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27章 松开你的脏手(亲爱的们求月票!!)
  张顺才打从心底里不相信那件事是罗二家干的,就是他们自己承认了,他也是不信的,一窝子残废,要是能干出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事儿来,那才是真见鬼了!

  他现在这么说,不过是往罗二家身上扣屎盆子罢了,不把他们泼一身粪,也不好要赔偿是不是!

  现在看见秦氏气势弱了,他以为是将这老虔婆给吓唬住了,心里冷哼一声,你再横也是个娘们,看见老子手里的斧子,看见老子身边的兄弟,也不敢不怂。

  “这件事肯定和他们家脱不了关系!”张顺贵呲着牙,瞪着眼,一脸凶狠。

  霸王张家的老大老二是出了名的混人,年少的时候就带着一群小子惹是生非,两个人天生就带着匪气,和老三老四不一样,现在虽然都成家了,可那模样,长得就带着一股狠劲!

  老三张顺福微胖,比两个哥哥还要壮还要高,只是脸上没有横肉,都是一团团的肥肉,若是忽略掉他眼里的贼光,定然会觉得这个人是个老实人。

  老二老三都是有主意的,一个出馊主意,一个出坏主意。

  “有关系是肯定的,最主要是因为小寡妇命硬,克我们,现在克我们,将来就得克周围的人,我们这是给村里除害!”张顺福就抓住了这一点。

  周围的人哪里会搭腔,小寡妇是命硬,可是克谁都克不到别人家啊,这明摆着是寻个理由来找茬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谁敢站出来说话?

  三个大老爷们扛着家伙往那一站,胆子小的都不敢出来。

  秦氏举着菜刀的手都哆嗦,她心眼直,可不代表她傻,哪里听不出来对方是来找事的,经过上次的事情,稍微一想就知道,他们这是知道他们家状况好了,来坑钱的!

  秦氏心里气的发抖,尤其是他们往贝思甜身上泼脏水,又欺负罗家没人,真是让她想一菜刀挥过去。

  可她到底还有些理智,她要是先动上手,他们可就有借口动手了,将来说理都理亏。

  她得撑到小甜儿回来!

  在这种时候,秦氏是希望贝思甜快点回来的,只要贝思甜回来,就肯定有办法!

  她没有意识到,她以及这个家,已经非常依赖贝思甜。

  “你再胡说八道,老娘就跟你拼命!”秦氏拿着菜刀指了指张顺福,他那张臭嘴,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老虔婆,我们也不跟你废话,要不把我们之前的损失赔了,要不今天这事就没完,你祸害了我家,要是赔不了,我们也要报仇报回来!”张顺才冷笑一声。

  这意思,要不赔钱,要不砸了你家,你自己选吧。

  这种土匪行为,气的秦氏身体抖得像筛糠,身体横在门口,举着菜刀说道:“你们要想进我家,除非是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张顺贵哼哼一笑,吓唬谁呢这是!村主任没在村儿里,还以为跟上次似的啊!

  他二话不说,上前一把抓住秦氏的手腕子,劈手就把菜刀夺了过来,反手将秦氏的双手绑在她身后。

  待秦氏反应过来,已经受制于张顺贵。

  “我们是社会主义好同志,不干杀人放火的事儿,不用踩着你的尸体我们也能进去!”张顺贵脸上尽是得意。

  张顺才哈哈一笑,张顺福也咧着个大嘴在那笑,周围的人都露出愤愤不平之色,你一个汉子,欺负一个老婆子算什么本事!

  另一边,秦红梅和罗老太太站在大门口张望着,看见三个跟土匪似的男人,她们都吓得不轻,幸亏罗爱国不在,要不然这一根筋的,还不得冲上去赔了自己!

  罗旭强一开始也要出来的,被秦红梅给关在了屋里,那边那么多大老爷们,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出去还不被打死!

  更何况,凭什么她儿子要给别人家出头,他们可是已经分家了!

  罗旭强站在屋里,他看见那三个凶神恶煞的,心里也是害怕,胆子怂了,要不他真要出去,秦红梅能拦得住他。

  罗旭强坐下来又站起来,脸上出现纠结之色,心中有些挣扎。

  “那三个毕竟是男人,应该不会对二婶他们怎么样的。”白金凤声若蚊呓,她也是害怕自己男人出去被打个半死,那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门外头秦红梅和罗老太太都怕波及自己,都不敢往外边靠,就紧紧贴着门,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立刻躲回去!

  秦氏被反剪了双臂,罗安平一见,顿时双目赤红,从院子里抄起扫院子的扫帚就冲了过去。

  “放开我娘!你们这群犊子!”罗安平怒急大吼。

  张顺才眼看着一个小个子就要冲过自己家身前,伸手一捞,就抓住了他的衣领子,衣服勒住罗安平的脖子,勒的他直翻白眼!

  “毛还没长全呢,倒是挺横!”张顺才拎着他的衣领子调笑道。

  罗安平蹬蹬蹬后退几步,这才顺过气来,脸色发白,双眼瞪得滚圆,恶狠狠地看着张顺才。

  “你再瞪我一个试试?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张顺才恶声恶气地说道。

  罗安平没有被吓唬住,他看见自己的亲娘受辱,早就失了理智,现在恨不得从张顺才和张顺贵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这边正热闹,一旁的壮壮忽然扬天呜呜起来,接连发出数声,紧接着猛地一蹿,向着张顺才的手背就咬了一口!

  张顺才吃痛,哎呦一声松了口,这时候罗安平和壮壮趁机向后退。

  “老子特么今天要不把你烤了,老子就不姓张!”张顺才看着一手血的手背,呲牙咧嘴地说道。

  罗安平还要冲上去,壮壮忽然低声汪汪起来,尾巴快速摆动起来。

  罗安平听见它这声音,脚步一顿,放眼望去,便看到已经去到张顺贵身后的贝思甜!

  “姐!”

  罗安平看见贝思甜,心头一松,莫大的委屈生了出来,好似找到了靠山一般,要不是平日里贝思甜教导他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说不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哭出来了。

  张顺贵顺着罗安平的视线回头,便看到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小寡妇,此刻面色犹如寒霜,一只手忽然搭在他的肩膀上。

  “还不松开你的脏手!”

  她的声音清冷冰凉,张顺贵不知道怎么的,心里便跟着凉了起来,随即肩膀上传来火辣辣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