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64章 半夜而来(求月票!!)
  吴岳凯白天的时候醒过来两次,澳门赌博网站:可是这一次生病他消耗的太多,即便退烧了,他仍旧是昏昏沉沉地,清醒不了多久,便又会沉沉睡去。

  他嘱咐李学军,什么都不要跟上边汇报,包括贝思甜的事情。

  刘学军点头。

  贝思甜经过了一夜外加一天,依然没有醒过来,两个卫生员看了看,仍旧认为是累的。

  因为退烧了,吴岳凯不用依靠输液,晚上醒来囫囵吞枣的吃了点晚饭,心里惦记着贝思甜,却又扛不住上下眼皮打架。

  李学军将吴岳凯安顿好之后,留了人便回去睡觉了。

  半夜的时候,一道黑色的影子从四合院里边的庭院小道走过,正是罗旭东。

  在吴岳凯说贝思甜可能起疑心之后,他便利用小道来掩藏痕迹来找吴岳凯,再没光明正大上过门。

  现在他轻车熟路地过来了。

  轻轻推开贝思甜所在房间的房门,他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将门带上,站在门口看着床上躺着的人,罗旭东大步上前,静静地看着贝思甜。

  贝思甜苍白的小脸上不时闪过一抹痛苦的神色,显然因为太累,在梦中也不得安宁。

  罗旭东伸出手,用手背轻轻蹭了蹭她娇嫩的脸蛋,然后拿出一小包的东西,拆开来取出两片,轻轻捏住贝思甜的下巴,促使她张开嘴巴,将两片放进了她嘴里。

  这是他早先无意中得到的参片,人参是好人参,年份高,据说有六七百年,有人甚至用它吊住过一口气等待救援。

  罗旭东听到贝思甜晕倒,将这参片带上,悄悄进来了。

  “怎么会累成这样。”罗旭东清冷俊朗的声音喃喃响起。

  罗旭东轻轻合上贝思甜的双唇,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她娇嫩的唇瓣,他的动作一顿,忽然便觉得小腹燃气一团火焰。

  “嗯”

  床上的贝思甜眉头微微蹙起,轻轻哼了一声,罗旭东忙站起身向后退了两步,一边平息着身体内的燥热,一边找了个遮挡躲起来。

  贝思甜只是微微动了动身体,歪头便又熟睡过去。

  罗旭东放心下来,迈开长腿重新走到床边,微微垂头,贝思甜在铺洒进来的月光的映衬下,显得娇美异常。

  双唇是粉红色,只是脸颊还有些苍白。

  罗旭东看着那粉红色的唇瓣,觉得口舌有些干涩,他鬼使神差地低下头,在她的唇角印下一个吻。

  第二天清晨,吴岳凯第一个醒了过来,相比于昨天的情况,他现在才算是真正的清醒了。

  “丫头呢?”吴岳凯醒来第一句话便是问贝思甜。

  “还在昏睡呢。”陈静芝说道。

  “把衣服拿过来,我去看看她。”吴岳凯说道。

  这一次他态度十分坚决,不管卫生院和李学军如何反对,他还是出了门。

  吴岳凯穿过回廊,来到贝思甜的门前,刚要敲响,门忽然便开了。

  “老爷子,你醒了。”贝思甜看着吴岳凯,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贝思甜看上去还是有些疲惫,不过相较于昨晚却是好得到。

  嘴里的参片已经被她吃下去,衣兜里还有一小袋的参片,这是她醒来发现的。

  这参片定然不是四合院的,如果是,就没必要放进她的衣兜里。

  难道是他?

  贝思甜心里有了猜想,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进来之后给她送参片,大概也只有罗旭东了。

  除此之外,她想不出还有其他人。

  得益于这参片的关系,她才能现在就醒过来。

  扶着吴岳凯回了房间,陈静芝和田芳都让她们去休息了,房间中只剩下他们两个和李学军。

  “小贝同志,你是不是给老首长吃了你的药?”李学军问道。

  “是的。”

  李学军顿时张大了嘴巴,竟然真的是因为吃了她的药!

  “你……你……”李学军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吴岳凯见状,看了他一眼,“这件事暂时不要往外说呢。”

  李学军闻言立刻答应下来,心里却仍旧惊奇,贝思甜居然可以治疗病毒性肺炎!

  “丫头,你老实和我说,你昏迷和给我吃的药有没有关系?”吴岳凯问道。

  “有的。”贝思甜如实答道。

  吴岳凯看着贝思甜,想起了那个在青色光华中舞动双臂的姑娘,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

  不管哪是不是真的,贝思甜都不是个简单的村里女娃娃。

  “老首长……”李学军忍不住说道,“小贝同志能够治疗病毒性肺炎对大家可是一个好消息,如果我们报上去,这一次的病疫说不定就能控制住了。”

  他觉得贝思甜应该有这样的思想觉悟才对。

  吴岳凯当然知道,可是他也知道,仅仅这一次,贝思甜就昏迷了两天,还是得益于旭东那小子的参片才醒过来,如果再来一次,她年纪轻轻的,可是吃不消的。

  罗旭东半夜来看过他,他是知道的。

  “你去汇报吧,不过就说是我自愈的,可以在我的血里采样样本。”吴岳凯说道。

  李学军张了张嘴,最后泄了气。

  贝思甜并没有意外吴岳凯的举动,她就是知道老爷子不会将她豁出去的。

  “多谢老爷子。”贝思甜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吴岳凯的心意。

  浅谈了几句,吴岳凯试探性地问了几句,见贝思甜不做正面回答,便不再多问,让她早点回去,免得家里人担心。

  贝思甜临走的时候要了三个小罐子,待她收拾完东西,将小罐子重新交给吴岳凯的时候,里边已经装满符水。

  “老爷子,连续喝三天,切记!”贝思甜说道。

  吴岳凯的身子骨不好,这一次虽然在符水的帮助下退了烧,可是炎症却是没有完全下去,还需要不断的巩固。

  贝思甜说过段时间再过来,便离开了。

  吴岳凯看着三个小罐子里的清水,陷入了沉思。

  回到靠山村的时候,杨五郎已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姑奶奶,你到底去哪了,村里好几个严重的病号等着你,你再不回来,家里人都要闹起来了。”杨五郎说着就带着她去了林子里的临时隔离所。

  那些家属之所以答应隔离,便是因为杨五郎和徐主任承诺可以治疗,如今躺进去三天都没人管,自然就有人不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