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51章 眉毛不对劲
  贝思甜这几天和周济人朝夕相处,知道他是一个十分警觉的人,外边的狼犬稍稍有些动静,他就会醒来,所以这时候她不敢一直盯着他看。

  不过因为凑近了看,那眉毛十分明显,便是上边的一块多出了一层青色。

  那是新长出来的眉毛!

  贝思甜心里扑通扑通直跳,想起上一次在四合院见到周济人的事情,头天晚上和第二天早晨看到的周济人便有些不同,那时候他的眉宇有些红肿,她当时就怀疑过他在眉毛上动过手脚。

  如今看来,果然是这样!

  贝思甜屏住了呼吸,总觉得自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虽然告诉自己这和她没关系,不要再继续深入探寻,可是却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驱使着她,让她继续探寻下去。

  贝思甜看着那层青色,抬起手凌空掩住两边下垂的眉毛,如果按照那青影的走向,他的眉毛应该是这样的!

  凌空虚掩住下垂的眉尾,贝思甜忽然便觉得似乎有些眼熟,难道周济人原本的样子,她见过?

  贝思甜的目光不由落在那两撇胡子上,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她便觉得这两撇小胡子有些违和,当时也只是随便想了一下。

  贝思甜再次伸手,用一根手指凌空掩住了那两撇小胡子。

  掩住之后,贝思甜更加觉得眼熟了,而且她在心里暗自描绘了一下,如果按照那层青影重新描绘周济人,再去除掉这两撇胡子,他的样子要比现在端正的多!

  只是在心里描绘,总是有些差强人意,贝思甜捡起一根纤细的树枝,轻轻在地上画起来。

  她落笔很轻,担心惊到周济人。

  贝思甜的绘画水平还是相当的可以的,至少在人物描绘上很不错,所以当她重新画出周济人之后,她便是心头一悸,她真的见过周济人!

  贝思甜仔细看地上的画,心头大震,脑海中不由地想到见过的那张彩色照片。

  她的记忆原本就好,又是第一次见到彩色照片,自然记住了照片上的人。

  周济人……竟然是死去的罗旭东!

  “贝姑娘。”

  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贝思甜一惊,手上一扫,将地面上的画扫没了。

  周济人睁开眼睛看着贝思甜,直看的贝思甜有些心虚。

  “吵醒你了?”贝思甜淡淡一笑,强作镇定。

  “你在做什么?”

  “睡不着,胡乱画些草药,这些东西要时常温习,不然也是会忘得。”

  周济人盯着贝思甜,总觉得她似乎有些不对劲,可是从她的神态上,却又看不出什么。

  “早点睡吧,明天一早要起的。”周济人说完,便侧身睡了。

  他是否真的睡着,贝思甜不得而知,她却是再也无法入睡,脑海中一幕幕,一场场的在脑海当中闪现,最后连成整个事情。

  罗旭东没死,而且也不是临阵脱逃的逃兵,贝思甜想到他去四合院的种种,可以肯定,他依然是个军人!

  这样一来,周济人种种不可理解的事情便都能理解了!

  周济人,也就是罗旭东,肯定是在执行任务,这才假死脱身!

  贝思甜也可以肯定,秦氏和罗安国必定不知道这件事,连同父母都要瞒了的,肯定不是一般的任务!

  贝思甜将这些事情捋清了以后,却是大大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罗旭东都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和自己的丈夫有了‘肌肤之亲’实在不算什么,她便能卸下这重重的心理负担了。

  想到以前和罗旭东相谈甚欢的场面,贝思甜心里不禁感慨万千,她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同罗旭东相知相识!

  她的脑海当中,不禁闪现出‘缘分’二字。

  想到这里,她忽然想到罗旭东之前总是打听她家里的事情,想必他是认出了自己。

  是什么时候认出来的……

  贝思甜稍作回忆,便想到了那个挎包,他说过,他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挎包,而马建国却说,他是海外归来的华侨,家里不可能有当兵的。

  原来是在那时候。

  也难怪几次找他买药的时候,他会紧张。

  看样子罗旭东根本没有同家里取得任何联系,甚至说,‘罗旭东’这几年是真的‘死了’,代替他活着的,是周济人。

  所以他不能打探自己家的情况,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家里的变故。

  因为周济人真正的身份揭晓,很多事情贝思甜在心里便捋清了,心里清楚之后,困意上涌,迷迷糊糊便睡着了。

  清晨醒来,她便闻到了诱人的香气,出了山洞便看到周济人在溪边烤鱼。

  她走到溪边简单洗漱一下,便有一条香喷喷的烤鱼递到她手上。

  “谢谢。”贝思甜笑着接过来。

  自从知道他是罗旭东之后,她心里便没有了那层隔阂,不过考虑到他的周围可能潜伏的危机,贝思甜并不打算同他相认。

  此刻罗旭东在她心里的印象改变了不少,为家国而做出如此之大的牺牲,罗旭东在精神和品质上便上升了一个层次,让她佩服。

  “昨晚睡的如何?”罗旭东笑问。

  “还好。”

  “还好?”罗旭东看着她的黑眼圈,很想问问昨天晚上她怎么了,可是没有立场,他也不能贸然想问。

  贝思甜微微一笑,“我们往回走吧。”

  回去因为不用再找寻草药,所以速度非常快,第二天傍晚就到了周田的地盘上。

  这边狼犬非常熟悉,更加不用担心有什么危险。

  周田煮了一锅热汤给他们喝,期间时不时地看一眼罗旭东。

  罗旭东看过去,周田便笑了,“朋友有些面善啊。”

  “是吗?”

  “哈哈,和我们村的一个小子有些相似,不过年龄差太多。”周田笑着说道。

  贝思甜和罗旭东一听,心里都是咯噔一下,周田离开人群这么久,竟然还记得罗旭东少年时的样子,不仅如此,第一面就察觉了相似。

  怪不得罗旭东不敢回村!

  他改变的只是眉毛,加上点胡子,年龄也有了差别,不过若是十分熟悉的人,还是能看出什么。

  若是秦氏和罗安国在这里,怕是一眼就能认出他们的儿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