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37章 拜年(求月票!!)
  既然周济人冯运章以及张宝丽都不在青州镇过年,贝思甜倒也不用去考虑回什么礼,等他们回来再说好了。

  大年三十儿这一天,罗二家一家早早地就起床,就连罗安平都撸起袖子准备帮忙。

  今天要干的事情很多,幸好秦氏眼睛好了,现在是个全乎人,又是家里的主力,和贝思甜一起,倒也不觉得什么。

  早晨起来,贝思甜就将各种馅儿都喂好了,放在一边,又将藕切成连着的两片,然后将青椒中间清空了,这些都放在一边。

  馅儿喂好之后就开始团丸子,这些剁碎的牛肉馅儿里和着一些切碎的大葱,再加上一些葱姜蒜的沫儿,又倒了点香油,光是看着都香!

  贝思甜自己买了一桶大豆油,张宝丽又送了一桶,即便是这样,秦氏看着她将那么多油倒进锅里用来炸丸子,就心疼的了脸都皱在一起。

  贝思甜见状笑道:“娘,以后咱都吃大豆油。”

  用肥猪肉炼出来的油到底不健康,味道也不好,自然没有植物油健康味道好。

  即便贝思甜这么说,秦氏还是心疼的不行,干脆去干别的事儿了。

  罗安国看着两大一小进进出出忙里忙外,里屋外屋都飘着香味,他不禁露出满足的神色。

  现在这副场景,他已经多少年没见过了。

  如果他的腿能好了,加入进去,那人生足矣。

  牛肉丸子炸好以后,便将夹着猪肉馅的藕合放进锅里继续炸,青椒中也包上肉馅,放在锅里蒸。

  中午贝思甜做了一顿冬瓜丸子汤,四个人喝的十分满足。

  这一忙活,就到了傍晚,基本上该做的都做完了,就等着晚上守岁了。

  按理来说,即便是分家了,家里有老人,也应该一起过去守岁,可是经过那件事以后,罗安国对他的老娘彻底失望了,便借口说不方便,没过去。

  晚饭的时候,贝思甜又炒了一个油麦菜,又将炖好的鸡汤乘出来,都摆在炕桌上,一大桌子的好菜,让四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罗二家近些年来肚子里的油水太少,所以贝思甜这一次弄的大多数都是荤菜。

  吃过晚饭,秦氏和贝思甜便围着炕桌开始包饺子了。

  每个地区的习俗是不同的,靠山村这边,都是半夜过年关的时候吃饺子,有些地方是早晨起来吃饺子。

  贝思甜上辈子就是早晨起来吃饺子。

  入乡随俗,贝思甜当然不会刻意去改变什么,包好了饺子,就等着十二点鞭炮声一起,便准备下锅吃了。

  罗安平是最为兴奋的,好多年没过这样的一个幸福年了,贝思甜从镇子上回来的时候,还给他买了小鞭炮,左手兜里是一把鞭炮,右手兜里是火柴,走到哪点一个扔地上,可好玩了!

  夜半钟声,靠山村靠的不是钟声,而是巨大的鞭炮声,罗安平在院子里跟着凑热闹点鞭炮,贝思甜在外屋煮着饺子。

  今天难得的,大家都穿上了新棉袄,彰显着新年新气象!

