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56章 高烧不退(求月票!!)
  贝思思的脸上全是抓痕,一道子一道子的红印,她的眼泪一过,那叫一个疼!

  不远处杜春梅和一个壮实的女人扭打在一起,可她哪里是这女人的对手,一把被薅住头发,啪啪啪被接连扇了好几个嘴巴!

  “张三山,你个丧良心的,你骗我闺女啊!你有媳妇孩子还来骗我闺女!”杜春梅被打的脸都肿了,看着张三山在一旁也不说赶紧拉开,便哭喊起来。

  贝思思都吓坏了,哪里见过这场景,看见亲娘在那被扇嘴巴,转头看见张三山又是着急又是跺脚,就是不上前,忙跑过去抱住他的胳膊。

  “山哥,救救我娘!”贝思思哭的梨花带雨,可是脸上可怖的红道子,却是影响了美感。

  张三山现在也没心思去看贝思思,就算他对现在的媳妇腻歪了,可到底有好几年了,两个人又有两个儿子,总不会真的为了一个情人离婚,以前他外边也有多面‘彩旗’,可到底没被发现过,谁想到这一次居然被抓个正着!

  张三山也怕闹得太大,现在这街道上就围了好多看热闹的了,他也是要脸的人,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去拉架。

  可想而知,他那个彪悍的媳妇回身就要给他一巴掌,被他抓住手腕子。

  “杏梅,你误会了,你听我解释,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回家,先回家好好说好不好!”

  张三山一边说着一边去拉两个人,连说带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两个人拉开。

  杜春梅疼的眼泪直往下掉,看着那壮实女人手里还攥着自己的一股头发,就觉得头皮疼!

  “张三山,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们母女两个一个解释,咱们没完!”杜春梅指着张三山说道。

  ‘娘~呜呜……’贝思思看见两人分开了,小跑着跑过去,抱住了杜春梅的胳膊,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羞人恼人丢人的地方。

  张三山听见杜春梅的话,回头冷冷看了她一眼,“解释什么?我骗你闺女什么了?是我朋友托付我帮着你们在青州镇找个落脚的地方,你们反而讹上我了,我早就说过我有家室,你还教唆你闺女缠着我!”

  三山媳妇一听,甩开张三山又想上去薅杜春梅,杜春梅连忙向后退了几步,张三山也是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她。

  “杏梅,你别激动,我回家好好跟你解释,你真的误会我了!”张三山再不理会杜春梅母女,看也没看贝思思一眼,拉着媳妇叫着儿子赶紧走了。

  他们走的快,就剩下杜春梅母女,哪里还敢在街上,忙上了二楼将门锁了。

  锁上门以后,杜春梅喘了两口气,坐在架子床上,低声道:“幸好还没成事儿!”

  站在一边的贝思思身体一抖,头低的更低了。

  杜春梅一看,眼睛一瞪,上前拉住贝思思的胳膊,“你心虚什么!说,你俩是不是成事儿了?”

  贝思思顿时呜呜哭了起来。

  杜春梅一看这样,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她天天在跟前守着,没想到这丫头还是这么胆大妄为。

  “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杜春梅气的身体发颤,给了她后背一巴掌。

  贝思思哭着说道:“就前两天……”

  “在哪!”

  贝思思哭着不说话。

  “说!”杜春梅低喝一声。

  贝思思身体一抖,呜呜了两声,低声说道:“我也不知道在哪,他带我去的,是一片林子……”

  杜春梅一听差点没晕过去,张三山这人渣,居然还是把人给骗到手了!

  想到贝思思被人骗了去野战,杜春梅气急,上前冲着她胳膊狠狠打了两巴掌,打的贝思思哇哇哭起来。

  “我说没说不能成事儿,说没说!说没说!”杜春梅追着贝思思一顿狠揍。

  可是再揍也无济于事,现在该想想怎么办才行。

  张三山有了家室的事情她们早就知道,杜春梅一直觉得这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她家思思才多大,肯定能把人撬过来,可是今天一看这样,显然贝思思还没能将人完全勾住。

  这一天对杜春梅母女来说是一场灾难,闺女被骗了身子不说,恐怕落脚的地方也要没了。

  正在家里专心给罗安国治腿的贝思甜不知道青州镇上的热闹,上一次进山采的药发挥了很大的效用,罗安国的腿每一天都有新的进展。

  如此一来,罗安国很快就能自己走路了,等到把房子盖起来,她就准备离开了。

  至于去哪里,贝思甜还没有一个规划,想着如果真的能够成为军医,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件事最好能再问一问老爷子,如果不行的话,她也好尽早做其他的计划。

  进入五月,天气渐渐热起来,早晚温差很大,村里又有不少人开始感冒发烧了。

  罗二家依然没有一个病号。

  自从贝思甜救了刘春雨她娘以后,她在村子里便有了一些名声,不过因为之前的名声,怀疑的人更多一些。

  这天杨五郎背着药箱来了罗二家。

  “杨叔怎么还有空来我家串门。”贝思甜笑着端上一杯水。

  杨五郎咕咚咕咚喝下一杯水,放下水杯看了站在柜子前的罗安国一眼,这才说道:“这不是刚去给老郭家那孩子输完液,顺道就过来了。”

  看到罗安国能站起来走路了,杨五郎刚开始虽然惊讶,可是却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

  他前段时间来的时候,罗安国还得让人扶着走呢,刚才来的时候,却是看见他自己在院子里亦步亦趋地走着,虽然走的慢而且颤颤悠悠的,可却是没让人扶着,自己也没扶着东西。

  对于贝思甜,他是从心底里服气的!

  “小甜儿,老郭家那孩子,已经连续高烧一个星期了,吃什么药都不退烧,你说会是啥毛病?”杨五郎问贝思甜。

  “高烧到什么程度?还有什么其他的症状?”

  “我现在天天去,一量体温就是39°40°的,还老是咳嗽,前几天打针不见效果,这两天不是开始输液了吗,我觉得那孩子体内肯定有炎症,要不不能退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