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39章 治腿(求月票!!)
  李学军苦着一张脸看着吴岳凯,显然他这么不讲道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贝思甜才不管什么制度不制度,只要吴岳凯肯用,她就肯做。

  年前给吴岳凯的膏药,是用来养血活血,舒筋活络,能理气止痛,驱寒祛湿,里边不仅加了各种中草药,还有她特质的玄符。

  所以三贴下去,吴岳凯半个月都没有感到腿寒腿僵,也没有疼痛感。

  这药效对于贝思甜来说还是短了一些,因为她制作的比较匆忙,再加上那时候的精气神没有现在充盈,若是现在做,至少可以延长到二十多天。

  贝思甜无视李学军直勾勾的目光,将早已准备好的三贴膏药给了吴岳凯。

  “老爷子,还是连续三天。”贝思甜说着,看了李学军一眼,大概是他的目光充满了实质性,又补充了一句,“放心吧,这个不是单纯止痛的膏药,同市面上卖的止痛祛湿膏药不同,即便有副作用,也是非常小的,可以长期使用。”

  大部分的中草药副作用,都被其中的符粉中和掉了,剩下的小部分是目前来说没办法中和的。

  李学军当然不相信,就是全国最好的中医他们都看过,更何况还有老首长专属的主治医生,那可不是一般的医生,那是……

  连那位奇人都没办法做到的事情,一个山村的姑娘用自制的膏药能做到?

  之后贝思甜和吴岳凯又交流了一番书法,这段时间贝思甜有些进益,只是进步非常小。

  到了她这样的水平,想要再进步就很难了。

  后来吴岳凯露出明显的疲惫之意,澳门赌博网站:贝思甜便告辞离开了,她边向外走边想,老爷子的身体,比之年前还要差了许多。

  这样的身体,为什么还不荣归故里,安心修养?

  她看得出老爷子有这个意思,可似乎部队里不放人。

  身后传来快速的脚步声,贝思甜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李学军追上来了,她停下脚步,转过身等着他过来。

  “小贝同志!”李学军跑了过来,有些生气,“你能不能不要再给老首长药了,老首长的身体可不是试验品,你知道你这样做,如果让部队里知道,会怎么处置你吗!”

  “试验品?这是谁的定论?”贝思甜问道。

  李学军一滞,“你并不是个正规的大夫,只是村里的大夫,恐怕连行医资格都没有吧,这样不是把老首长当做试验品是什么!”

  行医资格,这的确是个问题。

  上辈子有玄医印在手,这辈子即便有,谁又认得?更何况她也没有。

  “小李同志,你是受过教育的人,说话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试验品这种只是你自己的妄想和猜测,不要强加给别人。”

  李学军瞪着眼睛说道:“你不要一直揪着这一点不放,老首长的身体本身就不好,你再胡乱用药,到时候状况会更糟!”

  看来吴岳凯的身体状况,部队是知道的。

  “就是知道老爷子身体状况越来越糟,我才忍不住的。”贝思甜蹙眉。

  李学军见她不肯听劝,更加生气道:“你再这样,我就将你的行为告诉上头!到时候处罚可是非常可怕的!”

  这一点他倒是没有危言耸听。

  贝思甜却没有被吓到,淡淡一笑,“我现在就回去,将你恐吓我的事情,告诉老爷子。”说着,她就要往回走。

  李学军一看就急了,他忙拉住贝思甜,又觉得这样不合适,连忙放开她,气的脸红脖子粗的。

  “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呢!”

  贝思甜停下来看着他,表情认真而恳切,“小李同志,你对老爷子的心我知道,你是个认真负责任的好同志,这样好了,老爷子不是有主治大夫吗,你让主治大夫来看一看我的膏药,如果没问题,就先用着,我和你一样,不忍心看到老爷子天天被病痛折磨着。”

  李学军被她的好话一说,脸色才缓和一些,听见她的办法,也觉得是个好办法,老首长很听主治大夫的,如果主治大夫说不行,想必老首长也不会再不讲理了。

  和李学军达成一致,贝思甜便走了。

  贝思甜回去还有重要的事情,万物复苏,此刻正是给罗安国治疗腿疾的时候。

  经过一个冬天的养护,罗安国的双腿已经不像之前那般细的的跟胳膊似的。

  这得益于贝思甜的基础治疗,也得益于秦氏每天都带着罗安国做康复运动。

  回去之后,贝思甜当先看了一眼罗安国的双腿。

  罗安国听之任之,每天都用舒筋活血的膏药,可惜仍旧是没什么知觉。

  其实他有心劝贝思甜不要再忙活了,这腿和老婆子的眼睛还不一样,她那是让人害的,可他这却是实实在在地瘫了。

  “小甜儿……”罗安国见贝思甜将他的裤腿放下来,张嘴说道。

  贝思甜点点头,“爸,接下来估计要比较辛苦,要有心理准备。”说完,她便去了西屋。

  比较辛苦?

  罗安国想不到什么能比秦氏和贝思甜还辛苦的,秦氏上下午各两次架着他在地上溜达,他几乎自己迈不了腿,还得罗安平帮忙,可即便这样,秦氏却是整整坚持了一个冬天。

  罗安国问她为什么对一件没有希望的事情这样执着,秦氏反倒有些讶异,“小甜儿说能治好啊。”

  罗安国心里暖烘烘的,不管是因为秦氏对贝思甜的信任,还是对他的感情,就因为一句话,秦氏坚持了这么久!

  贝思甜回西屋以后,这边秦氏便开始给罗安国捏腿,按照贝思甜教给她的手法,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按摩,这个时间可比架着他在地上溜达还要长,而且还要花费力气。

  每次按摩完了,秦氏都是一身的汗,胳膊都是酸痛无比。

  到了晚上,贝思甜将油灯点上,开始过银针。

  这银针还是去年救治春雨她娘之后,去邻村买的。青州镇上没有上好的银针,反倒是那邻村的银针倒是勉强能够用顺手。

  今晚就开始给罗安国施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