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33章 那笔钱托付给谁了(求月票!!)
  对于一个看年纪的职业,贝思甜现在是十分吃亏的,看着吴岳凯受罪,她心里有着淡淡的难受。

  贝思甜叹了口气,她向来不是悲天悯人的人,对吴岳凯有着如此复杂的感情,大概不仅是因为他和师父长得一模一样,还因为他也如同师父那般对她循循善诱。

  没有师父,上辈子的她恐怕就要在家庙孤老一生,恐怕找不到自己的人生和价值,更加没有如今的贝思甜。

  这几天贝思甜来的勤了一些,发觉自从那个主治大夫看过之后,吴岳凯的确好转了一些,只是效果有些慢。

  能够好转,贝思甜也是高兴的,她见李学军不在,偷偷拿出一片混合着符粉的自制膏药交给吴岳凯。

  “老爷子,我知道你不信我的医术,我只是不想看着你受罪,这膏药一片可以贴三到五个小时,每天一片,用完三片,您的老寒腿就会有些好转。”贝思甜说道。

  吴岳凯拿着三片外表有些粗糙的膏药,听贝思甜说的认真诚恳,心里不免有些感动。

  “好,我听丫头的,这药我今天就用上,不让小李知道。”吴岳凯笑道。

  贝思甜见他不似说谎,含笑点点头,不多一会,李学军就敲门,说外边有人拜访,是济世药房的华北负责人。

  贝思甜微感意外,是周济人,他不是离开青州镇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几天贝思甜也没去镇子上,周济人什么时候回来的,她还真的不知道。

  “让他进来吧。”吴岳凯神情淡淡地说道。

  不一会,周济人就进了书房,看到贝思甜也在,同样有些意外。

  “济人从北京回来,来看看吴老先生。”周济人恭敬地说道。

  吴岳凯点点头,“坐吧。”

  周济人坐下后,冲着贝思甜笑笑,“贝姑娘也在这里。”

  周济人不用猜,就知道吴岳凯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也知道吴岳凯是个极有分寸的人,是不会为了私人之交破坏纪律的。

  吴岳凯冷眼看着周济人那双闪着光彩的眼睛,心里冷哼一声,臭小子,居然在我这里就开始眉目传情了!

  随即想到之前试探贝思甜的事情,便又想到,还是多多传情吧,别到时候任务完成了,媳妇也跑了。

  这一点他是丝毫不怀疑的,对贝思甜了解的越深,他越是知道,小小的靠山村是留不住她的!

  而一旦她走了,恐怕就再难寻踪迹。

  吴岳凯和贝思甜关系亲近,一个是觉得这孩子的确是个可造之材,另外一个,他也是希望能够帮罗旭东一把!

  吴岳凯心里叹息一声,端起茶杯喝起来,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贝思甜看了一眼吴岳凯,又看向周济人,见他两手空空地来看吴岳凯,心中微感诧异。

  她几次在冯运章那里见到周济人,周济人言谈话语之间都想结实吴老爷子,以周济人的精明和社会经历,基本的人情世故肯定是懂得。

  那么他从北京回来,出于礼貌也应该买些东西或是礼品才对。

  若说二人十分熟悉了不需要这些虚礼,却也不是,从上一次周济人同自己一道而来到现在,她不说天天来这里,也是隔三差五的,周济人一直没回青州镇,不可能和老爷子打好关系。

  所以为什么他明明想要结好老爷子,却什么也不表现呢?

  这让她不由地想起上一次他们一起来的事情,正常来说,那时候周济人应该是紧张高兴的,的确他脸上表现出高兴的神色,澳门赌博网站:只是眼底深处,似乎并未有多喜悦,这从他言谈话语以及一些小细节都能看出来。

  贝思甜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另外两位,根本就没想到贝思甜心思如此细腻,观察如此入微,单单凭着一些接触,便看出了端倪。

  周济人看着贝思甜,她同上一次比起来,脸上又长了不少肉,似乎也白了许多,眉眼秀美,流光溢彩,目光流转间带着一种一般女人没有的神采,让人不禁想要多看两眼。

  贝思甜见周济人直直地看着自己,心中不免有些赧然,出声道:“周先生。”

  周济人忙移开视线,轻咳一声,“贝姑娘是来和吴老先生交流书法的?”

  也就贝思甜,能以如此年龄有资格说是交流,其他人多数都要用请教。

  “周先生过奖了,我还差得远呢。”贝思甜并非谦虚,她知道自己的斤两,所以从不妄自菲薄,却也不会狂妄自大。

  贝思甜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事要谈,既然周济人来了,她也不便多留,起身同吴岳凯告辞离去。

  周济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贝思甜的背影,直到看不见。

  “臭小子,还看,人都走没影了!”吴岳凯没好气地说道。

  周济人,不,此刻是罗旭东,他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我看自己媳妇,没犯纪律吧。”

  吴岳凯一瞪眼,“你还有理了!还不赶紧说这次的消息,老头子我还等着回去呢。”

  他这一次来,一个是为了给罗旭东的容貌做手脚的,另外一个,就是传递消息的。

  他身体不好,每年都会到就近的乡村休养,这个是惯例,所以他来传递消息,没有人会怀疑。

  罗旭东听到是任务的事情,神情微敛,道:“一些证据我已经掌握到了,他们近来会有一次大动作,我认为是动手的好时机。”

  吴岳凯沉吟片刻,点点头,示意他详细说说。

  罗旭东将这一次的发现和接下来他们的动作计划说了一遍,又说了自己的观点。

  这不是吴岳凯的任务,所以吴岳凯不好做决定,他只负责将消息口头带回去。

  事情传达完,罗旭东便准备离开了,这时候吴岳凯将他叫住,斟酌了一下,问道:“旭东,在你假死之前,上头给你的那笔钱,你托付给谁了?”

  罗旭东听到吴岳凯的问题,不用猜就知道家里现在应该是过的很困难,其实他从贝思甜的穿着上已经猜到了几分,上一次吴岳凯将他家的情况一说,他心里是很酸楚的,也知道他大概是认人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