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61章 专门给我的药?(四更求月票!!)
  “隔离隔离,澳门赌博网站:啥叫隔离,不就是不让接触外人吗,你们这么进进出出的,哪叫隔离啊!”郭建业是个暴脾气,对自己亲娘不能发火,对别人可不客气。

  他这忙活大半天了,又累又饿的,哪有功夫说这说那。

  李家媳妇可不管郭建业是不是恼火,她这担心儿子担心的眼睛都不敢闭上,哪会让他几句话就给打发走,反正儿子在哪她就在哪!

  郭氏和李家媳妇都跟郭建业杠上了,郭建业真是没招没招的,这要是两个老爷们在这,早就一拳一个给打跑了,偏偏一个是亲娘,另外一个还是个娘们。

  “建业哥,这咋整?”另一个猎户名叫孙二权,他闺女也开始发热了,只不过是刚开始发热,准备等明天让贝思甜看看再送过来呢。

  看见这情形,他就能想象到明天将人送过来的时候,他媳妇估计也得这样,其实他也是希望闺女身边有人照顾着的。

  “不行就是不行,还能咋整!”郭建业倔脾气上来了,就是拦着门口不让进。

  郭氏在一旁悄悄抹眼泪,李家媳妇却是不干了,直接招呼着人就要将人抬回去,可惜那些人都是村主任找来的,不听她的,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哭起来。

  郭建业被哭的脑仁子疼,赶紧挥挥手,“快快快,去把安国他儿媳妇喊过来!”

  他面对野猪都不会这么脑袋疼,面对这些就知道哭的娘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孙二权刚跑了两步,就看见贝思甜和杨五郎一块向这边走来,忙将事情都跟她说了。

  贝思甜点点头,“我知道了。”

  那媳妇看见杨五郎和贝思甜过来,哭的更厉害了,大有不让进就哭晕在这里的架势。

  贝思甜跃过那媳妇,走到郭氏的面前,轻轻握住她的手说道:“郭奶奶,思甜想请你帮个忙。”

  郭氏抹着眼泪摇头,“我知道你要让我帮啥,不就是让我走吗,我不走!”

  老太太这一次态度特别坚定。

  贝思甜笑了,“怎么会让奶奶走呢,思甜想让奶奶帮忙给里边的人做饭,就在这房子外边架锅,是比较辛苦的活儿。”

  郭氏一听睁着红肿的眼睛,“不辛苦不辛苦,只要让我留在这里就行!”

  “不过奶奶不能进去,奶奶要是被传染了,可就没人给做饭了。”贝思甜虽然是笑着,可是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郭氏知道这已经算是很大的让步了,她只要能在这地方守着他们两个人就行。

  李家媳妇在贝思甜和郭氏说话的时候就放低了音量,她不过也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而已。

  看着贝思甜跟郭老太太说完便向着自己走来,眼泪不禁又流了下来,同嚎啕大哭不同,她是真的想哭。

  “我儿子才七岁,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在这……”李家媳妇话没说完就呜咽起来。

  “嫂子别哭,你就帮着郭奶奶一起做饭吧,不过同样的不能进屋,你如果感染了,孩子也就没人看管了。”贝思甜说道。

  那媳妇抹着眼泪连连点头,只要在跟前就行!

  郭建业见贝思甜来了就将她们给解决了,也不禁佩服这小媳妇,可比他想象中要强多了。

  就这样,当天晚上就住进了三个人。

  以防万一,贝思甜还是制了符水给五个猎户和两个做饭的人。

  村里头现在一共有八个发热的人,大人孩子都有,贝思甜看过之后,其中有五个是感染了肺炎。

  到了中午,这五个人就都住进了临时隔离所。

  另外的三个人则回家休养去了。

  加上头一天晚上住进来的,一共是八个人,这里边以郭建业的侄子病得最重,贝思甜第一天便给他喝下了符水。

  不过贝思甜现在精气神不够充盈,单单靠符水恐怕还不行,这孩子比较严重。

  她安排好大概的事情,便进了镇子。

  镇子上已经开始出现死亡病例,原本热闹的大街上现在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再走,脸上都带着口罩。

  贝思甜这一次来,除了买些药,也是打算买些口罩回去的。

  她来到济世药房,马小玲正带着口罩给人拿药。

  “贝姑娘来了,你直接去后院就行。”马小玲实在没工夫带着她过去,最近这病疫一起来,很多人都来买药,利肺的药已经快要没了。

  贝思甜径自向着后院走去,看到罗旭东一如往常那样坐在窗前看报纸,她心下稍稍松了口气。

  罗旭东在贝思甜走在院子里的时候就发现了,见她好好地,一颗高悬的心稍稍下落。

  “贝姑娘来了。”罗旭东放下报纸。

  贝思甜含笑说道:“我是来买药的,有没有利肺的药?”

  看到罗旭东神情微凝,她紧接着便说道:“村里有人有了发热症状,已经在村主任的带领下隔离了,我准备给那些人看看能否配置一些药。”

  罗旭东闻言彻底放松下来,从贝思甜的话里,他知道一家人都没事。

  “我给你留了药。”罗旭东猜到贝思甜可能会需要这些药,已经提前留了出来。

  贝思甜点点头,稍稍沉默,然后拿出一个小罐子,递给罗旭东,“你把这个喝了吧,可以起到预防作用。”

  罗旭东看着她白嫩纤长的手指握着的小罐子,接了过来,嘴角划过清浅却暖意融融的笑容,“专门给我的药?”

  贝思甜被他问的微感不自在,“是的,周先生是个不错的人,这个药房还需要周先生。”

  罗旭东听她一口一个‘周先生’,笑容中的温度便降了下来。

  “贝姑娘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罗旭东似笑非笑地问道。

  “周先生以前总是帮我,现在自然也不能忘了周先生。”贝思甜回答完,却是有些怔仲。

  真正的原因应该是因为他是罗旭东,是秦氏和罗安国的儿子,将来她还要将这个家交到他的手上,自是不能让他出事。

  是这样吧……

  罗旭东看着贝思甜脸上闪过的犹豫,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猜测,嘴角微微上扬。

  他怎么有些高兴不起来呢,这种酸爽的味道,还真是从未有过。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