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23章 媳妇快保不住了(月票50+,继续求月票)
  贝思思在这里,澳门赌博网站:那么杜春梅一定也在这里,她们不是去市里生活了吗,怎么又出现在青州镇?

  贝思甜看到了贝思思,贝思思自然也看到了贝思甜,她面色不变,扫了贝思甜一眼,和男人并肩向着远处走去,好似根本不认识她一般。

  不过贝思甜在那一扫而过的目光当中,还是看到了鄙夷和厌恶。

  贝思甜迈步,离开了青州镇。

  她习惯徒步而行,所以依然是走着来走着回,在踏入那条林间小路的时候,她停住了脚步。

  第一次见到吴老先生便是在这里,因为他的容貌同师父有**分相似,却又不是师父,被她所排斥。

  可是后来她去了山脚下的四合院,与吴老先生相处过一日,便知道这个人是大智若愚,其心境和意境,并不比师父差,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更胜一筹。

  尤其是在书法一道上,吴老先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嘴上说无力指点自己,可是言谈话语之间,仍旧给了贝思甜很多指引。

  这说明在此道上,他远超贝思甜,从他的字也可以看得出来,能够和前辈交流经验心得,贝思甜还是极为愿意的。

  所以吴老先生能够主动邀请贝思甜,她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对吴老先生来自心底的排斥便也小了一些。

  贝思甜稍作犹豫,见时间还早,便转了方向,向着没有路的小林子走去。

  能够和比自己强的人交流,对她的增益颇多!

  去过四合院之后,贝思甜才知道距离这条小路十分近,怪不得以吴老先生的腿脚,能够走到这里来。

  这林子不大,穿过林子,便看到山脚下的四合院,这里距离靠山村反而更近一些。

  贝思甜站在四合院门口,老远便看到门口站的笔直的军人,迈步走去。

  这两个人还是那天见过的人,看到是贝思甜,便没有多加阻拦。

  一个勤务兵快步来到贝思甜跟前,笑着问道:“是小贝同志吧,首长吩咐过,如果你来了,可以直接找我,我带你去见首长。”

  勤务兵年纪不大,估计也就十**岁的样子,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带着贝思甜向里边走去。

  “哦对了,我叫李学军,你以后叫我小李同志就行!”李学军笑着带她去了后边的院子。

  吴老先生的书房大门虚掩着,李学军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说道:“首长写字呢,你进去小声一点。”

  李学军悄悄将门打开,等贝思甜进去,轻轻掩上门离开了。

  屋子里很暖和,门上早早就挂上厚厚的门帘,凉风一点都刮不进来,怪不得不用关严。

  吴岳凯正在里间练字,他站在书桌前,外套脱在一旁,白衬衫外边套着一件毛坎肩,带着一副眼镜,正认真专注的写字。

  看到凝神认真的吴岳凯,贝思甜恍然出神,眼前的老人几乎与她的师父重叠!

  “师父……”贝思甜怔忪,喃喃叫了一声。

  屋子里因为很安静,她这细小的声音让吴岳凯抬起头来。

  “丫头来了,来来来,看看我写的字。”吴岳凯低头看着他的字,向贝思甜招了招手。

  贝思甜回神,压下心里的涌动,忙快步来到桌边。

  吴岳凯写的是草书,笔走龙蛇,婉若游龙,字当然是好字,不过相较于他的行书,似乎就差上一些了。

  除此之外,贝思甜从他的字当中感觉到一种矛盾,草书很是注重心境,意随心起,如若心胸开阔追求自然,写出来的字定然会让人觉得洒脱奔放。

  然而吴岳凯的草书,贝思甜却从中感受到一股肃穆之气,少了草书应有的潇洒,多了几分沉重之气。

  这大概和吴岳凯的军人身份有关,身在其位必谋其政,他所想所为都是为了大意,却受限于军中铁律,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字会让人感到一种束缚,无法挣脱的束缚!

  贝思甜心中斟酌着措辞,然后如实将心中所想说出,说完,便是一怔,并非她没打算说实话,而是这种平淡恬然的相处模式,十分熟悉。

  她居然不由自主的将吴老先生当做了师父对待!

  贝思甜心中苦笑,不管承认不承认,她对吴老先生,还是产生了孺慕之情!

  吴岳凯在听完贝思甜的话,看着自己的字久久不语,难怪他一直都觉得不管怎么写都找不到感觉,贝思甜旁观者清,一语惊醒梦中人!

  虽是旁观者,不过若是没有贝思甜这种境界,怕是也难看出来。

  半晌,吴岳凯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丫头真是好眼力,我还是小瞧了你的意境,好好好!”

  他连说三个好字,却是难掩眼中的惋惜,在他真正退休之前,他大概是不可能写出想要的草书了!

  “老头子实在是好奇的很,丫头是如何有这般境界的?”吴岳凯绕过书桌,来到外间,端起茶壶倒了两杯茶水,“刚沏好的龙井。”

  贝思甜接过茶杯,“境界不在年纪,而在悟性。”

  她脸不红心不跳的给自己脸上贴金,不这么说也没别的说法,干脆就让人认为她是天才好了。

  两人说了几句,便由书法开始聊起了家常。

  “丫头哪里人?”吴岳凯问道。

  “家在靠山村。”

  “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怎么会让你一个姑娘家跑出来卖字为生?”

  “父母身体不好,弟弟年幼,家里现在能指望的,只有我。”贝思甜换了个说法。

  吴岳凯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不是老头子我话多,丫头没有找婆家吗?”

  他会问这种问题,贝思甜一点不奇怪,不说她以前的世界,就是这里,农村十六七岁就嫁人的比比皆是,像她这么大的早就好几个娃娃了,即便受到政策影响,那唯一的娃娃也早就能跑能跳能帮着干活了。

  “看父母的意思,要等弟弟长大一些。”

  大概是因为先前的感觉,贝思甜并没有隐瞒什么,以吴岳凯的身份,只要查,肯定都能查出来。

  吴岳凯垂下眼帘,心里暗道:小子,再不完成任务,媳妇就快要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