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35章 年礼
  “当寡妇没有当寡妇的觉悟,你不好好在家里待着跑出来干什么?总不会是寂寞了吧?”贝思思调笑道。

  贝思甜看着她还带着稚嫩的脸,那脸上的表情却是轻浮不屑以及轻蔑,而且说出来的话也是如此放浪。

  “难怪在我父亲死后,你娘立刻就能找到下家,看来这下家在我爸活着的时候就准备好了啊。”贝思甜冷笑一声。

  她并非不会毒舌,相反,她毒舌起来,不但会让对方气个半死,还能给对方扣上好几个屎盆子。

  贝思思如今也就十三四岁的年纪,哪里是贝思甜的对手,对方一句话,就给她娘扣上劈腿的帽子。

  “你胡说!我娘才没有,严爸爸是我娘后来认识的!”贝思思涨红着脸反驳道。

  贝思甜见一句话就把贝思思激怒了,便暗地里摇头,若非她对原主做的那些事,她还真不屑于欺负一个小孩子。

  “爸爸都叫上了,多问一句,你现在还姓贝吗?”贝思甜勾了勾嘴角,一脸嘲讽。

  贝思思呼吸都不平稳了,这个该死的寡妇,真想上前挠花她的脸!

  可是想想她的对象还在身后的店里,便强忍下一口气,娘说了,不能让男人看见你发狂的样子,很毁形象的。

  贝思思深深吸了口气,冷笑看着贝思甜,“你在得意什么,丈夫都死了,你就准备当一辈子的老·处·女吧!”

  她说完,似是怕贝思甜反击,忙转身进了店里。

  贝思甜看见她进了店之后,澳门赌博网站:径直走到一个男人身边,那男人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纪,比她大了很多。

  她本想追进去给贝思思一个难看,可是才迈出一脚,便又停住了,即便要替原主收拾贝思思,也不该是在这种小小不言的事情上,这太便宜她了!

  十来岁的小丫头说话就如此恶毒,必须好好整治一番,不然白当了她好几年的姐姐不是。

  想到这里,贝思甜转身走了,时候还没到,让她再逍遥一段时间吧。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着已经快要过年了,家家户户都洋溢着一种喜气。

  靠山村这段时间人渐渐多了一些,不少外出打工的小子姑娘都回来过年了,还有两口子一起回来的。

  因为这些人的到来,很多人家脸上的笑容陡然间增多了很多。

  今年罗二家也洋溢着喜气,不仅是因为那丰富的年货,还因为秦氏的眼睛好了!

  以往家家户户炮竹贺岁的时候,罗二家都是缩在屋里,吃一顿白面馒头,炖一盆带着肉渣子的白菜,就算是过年了。

  如今罗安平站在长凳上,趴在柜子上看着贝思甜买回来的年货,别提多兴奋了,今年娘说了,肯定能吃上一顿大馅饺子!

  在罗安平的印象里,就吃过一次饺子,可香可香了,之后便再也没吃过。

  罗安平摆弄着一包封着红纸的纸包,回头看了看秦氏,这里边肯定是吃的。

  秦氏嘴角一直带着笑,这时候正坐在炕上剪着窗花,以前眼睛瞎了,有多少年窗户上没有过红色了,再加上穷,连一副对联也没钱买,人家都是喜气洋洋的,更是衬托着他家灰败。

  门帘掀起,贝思甜走了进来,将手里的春联提起来,对罗安国说道:“爸,你看怎么样?”

  宝地祥光开泰鸿运,天时地利门庭大吉!

  “行行,挺好的,小甜儿这一手行书,真是写的好!”罗安国看着那副春联由衷地赞叹。

  “可不是吗,小甜儿写的可真好~!”

  正说话着,张巧娘走了进来,脸上笑容灿烂的。

  “巧婶。”贝思甜笑了笑,将春联放在柜子上垂下来,等着干了好贴上去。

  张巧娘看着那副春联,越看越是喜欢,对贝思甜说道:“小甜儿啊,也给婶子写一副呗,你写的可真好,比外边买的好!”

  张巧娘倒不是为了占便宜,她其实已经买了春联,可是上边的内容虽然大吉大利的,可怎么都显得那么俗气,而且这字也没有贝思甜写的好,她就想求一副。

  “行啊,下午写好了婶子来拿。”

  “那可真是太谢谢了!”张巧娘乐的见牙不见眼。

  贝思甜出去做饭了。

  张巧娘转头看见秦氏坐在炕上剪窗花,也跟着坐过去,秦氏剪的窗花可好了,她今天来,也是来看看的。

  以前每逢过年的时候,张巧娘自己会剪一些简单的窗花,也都是跟着秦氏学的,后来秦氏眼睛不行了,她也就停滞不前了,如今便又能跟着学学了。

  乡间手艺,秦氏自是没什么可隐瞒的,在一些针线绣活儿上,张巧娘也没少教给她。

  罗安平见没人搭理他,抱着红封纸包跑到了外屋,对贝思甜说道:“姐,我想吃桃酥。”

  贝思甜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样子,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吃吧,我买了两包呢。”

  罗安平一听,顿时高兴起来,抱着跑去了西屋。

  花生瓜子糖和水果这些自是少不了的,这边的习俗,是年三十那天,都摆上盘子,放在桌子或是柜子上,来客了用来招待。

  除了这些,贝思甜还买了猪肉牛肉,另外周济人在她回来的时候,特意送了她一扇排骨,还有听说是北京那边带来的烤鸭,以及两只制好的整鸡。

  这些东西可都不便宜,单是那扇排骨,就有十好几块钱,而且听说北京烤鸭也是不便宜,看那两只整鸡的包装,想来也便宜不到哪去。

  最主要的是,除了排骨,不管是烤鸭还是鸡,她在青州镇上都没见过,怕是都从北京那边买的。

  这年礼算得上很重了,她没法还,可是年礼年礼,她却也不好退却。

  周济人似是知道她的想法,笑着说到时候给他写一副字就好,就用那簪花小楷!

  贝思甜只得应下。

  除了周济人,冯运章也送了年礼,因为贝思甜到底是个女人,农村又在乎这一套,他们不好登门拜访,如此便算礼尚往来了。

  对于怎么回礼,贝思甜却是有些苦恼,回周济人,总不可能真的只写一幅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