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30章 出气(跪求月票!)
  “我是社会主义好群众,让狼吃人这种事,我是不会干的。”贝思甜站起身来说道。

  她的话,和刚才张顺贵说的话如出一辙。

  张顺贵坐在地上,双腿还是止不住地哆嗦,他僵着脑袋,眼珠子转向一边,一头狼犬正蹲在他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让他有一种错觉,这头狼好似在思索着从哪下嘴!

  这个想法把张顺贵吓坏了,咧着嘴呜呜地就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一遍遍地说道:“我们错了,我们错了,放过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不要让它们吃了我们,求求你了……”

  霸王张家的三个兄弟,一个被吓晕过去,一个被吓哭了,同时还有两个吓尿了!

  面对这样的转变,没有人觉得意外,反倒是觉得很解气。

  周围的人在知道这些狼听贝思甜的之后,他们少了那份惧意,便有心思想其他的了。

  李凤芝早就吓瘫在地上,张连巧也好不到哪去,依偎在她娘身边,看着这一头头壮硕的狼,心里害怕的不行!

  贝思甜看着这三人不堪的样子,面色又恢复成冷淡,“我说过了,钱就在我的包里,有本事来拿啊。”

  三兄弟早就被吓破了胆,就算贝思甜将钱塞进他们的手里,他们也断然不敢拿了!

  “原本我是不想再理会你们的,谁知道你们一次比一次过分,让大家说说看,我能轻饶了你们吗?”

  周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起霸王张家以前的行径,顿时有人叫了起来。

  “不能轻饶他们!”

  有一就有二,一个人带头,其余的人也都纷纷叫起来,尤其是那些曾经吃过霸王张家大亏的人,若不是有狼犬在,怕是要过来踹上两脚了!

  李凤芝母女见周围人义愤填膺,纷纷低下了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这些人想起自己,将她们给暴打一顿。

  可是事与愿违,这些人怎么可能忘了李凤芝和张连巧,立刻就有那媳妇上来打两个人,一人动,周围的人也跟着动起来。

  众人你一巴掌,我一拳头的,李凤芝母女哀嚎不断,脸很快就肿成了猪头。

  打完了,出了气,一伙人将母女二人一推,正好推到一头狼的嘴下边。

  这一下,母女二人顿时绷不住,惨嚎一声晕了过去。

  那头狼犬看了看近在咫尺的两个人,嫌弃地后退两步。

  贝思甜见到这一幕,不禁皱起眉头,这些村民的心倒是够狠的,居然想让狼犬吃了她们!

  人心不古,每个人的心里都有黑暗面,贝思甜一早就清楚了。

  更何况李凤芝母女也是罪有应得,只不过这些狼犬是来帮她的,她不能让狼犬像周田那时候一样,背上不该有的黑锅。

  所以,今天是绝对不能出人命的!

  贝思甜知道这些狼犬本身就不吃人,所以对它们倒是很放心。

  为了不让狼犬背上人命的黑锅,她只能让两只狼犬将母女二人拖到这边,离那些村民远远的。

  贝思甜担心时间长了会有人针对狼犬产生其他的变故,因此不再耽误时间。

  她看着形态各异却都丑陋非常的三兄弟,淡淡地说道:“我娘刚才被你们气坏了,你们说该怎么办?”稍稍一顿,紧跟着又说道:“放心吧,它们不吃人,不过饿了,难保不撕下一块肉来。”

  说这,她的目光落在张顺贵的大腿上,似乎在衡量哪里的肉多一些。

  张顺贵险些没晕过去,连忙连滚带爬地来到秦氏跟前,一边磕头一边说:“秦婶子,我们错了……我们错了……求你别生气了,放过我们吧!”

  贝思甜满意地点点头,目光又看向另外两个。

  那两头制住他们的狼犬见状松开了他们。

  张顺福原本就没什么礼义廉耻,此刻更是抛弃一些,肥壮的身体跑起来,蹬蹬蹬跑到秦氏跟前,噗通一声跪下来,脑门着地的嗑着响头,生怕晚了一会就会被那些狼咬上一口。

  “平安,去弄点凉水泼醒他。”贝思甜对罗安平说道。

  罗安平干脆地答应一声,颠颠地跑去接凉水了,今天真是太痛快了,姐实在是太帅了!

  罗安平接了一大舀子的凉水,想到张顺才刚刚对他的行径,直接泼在了他的脸上。

  现在虽然不是寒冬腊月,可是里边早就穿上秋衣秋裤,怕冷的棉袄都套上了。

  张顺才被这凉水一激,激灵灵打了个寒噤,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睁开眼睛便看到贝思甜那双冷淡的眸子,已经一旁虎视眈眈地大狼。

  随即又看见自己的两个兄弟在那磕头认错,忽然福至心灵的知道了他要做什么,不用贝思甜说,翻身起来便跑到秦氏跟前跪下磕头。

  秦氏早就傻了眼,刚开始是因为一头头的大狼吓傻了,如今是被三兄弟磕头认错惊傻了。

  她何曾想过,村里的霸王户有一天会跪在她面前求她别生气了!

  刚刚被反剪的气和欺上家门的侮辱纷纷消散。

  “娘,澳门赌博网站:你还生气吗?”贝思甜扬声问道。

  秦氏鼻子一酸,家里能有贝思甜,真是他们家的大幸!

  “不气了。”秦氏声音有些哽咽,要不是贝思甜,今天的事就能让她憋屈死!

  “既然我娘不生气了,你们就起来吧,不过,虽然不生气了,但是到底受到了惊吓,你们赔偿二百块钱,就当给我娘压惊了。”贝思甜说道。

  二百块钱,是张家三兄弟想让罗二家赔他们的损失,现在不但没要出来,反倒搭进去二百。

  三兄弟哪里敢说个不字,一个劲地点头,家里还有些富余,就算没有,凑也得凑出来。

  贝思甜来到张家三兄弟跟前,忽然笑了笑,以只有他们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马上就要到冬天了,这些大家伙在山里头可不好过日子,以后每个月要准备六头羊,或是一头猪,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它们不会冲着人去。”

  贝思甜低声敲诈着。

  三兄弟面露凄苦之色,赔两百已经出血了,以后还要六只羊或是一头猪,这日子今后可怎么过!

  贝思甜才不管他们怎么过,他们今天来的时候,也没想过别人家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