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58章 轰出去(一更求月票!!)
  “是肺炎。”贝思甜开了口。

  杨五郎心里一紧。

  “病毒性肺炎。”贝思甜补充了一句。

  杨五郎听到后的话面色凝重起来。

  以现在的医疗条件,澳门赌博网站:肺炎本身就不好治,如果还是病毒性肺炎……不但不好治,还传染!

  前段时间杨五郎去进药的时候就听说,最近医院和卫生所住进去好多类似的病人,被确诊病毒性肺炎的,十个里边有七个都死了!

  “啥肺炎?”郭氏在一旁接口问道。

  杨五郎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说是一种不太好的病。

  郭氏一听不太好的病,脸色就不好看了,她孙子不过就是发个烧,怎么就是啥不太好的病了。

  杨五郎一看还能不知道她想什么,农村就忌讳别人说不好,好像说了就真的不好了一样,不说好像就会没事似的。

  老两口不爱听这话,一点不着急,杨五郎却是着急了,这孩子这么耽误下去肯定不行,该怎么说服二老送孩子去医院呢。

  并不是他忘了有贝思甜在,而是这种病怕是她也没办法治。

  “先把窗户打开吧。”贝思甜说道。

  进来之所以会有闷浊的味道,是因为他们这是给孩子捂汗呢!

  病毒性肺炎分很多种,有些是有极强的传染性,吸入性气体,飞沫传染,现在室内如此闭塞,体质弱的很容易被传染上。

  杨五郎也想起了这一点,脱了鞋上炕就把窗户支起来了,老两口一看就急了。

  “五郎你干啥!还不赶紧合上,孩子要是再着凉了怎么办!”郭氏瞪着眼睛说道。

  老郭也呵斥着,一句话没说完,接连咳嗦好几声。

  贝思甜不禁看了他一眼。

  郭氏上了炕就把窗户给合上了,然后生气地推着杨五郎下炕。

  杨五郎无奈,还能跟郭氏较劲是怎么着,下了炕他就看着贝思甜,希望她能让老两口明白明白。

  “去去去,你们赶紧走吧,说些啥东西我们也听不懂,五郎你要是这样,我们宁愿去邻村找大夫,哪有孩子发着烧你开窗户的!”郭氏气道。

  “可不是……咳咳咳,可不能这样,五郎我们这么信任你……咳咳咳,挺大人了你咋能听小丫头的!”老郭说的越急,咳嗽的越是厉害。

  “老头子说的是,你与其在这说这说那,不如给你叔拿点止咳的药饼儿!”郭氏没好气地说道。

  “止咳药不管用的。”贝思甜忽然开口,“郭爷爷被传染了。”

  杨五郎听的一惊,忙看过去,“叔有没有发烧?”

  “发啥烧发啥烧,老头子好着呢,我这是抽烟抽得咳嗽!净跟那胡说八道!”老郭不高兴地说道。

  这小丫头不但咒他孙子,还咒他!

  岁数大了,就怕人说不好!

  “行了行了,你们赶紧走吧,老头子……咳咳咳,还要歇着呢!”老郭辈分大,说轰人就轰人。

  两个人哪里会和两个老人争执,力气都不敢用大了,就这么被郭氏给推了出来。

  站在门口,杨五郎愁眉苦脸的,除了担心郭明阳,还担心这病传染开来可怎么办。

  杨五郎一开始听见传闻没太当回事,觉得离自己远着呢,没想到村里头就有人染了这种病,偏偏染病的人家还不懂,一旦蔓延开来,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小甜儿,咱们得想个办法!”杨五郎虽然明白贝思甜知道这病的严重性,可是还是将自己的所闻都说了。

  “那些被确诊为病毒性肺炎的,十个里边死了七个,这是前段日子镇上的卫生所的事情,我刚开始还没怎么重视,没想到这就蔓延到身边了!”

  贝思甜哪里会不知道这病的厉害,上辈子她便遇到过这种病疫,虽然没有瘟疫那么可怕,可是却也弄得人心惶惶,一般的大夫根本治不了,御医连门都不出,就紧守皇宫,最后不得已,还是师父发出了话,希望各地玄医能够广施援手。

  师父在玄医当中很有些威望,他开了口,便又不少隐退的老玄医出来,可玄医数量太少,那一次病疫虽然控制住了,却也死了很多的人!

  这个世界的医学虽然发达了很多,但是对上这种病疫,也是很麻烦的。

  贝思甜对这个世界的医学水平了解的不多,不知道面对这种病疫这里的人会如何防备。

  “我们去找郭家老大!”贝思甜说道。

  杨五郎一听眼睛便亮了起来,郭建业是个明白人,跟他说肯定行。

  郭建业的家离这里不远,就隔了一条村道,杨五郎二人去的时候,郭建业没在家,建业媳妇说他进山了。

  杨五郎顿时苦笑起来,屋漏偏逢连夜雨,村里的猎户一进山,怎么也要一两天的时间,他等的了,郭明阳等不了!

  “昨天去的,估计晚上之前能回来。”建业媳妇不知道他们来干啥的,补充了一句。

  “哎呦我说姐姐,你说话别大喘气行不!”杨五郎一捂额头。

  “到底咋的啦,火烧火燎的!”建业媳妇伸手在围裙上摸了摸手,准备给二人倒杯水。

  “别倒了别倒了,我们这就走,要是建业回来让他去罗二家,人命关天的事情,要是耽误了,小阳就没命了!”杨五郎说道。

  建业媳妇一听脸上变了颜色,连说没问题。

  离开郭建业家,贝思甜一路都没有说话,杨五郎也是愁眉苦脸的,他以前听说过,有些病疫要是严重了,一个村的人都可能会没命!

  他现在都有心让老婆孩子先去躲一躲。

  “杨叔,我给你一副药,你让家里人都喝下。”贝思甜忽然说道。

  杨五郎一听大喜,“行行,小甜儿的药最管用了!”

  贝思甜进了门,让杨五郎去东屋坐一坐,将事情说给罗安国和秦氏,便独自一个人去了西屋。

  病毒性肺炎不是没办法治,只是需要耗费的精气神太大,大范围施药的话,她根本吃不消,治疗罗安国腿的事情也会停滞下来,偏偏现在是不能停下来的。

  贝思甜点灵成符,很快便化成符水,将四个小罐子交给杨五郎的时候,嘱咐他不要兑水,就这么喝下去。

  杨五郎不再耽搁,先把这药给家里人喝下再说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