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22章 有希望(继续求月票)
  经过贝思甜仔细地询问,罗安国并非整个下肢都没有直觉,他是肌力减退,在加上当时两条腿都骨折。

  贝思甜怀疑他应该是伤到了脊髓神经,倒是当时出现下肢肌力减退,更是因为腿骨骨折,错过了最佳康复时期。

  “我去过镇上的卫生院,他们说没希望了,这辈子都不可能站起来了。”

  罗安国说这话的时候,情绪仍旧有些激动,很显然这件事当时给他的冲击和打击有多么大,以至于让他这么多年还是无法平静。

  贝思甜觉得罗安国错过最佳时期,和镇上的卫生院也脱不了干系。

  罗安国并非严重的截瘫,他的下肢没有完全丧失感觉,只是因为骨折,他没办法动弹。

  如果是因为脊髓神经受损导致的下肢瘫痪,最佳的康复治疗是在半年左右,过了这个时期也不能说完全不可能恢复自理,可就困难了许多,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肌肉萎缩。

  即便一直有秦氏给按摩活动,可罗安国双腿的肌肉还是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萎缩,两条腿细的和胳膊一样。

  罗安国一直紧紧盯着贝思甜的神情,见她面沉如水,垂着眼皮不说话,一颗心就直往下沉。

  没有希望的时候也就算了,可一旦有了希望,他就不想轻易地认命。

  “小甜儿,有希望没希望,你给爸个痛快话,总归不能治也就是现在这样,我能承受!”罗安国着急。

  罗安国的情况比贝思甜想象的要轻一些,只不过时间太久了,她现在的精气神想要帮助他恢复,恐怕需要很久的时间。

  这对罗安国或许不算什么,可是贝思甜是不打算呆这么久的。

  “别着急,容我想一想。”贝思甜一旦陷入沉思,是不喜别人打扰的。

  罗安国只得拿起烟卷了抽烟。

  秦氏在一旁跟着一起紧张,贝思甜连她的眼睛都能治好,说不定也能治好他的腿!

  罗安国现在的状况比较困难的,一个是脊髓神经的损伤,这个是大问题,也是最主要的问题,另外一个便是肌肉萎缩,这个同样是个麻烦。

  还有一点,贝思甜不确定罗安国的腿骨骨折恢复的是否完好,如果恢复的不够好,留有后遗症,恐怕也是个不小的阻碍。

  最让贝思甜庆幸的是,罗安国没有褥疮。

  没有褥疮,自然也是因为秦氏照顾的好,而从侧面也能反映出他的脊髓神经受损并没有想象中那般严重。

  如果是刚刚受损的,以贝思甜现在的精气神也可以治疗,而且效果会不错,可偏偏却过了这么长时间。

  她上辈子治疗过一个高位截瘫的病人,也是因为脊髓受损,那时候她师父已经离世,而她正处于巅峰。

  在他们那里,这种病人基本上就是等死了,高位截瘫很容易造成呼吸停顿,贝思甜另辟蹊径,利用带有极大刺激性的玄符刺激他的脊髓神经。

  这种玄符而是她的自保手段之一,同带有烧灼性的玄符一样,这种玄符所附带的刺激性容易让人产生电击般的感觉,可以麻痹对手。

  这个病人出现过几次呼吸停滞,家里人已经在准备后事,贝思甜便也放手去治,没想到这个方法居然奏效了。

  经过了长达一年多的治疗,这个病人虽然不能犹如正常人那般,却可以自行生活,也就是有了自理能力,而且在一定的条件下,还可以走个几百米的距离!

  相比于那个人,罗安国的情况好了千百倍,只是贝思甜制出的玄符没有当时的水准罢了。

  罗安国自然是要治的,可是怎么才能缩短这个治疗时间呢。

  贝思甜苦思冥想,最好的办法便是增益精气神,可她一直都在这么做。

  “爸的情况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不过想要治好,需要的时间怕是会比较长。”贝思甜如实说道。

  罗安国一听,顿时大喜过望,时间再长,也比一辈子瘫痪强啊!

  “只要有希望就行!”罗安国忙道。

  贝思甜点点头,与其纠结这纠结那,不如先着手开始治疗,总归也是要治疗的。

  就像秦氏的眼睛,前期的铺垫做的好,喝了符水,一个星期就奏效了。

  “既然要治疗,爸可要听我的。”贝思甜道。

  “没问题,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罗安国道。

  为了能够重新站起来像个老爷们似的保护这个家,罗安国干什么都愿意。

  贝思甜点点头,“首先要把烟戒了!”

  罗安国脸一僵,“为什么要戒烟?”

  “烟酒以及辛辣的食物,对你的恢复都十分不利。”贝思甜道。

  罗安国苦笑两声,点头道:“行,我戒烟!”

  这东西有时候不是说戒就能戒的,贝思甜会给他一个缓冲的时间。

  贝思甜除了让戒烟,再没有多做其他的,然而这一天对于秦氏和罗安国来说都不一样,秦氏的眼睛恢复了,罗安国也有了站起来的希望。

  罗二家如今脸上都带着笑,再不复往日那般死气沉沉。

  过了几天,贝思甜去了镇子上,在文房社‘交作业’的时候,冯运章告诉她周济人离开青州镇了,大概要过段时日才能回来。

  冯运章之所以特意告诉她一声,是因为周济人交代过,如果她需要什么,可以先从济世药房拿。

  贝思甜点点头,周济人除去很神秘之外,人似乎倒是不坏,而且对待朋友也很不错。

  嗯,应该算的上是朋友吧。

  “对了,贝姑娘,吴老先生那边传来话,让你没事就过去,吴老先生说,虽然不能指点你什么,但是一起交流便能共同进步!”冯运章满脸喜意,托贝思甜的福,他也可以跟着去。

  这个‘见面礼’是冯运章送的最成功的了,没想到吴老爷子那么喜爱贝思甜,居然主动让她去。

  贝思甜笑着应了一声,便准备回去了。

  离开了文房社,贝思甜却见到了一个意外的人。

  看着那个和自己有着几分相似的姑娘,一身穿着打扮尽显城里姑娘的风格,小脸仰着,正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