的时候,有一个媳妇和一个老太太正情绪激动地冲着杨五郎嚷嚷。

  “你不是说可以治病吗,为什么到现在都没人给治!”那个媳妇都快要伸手去抓杨五郎了。

  老太太也扑在杨五郎跟前,“五郎,你跟婶子说句实话,到底有没有人给治?”

  “有有有,我啥时候骗过你们,你们都先别着急呢,小甜儿那不是有事吗……唉人来了人来了!”杨五郎看见贝思甜的身影,比他们还要激动,大步走了过来。

  “姑奶奶,你又去哪了,一转眼你就不见了。”杨五郎急得嘴上直长包。

  “回去配药了。”贝思甜说着便向着隔离所的房子走去。

  门口由郭建业带着几个猎户守在那里,门前五十米开外架起两口大锅,郭氏和李梦霞大多数时候都守在锅旁边。

  和杨五郎闹腾的老太太和媳妇儿也是闹着要进去被拦在门外头的,便以没人治疗发了难。

  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家里人躺在里边,未来不明,都不会很平静的。

  贝思甜还没完完全缓过来,因此不太想说话,便将这里交给了杨五郎,一个人进了房间。

  里边能够进出的只有她和杨五郎。

  贝思甜进去之后,当先看了一眼郭建业的侄子,郭明阳依然高烧,脸上坨红,头上的毛巾是杨五郎刚刚给换过的。

  八个人,只有杨五郎一个人照看,实在是忙不过来,看来还要增加照看的人手。

  贝思甜心里想着,给郭明阳喝下灌符水。

  她制作的符水只是今天的量,分别给八个人喝下,便将手里的利肺药交给杨五郎。

  “这药是我从济世药房买的,就按照济世药房的现价收钱,路费和运送费我就不要了。”贝思甜说道。

  杨五郎看见贝思甜拎了一个大的纸皮箱子,打开一看里边都是利肺的药。

  “你去镇上就是买这些药的?”杨五郎感到惊奇。

  这些药可不少钱呢,怎么也得两百多,罗二家的条件的确是好了,要不贝思甜哪里有钱先垫上。

  “嗯,这件事就交给杨叔了。”贝思甜道。

  杨五郎忙点头,他看得出贝思甜十分疲惫,比之从镇上刚回来的时候还要累,显然是配药闹得。

  “你快回去休息,剩下的一切都交给我!”杨五郎道。

  他可从来不觉得贝思甜出钱是应该理份的,所以他想着,只要有人用药,就务必把钱收了。

  “杨叔,再找两个人帮你吧,找身强体壮的,不要从家属里找,可以付工钱,如果有愿意的,先来我这里喝药。”贝思甜说道。

  杨五郎都答应下来,再次催促她回去休息。

  贝思甜回去之后,一觉便睡到第二天。

  醒过来的时候,杨五郎便带了两个人过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另外一个是十**岁的姑娘。

  这两个人身体素质都很好,血气足,平常都没怎么生过病,而且都是自愿来的。

  按照贝思甜的条件,一人一天两块钱。

  这个价格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可是不少了,不过她们照顾的是传染病人,给这个价格,也不算太高。

  “婶子家里还有些什么人?”贝思甜问那五十多岁的妇女。

  那妇女姓李,杨五郎叫她李婶。

  “就我和我老伴儿,闺女嫁出去了,儿子儿媳妇在外边打工,孩子也是他们自己看。”李婶长得面善,笑呵呵地说道。

  贝思甜又多询问了几句,她老伴儿腿脚不利落,照顾人方面自是不成问题。

  那姑娘也算是大姑娘了,之所以冒这个险挣这个钱,就是想给自己攒嫁妆,家里没多余的钱给她,有多余也不给。

  贝思甜对这两个人都挺满意的,便让她们喝了符水,让她们直接去了隔离所。

  “小甜儿,一人一天两块钱,这钱谁给啊?”杨五郎苦笑着问道。

  不等贝思甜回答,公社大喇叭忽然响起来来。

  “贝思甜!贝思甜!有你电话了啊有你电话,尽快过来接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