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21章 看见了(继续求月票)
  摘下这眼罩就能恢复视力?

  秦氏有些发怔,澳门赌博网站:那岂不是说,明天早晨她就能看到东西了?

  她有些不能相信,虽然这一个星期的变化十分明显,可是要说明早就能完全看见东西,她是不敢相信。

  这一夜,若不是有贝思甜特意熬了有助睡眠的汤,秦氏恐怕是要失眠了。

  即便这样,秦氏依然天不亮就醒了过来。

  因为带着眼罩,秦氏眼前一片漆黑,没有贝思甜的话,她不敢贸然摘下来,就这么仰躺着一直等着天亮。

  这段时间对于秦氏来说无疑是十分漫长的,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听见身边的人有了动静,秦氏的心跳立刻加快起来。

  她到底能不能看见东西?

  她会不会依然看不见?

  还是说像前几天一样,只是能看到模糊的东西,要是那样,也总比什么都看不见强!

  半个小时的时间,秦氏患得患失的厉害,贝思甜似是知道她的忐忑和不宁,比平日里早起一个小时过来敲门。

  罗安国也早就醒了,他穿上衣服靠在被子垛上,看着仰躺着不动的秦氏发呆,他也在担心会不会依然看不见。

  只有罗安平自己穿上衣服,心情大好地等着秦氏摘下眼罩,他知道摘下眼罩之后,他娘就能看见东西了!

  听见贝思甜敲门,罗安国和秦氏都紧张起来,罗安平跳下炕跑去开门了。

  贝思甜进了门,秦氏也跟着起身了,她还穿着一身秋衣秋裤,岁数大了,老早就会穿上。

  秦氏起来便盘腿坐在炕上,等着贝思甜说可以摘下眼罩了,这个短暂的过程,就好像一种宣判,让人心中又是期待又是害怕。

  “娘,我来给你摘眼罩。”贝思甜坐在炕沿儿上,笑着说道。

  秦氏点点头,却是没有说话。

  “摘下眼罩后先别忙着睁眼,我给娘按摩一下。”贝思甜说着,已经将眼罩摘了下来。

  罗安平趴在炕上看着,一旁的罗安国也歪着身子想看,但是秦氏背对着他,他看不见。

  贝思甜双手轻柔地按压着她眉毛上和眼周围的穴位,大概有五六分钟,她放下手说可以睁眼了。

  秦氏眼皮子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

  身后的罗安国好似被定住一般,连呼吸都屏住了,秦氏自己也是这般,紧张的连呼吸都要忘了。

  “老婆子,怎么样啊!”罗安国双手撑着炕,歪着大半个身子看,见秦氏一动不动,顿时大急。

  罗安平像只青蛙一样趴着,仰着脑袋看着秦氏,见秦氏摘下眼罩后发证,不禁伸出了手,“娘,这是几?”

  秦氏的目光转到罗安平的手上,清晰地看到了他的手指头,“四!”她的声音有些发颤,因为她真的看见了,很清楚!

  罗安国哪里还忍得住,伸手抓住秦氏的肩膀,让她转过来,看着那双黑白分明且已经有了神采的眼睛,哈哈笑起来。

  “老婆子,你真的看见了?”罗安国仍旧是不敢置信。

  “看见了看见了!”秦氏激动的身体都在发颤。

  一旁贝思甜嘴角含笑,提醒道:“娘,两个星期之内不能掉眼泪,不然对眼睛很不好的,现在还不太稳定,这两个星期也不能过度用眼,针线活什么的你就不要再干了,缝缝补补的也不能做。”

  “好好,我什么都不干,我都听你的!”秦氏连着应声,现在她对贝思甜极为信服。

  视力失而复得,秦氏自己也是倍感珍惜,只有瞎过的人才知道眼睛有多么珍贵!

  秦氏忙下了床,像是将屋里的物什仔细看了一遍,同几年前没什么区别,只是旧了一些,她看完屋里又跑到外屋看。

  虽然这些对她来说都无比的熟悉,好似印在心里,可是看到的感觉还是不同的。

  她来到院子里,外边的阳光很明媚,秦氏闭着眼睛适应了一下,才重新睁开眼睛。

  有多久没有看见阳光灿烂的颜色,她都快忘记晴天是什么样子的了,眼瞎的时候白天和晚上的区别便是一个有亮,一个没亮。

  她抬起头,今天天气很好,蓝色的天空还飘着几朵白云,这种每天都会出现的景象,差点让秦氏热泪盈眶。

  好在她记得贝思甜的嘱咐,忙收了心思不敢再感慨,转头看了看小圈里边那已经增加成五只的小鸡苗子,如今已经长了不少,再看那几头羊,呵,这叫一个脏,身上都是泥,这和前两天下雨也有关系。

  秦氏将自己家里里外外都看了一个遍,嘴都合不拢了,她在院子了喊了一嗓子,说去张巧娘家串个门。

  她自从眼瞎之后,就很少去人家了,磕着碰着的,自己遭罪,人家也不痛快。

  秦氏去了张巧娘家,引起的反应可想而知,张巧娘看着秦氏在屋子里好人似的溜达溜达,半天都合不拢嘴。

  这边罗安国也是高兴的咧着嘴笑,这个家,似乎越来越好了!

  贝思甜的目光落在罗安国的双腿上,秦氏的眼睛治好了,接下来便看看这腿能不能治好,不知道罗安国瘫痪,是完全因为腿的缘故,还是有其他缘故。

  以前她问过,只不过罗安国不太愿意提起这件事,她也只能暂时作罢。

  罗安国抬头便看见贝思甜看着自己的腿,心里一顿,突然就涌上来一股期望。

  可是随即又觉得不太可能,秦氏的眼睛是因为秦红梅的陷害,可是他却是实实在在地瘫痪了。

  性质不一样!

  罗安国明知道是这样,可是还是不自觉的便涌起了很大的期望,毕竟贝思甜创造的意外和惊喜实在太多了!

  “爸,一会准备吃早饭吧。”贝思甜说道。

  罗安国见她收回目光,心中那涌起的希望就是寒冰遇到烈火,顷刻化了个干净!

  罗安国手中的烟卷到一半,出神地看着炕上,似乎那有什么东西一般,是他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希望,所以才会有如此猛烈的失望,以至于撞的他胸口直疼!

  然而接下来贝思甜的一句话,却让这种疼痛顿时烟消云散。

  “吃饭的时候跟我说说你那腿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