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63章 温度降下来了(求月票!!)
  点灵成符后,贝思甜脸色煞白煞白的,这一次消耗的精气神比之以往哪一次都要多!

  她强撑着制成符水,已经头晕目眩,她知道必须让吴岳凯喝下去才行,如果让别人帮忙,她们未必会给老爷子喝。

  贝思甜走到床边,将吴岳凯的头垫起一些,依旧用按摩喉咙的手法促使他将整杯符水喝下去。

  待全部喝下,贝思甜紧绷的那根弦一下子就送了,手微微颤抖,再拿不住杯子。

  杯子落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立刻惊动了外边的人。

  两个卫生员忙跑进来,后边跟着李学军,一进来便看到倒在地上的贝思甜,她身下压着破碎的玻璃杯!

  三人大吃一惊,两个卫生员忙上前将人扶起,见她身前已经有了些许的血迹,那是被玻璃渣子刺破的。

  “这个贝思甜,真是!不知道要说她什么好!”李学军气急败坏的,不用想,她肯定有给老首长吃了她自制的药!

  李学军不是没想过她会怎么干,澳门赌博网站:可是老首长一直昏迷着,卫生员喂药都喂不进去,更不要说别人了,所以才放她进去,没想到她居然还有办法把药给喂下去!

  李学军现在也没办法责怪她,人都昏迷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等她醒了再说。

  “她怎么晕过去了?”李学军见两个卫生员从屋里出来,问道。

  两个卫生员算不上大夫,不过贝思甜很明显是累晕的,脱力了,只是原因是什么呢?

  她从进入吴岳凯的房间到被发现晕倒,前后也就七八分钟,这段时间她做了什么能累晕过去?!

  这真是一个让人万分费解的问题。

  李学军觉得贝思甜真是能给添乱,老首长从发热就开始昏迷一直到现在都不醒,现在又多了一个贝思甜,他真是头疼的厉害。

  昨天四合院闹哄哄的,来了一拨大夫非要将老首长给带回去,这旅途的颠簸老首长哪受得了,还是那位主治大夫打来电话,让老首长安心在这里等他。

  今天好不容易清静了,就来了这么一出戏。

  李学军有些发愁,贝思甜肯定是给老首长吃了什么东西,这件事按理来说应该是要上报的,可是贝思甜却是好心,一旦他上报,她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这件事上报了是李学军的工作,如果没上报一旦出了事,就是他的责任!

  “真是太会给人惹麻烦了!”李学军手里拿着话筒,最终啪一声放了下去,“等明天她醒了问问再说吧。”

  因为四合院一直都是李学军负责老首长的起居,所以即便军衔有几个和他同级的,却也都听他的。

  贝思甜那里李学军托其他的战友帮忙照顾,他们都知道老首长很看重贝思甜,因此都格外小心。

  两个卫生员依旧守在老首长的房间当中,每两个小时测一次体温,做好记录,等着主治大夫陶怀林的到来。

  卫生员田芳将温度计取出来,一边看一边拿起笔,在记录单上写下388,随即一怔,忙又看了温度计一眼。

  “陈姐,你来看,老首长的体温降下39了!”田芳惊喜地说道。

  陈静芝正向叱责让她小声点,闻言连忙跑了过来,拿过温度计一看,真的降下来了。

  在此之前,老首长的体温一直在395以上,最高的时候达到了40,非常吓人!

  陈静芝担心是田芳没有放好温度计,于是重新将温度计甩下去,又再给老首长测量一遍。

  测量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的确和之前的相差无几,这一下,两个人都高兴起来。

  因为晚上也要测量,陈静芝和田芳是倒班的,每两个小时测量一次是主治大夫陶怀林要求的,所以她们必须执行。

  今天晚上是田芳值班,两个小时一到,她准时给老首长测体温,这一次结果出来,她又是吃了一惊,这时候体温是382!

  又降了!

  田芳怕自己弄错了,谨慎起见,她又测量一遍,还是同样的结果。

  田芳心里好奇的很,老首长这是不是要好起来了?

  因为心里好奇,田芳一夜都没觉得太困,到了清晨和陈静芝交接前最后一次测量,老首长的体温已经恢复到正常体温。

  陈静芝听了田芳的说明,直觉得不可思议,可是结果明晃晃地摆在那里,老首长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额头和身上也不烫了,这说明他真的不烧了!

  “怎么回事?”陈静芝喃喃了一句,病毒性肺炎也是可以自己痊愈的吗?这还真是没听说过。

  闻讯赶来的李学军看了老首长的情况,心里有些恍然,老首长已经被确诊为病毒性肺炎,这种病目前根本没有自愈的情况,老首长忽然便好了,定然也不是自愈的。

  这么说来,似乎是在贝思甜来了之后,老首长的情况才有所好转。

  李学军立刻想到,难道真是因为吃了贝思甜的药?

  那么多医学专家和教授研究了好久才有所进展,贝思甜一个村里来的姑娘就轻易解决了?

  李学军觉得这个世界都不真实起来。

  贝思甜一直也没有醒,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只能让人按照上一次的方法给她家里送了信。

  “水……给我水……”一声十分虚弱的声音从床上传来,将各自出神的三个人拉回现实。

  李学军大喜,老首长醒了!

  田芳一看,忙倒了一些热水,兑上一些晾好的凉白开,将温度适宜的水递到吴岳凯嘴边。

  吴岳凯咕咚咕咚喝下大半杯的水,重新躺了下去,在李学军轻声的呼唤当中,半晌他才缓缓挣开眼睛。

  吴岳凯睁开眼睛,脑海当中忽然便出现梦中那个在青色光华中起舞的姑娘,恍然觉得这不是梦。

  “怎么回事?”吴岳凯问道。

  吴岳凯醒了,四合院就有了主心骨,李学军哽咽着将这几天的情况汇报给老首长。

  末了加了一句,告诉他贝思甜也在这里,还莫名其妙地昏迷了。

  吴岳凯一听,微微翻身,用手肘撑在床上,“那我去看看她。”

  李学军一听大惊,忙轻轻按住老首长,“老首长,这不行,你自己还没好利落呢,要是稍微染点风寒可怎么办,这还没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