  四口人吃了一个非常满足的饺子,便开始扛不住,准备睡觉了。

  人睡了,但是灯不能关,这是讲究,三十儿晚上,灯要亮一夜。

  因为这边的饺子都是过年关的时候吃,所以初一上午基本上都在补觉,临近十点多,才开始有人陆续出来走动。

  十点多的时候,罗安国和秦氏也都醒了过来,穿戴好衣服,贝思甜已经简单地做了点饭。

  中午饭是要去大伯家吃的,所以吃了点东西之后,秦氏便开始准备东西。

  秦氏脸上神情淡淡的,每次过去,她基本上都是带着一肚子的气回来,她是打从心底里不愿意去。

  罗安国的兴致也是不高,可是却不得不过去,谁让还有个老娘在呢。

  秦氏将酱好的两个猪蹄子带上,另外带了一包点心,十来个鸡蛋,还有几斤猪肉。

  该有的礼数她都不会少的,可是这些好东西,吃在秦红梅和罗老太太的嘴里,她就觉得浪费。

  秦红梅背起罗安国,后边跟着贝思甜和罗安平,四个人一起去了老家儿。

  他们到的时候,罗爱国和罗老太太也都刚起,现在秦红梅在家没什么地位,起的和白金凤一样早,跟着一块干活。

  秦红梅看见这一家子来了,脸上一点笑模样都没有,倒是看见他们手里拎着的东西,表情才松了松。

  “叔,婶,你们来了,屋里边坐,炕烧的可热乎了。”白金凤背上背着奶娃娃,手里举着铲子,笑着说道。

  “小心着点,别把油星子溅到孩子脸上!”秦红梅忽然沉着脸喝道。

  这个家里,她也就敢对白金凤嚷嚷了,不过现在白金凤也不像以前似的那样被她吃的死死的。

  听见秦红梅的话,白金凤知道她是找茬呢,脸上笑容敛了敛,火刚烧上,油还没倒进锅里呢,哪来的油星子。

  秦氏等人也都知道,就因为白金凤对他们露出笑脸,就挨了骂。

  没搭理秦红梅,四个人进了屋。

  罗老太太正坐在炕上叠被子,屋里头还有一股子味道,睡了一夜没通风的味道。

  贝思甜默默退了出去。

  待东西屋都打开窗户,罗爱国也收拾妥当,来到了东屋。

  这边东西边各有两间屋子,东屋正屋是罗老太太睡得,再往东没人住,现在堆放一些杂物,西屋正屋是秦红梅和罗爱国睡得,再往西则是白金凤和罗旭强两口带着两个孩子住的。

  东屋柜子上摆放着一个个红盘子,都是画着大红富贵牡丹的铁盘,上边摆放着瓜子花生还有糖和水果四样。

  瓜子花生都是自己炒的,糖是供销社常见的酸三色,盘子里只剩下一点,早晨起来还没来得及续。

  不过秦氏知道,一般初一他们都不续满,因为怕他们过来吃嘴。

  “平安,过来,奶给你糖吃。”罗老太太从柜子上抓了几块糖递给罗安平。

  罗安平摇了摇头,“奶我不吃。”

  “咋不吃呢,你这一年到头也吃不上一块糖。”罗老太太手仍旧抬着。

  “奶我不想吃。”罗安平不接。

  罗老太太微微沉脸,“这孩子,奶给你,你就拿着!”

  罗安平只得拿在手里,他现在的小兜里有比酸三色更好的糖,自然看不上这个。

  罗安国被放在东屋炕上,有一句每一句的和罗老太太说起话来,罗爱国进来之后,气氛倒是热络了许多。

  秦氏和贝思甜出去帮忙去了,若是按照以往,秦红梅肯定就闪开了,可是现在她不敢啊。

  自从那件事之后,罗爱国都不跟她说话,以前睡觉在西屋和她一块睡,可是现在他却将东屋小屋收拾出来,自己去那睡了!

  秦红梅又是哭又是求也不管用,后来自己就想明白了,总归还是两口子,早晚有回心转意的一天。

  所以她现在敛了性子,家里除了骂骂白金凤,其余的说话声量都小了。

  贝思甜说是来帮忙,可是站在一边根本没有动手的打算。

  秦氏倒是给白金凤分担了不少活儿。

  秦红梅蒙声不吭地在那干活,罕见的没有找秦氏的麻烦,贝思甜仔细一看,却原来是仔细听着东屋的动静呢。

  罗老太太此刻正在翻弄罗安国和秦氏带来的年礼呢。

  一会鸡蛋一会肉,还有猪蹄子点心,罗老太太笑的合不拢嘴,外边的秦红梅心里跟猫挠似得,若是以往,早就冲过去将东西都收起来了。

  现在不行啊,这个家她不做主了!

  “弟妹啊,你家这是起来了啊。”

  东屋动静一落,秦红梅就笑吟吟地对秦氏说道。

  秦氏哼都没哼一声,将秦红梅当做了空气。

  “小甜儿这是有本事啊,看样子挣了不少钱,咋不说多给你奶买点好吃的呢?”秦红梅心里又妒又恨,要是那件事成了,现在别说这么点东西,贝思甜每个月的工资都得给她。

  贝思甜不耐烦跟她耍嘴皮子,往她身边靠了靠,凑近她快速低声说了两句什么,就见到秦红梅脸一下就白了,嘴唇蠕了蠕,不敢再胡说八道。

  秦氏见此,便知道贝思甜定然是说了关于那件事的话,至于怎么说的,她却不知道。

  秦红梅此刻心里是又惊又怕,惊得是,那件事果然和贝思甜有关系,怕的是,她刚才说的话。

  “大伯母,你想在全村人面前扭一次吗?”

  秦红梅刚开始还是试探,贝思甜这话一出来,她就确定了。

  秦红梅不捣乱了,这顿饭吃的倒还算是清静,澳门赌博网站:这次因为送了不少好东西,罗老太太也难得没有说些难听的话,虽然仍旧没给秦氏好脸色。

  不过对于秦氏来说,这就算很好了,至少没生一肚子气回去。

  吃过午饭,一家子口就回了家,在家又补了点觉,下午才恢复精神。

  初二是回娘家的日子,秦氏的娘家就在靠山村,可惜家里已经没人了,贝思甜没有娘家,更是落个清闲。

  到了周三,家家户户就开始走亲拜年了,罗二家习惯了清静,也从没想过会有谁来给拜年,所以当大门响起的时候,他们微感诧异。

  罗安平颠颠地跑出去打开大门,原来是杨五郎一家四口。

  杨五郎和马氏拎着年礼,带着两个孩子来拜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