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46章 各自疑惑(求月票!!)
  蓦然听到人的声音,贝思甜一怔,寻声望去,陡然间睁大了眼睛,便看到一身利落装束的周济人从林子里走出来。

  “你怎么在这里?”贝思甜十分惊异。

  周济人看到贝思甜站在十头狼犬中间,也是同样惊异,是他将狍子逼过来引走狼群的。

  总觉得贝思甜总会给他意外,现在也不例外,有谁见过一群大狼犬护着一个人类的!

  而且这些大狼犬训练有素,丝毫不亚于军犬,这也是让罗旭东惊奇的地方。

  “先离开这里再说。”罗旭东向着贝思甜招了招手,并未轻易靠近那群不太友好的狼犬。

  贝思甜轻轻拍了拍母狼犬大灰的脑袋,越出狼犬群,来到周济人身边。

  她已经猜到那几头狍子是他弄过来的。

  两人十犬很快便离开了原地。

  一边走,贝思甜一边疑惑,他刚出现的时候说话的声音,似乎和现在的不同!

  若是没有第一声的对比,她还听不出现在声音的异样,似乎有些故意压低声音,来显得低沉。

  她抬头注意了一下他的面容,想起那一次在吴岳凯的四合院发现的异样。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脚下不停,很快便走出去十多里地。

  贝思甜惊讶于他良好的体力,他一个有钱有地位的老板,居然脸不红气不喘地快速走了这么远!

  而罗旭东却也在惊奇她的体能,在路上他就一直在观察贝思甜,想着若是她撑不住了,就背上她离开,可是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贝思甜的脸颊只是微红,多了几分俏丽,气息十分平稳。

  两个人谁也没说出自己的疑惑,走到一个高坡上,才停下来稍作休息。

  二人都各自带着水,喝了点水,便坐在一块大石上,贝思甜当先开了口。

  “周先生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看到他短靴长裤,一身干练的装束,将他一米八几的身高衬托的愈加修长健硕。

  单看这颀长健朗的身体,定然会觉得是个模样英俊的男人,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周济人其貌不扬的脸上,那两撇小胡子有些碍眼,下巴上续的胡子虽然不明显,却也不好看。

  “来踏青的。”周济人道。

  踏青!

  贝思甜了然地点点头,一脸不信的表情。

  “你来这里做什么?”周济人看着那双璀璨的眸子问道。

  知道她被狼群围住的时候,他的心差点没跳出来,这姑娘,胆子实在是大,就算几个男人面对那番场景,也做不到面不改色,而她明明已经束手无策了,脸上依然没有出现惊慌失措的神情。

  有什么是可以真正影响到她情绪的呢?

  周济人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贝思甜想着。

  “采药。”贝思甜说道。

  “这个季节这么危险,偏偏选在这时候。”周济人微微蹙眉。

  “药也是有季节性的,过了这个季节,有些药就没有了。”

  话题到这里,两个人稍稍沉默了一下,便都没有继续顺着这个问题说下去。

  谁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像是来到这大山中,州近日恩定然不是为了踏青,而贝思甜,也不是因为应季节而采摘草药。

  贝思甜心中微有些惋惜,明明和周济人聊得很来,却偏偏因为这许多的隔阂和其他种种原因,没办法畅所欲言。

  “那狍子是周先生引过来的?”贝思甜问道,虽然心里猜到是他了,可是还是想确认一下。

  “正好附近有几头,便引过来吸引狼群。”

  周济人说的轻描淡写,可是贝思甜却是知道定然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狍子总是被人称呼为傻狍子,可事实上这种动物十分聪明警觉,动作灵活蹄子上的力道还大,只靠脑子或是只靠蛮力都没办法逼着它们往狼群里跑。

  贝思甜想不到,周济人一个做生意的人,能够短时间内轻易便将狼群引走了。

  他可不是个简单人物!

  “大恩不言谢,周先生这一次救了我的命,将来若有用得到我的地方,还请尽管说!”

  怀疑归怀疑,周济人救了她的命是事实,贝思甜绝对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周济人则被贝思甜这一副‘江湖口吻’说的笑起来,“贝姑娘想要报答我,现在就可以。”

  贝思甜心里微顿,心里迅速盘算着,这人该不会在这个时候趁人之危吧!

  这里荒山野岭,怕是几天都不会见到一个人,这种地方……

  若是那样,却是不能答应他了!

  周济人见状莞尔,“贝姑娘可是在想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贝思甜见他眼底闪过一抹戏谑,不由地脸上一红,便知道自己想歪了,忙掩饰地轻咳一声,“周先生在说什么,什么是不得了的事情,我只是在想你会提出什么要求而已。”

  周济人见贝思甜娇俏的模样,眸光幽深起来,脸上淡淡的笑容微凝。

  贝思甜掩饰了心中的尴尬,转过头来便看到周济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那双眸子深不见底,带着让她不安的因素,打乱了她心跳的节奏。

  对上这样一双让她感到不安的眼睛,贝思甜总觉得有些不妥,可是她偏偏又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种局面。

  “周先生……周先生这就打算回去了吗?”

  贝思甜想打破这莫名其妙的古怪气氛,说完了,却又发觉越说越不对劲,这话怎么听怎么觉得似乎是在挽留他一般!

  “我的意思是……”

  “既然贝姑娘挽留,我就同你一路,正好我也想见识一番这大山。”周济人说完,便向前走去。

  看着周济人从自己身前走过,贝思甜张了张嘴,从不吃亏的她,此刻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应该说,她是败给了他的脸皮!

  在她的眼里,那张其貌不扬,有着两撇不和谐小胡子的脸似乎变得陌生起来,怎么都和那个济世药房的大老板联系不上!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又总觉得那张脸并非陌生的彻底,这种感觉很奇妙,却又有些不知所云。

  每当产生这种感觉的时候,那种违和感便又生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