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19章 意外的帮手(四更求月票)
  “我喊你一声杜姨,是对你的尊敬,可是你的所言所行,有哪里值得我尊敬你,上一次你将我卖给赖汉,是我娘花了双倍的价格将我买下来,这才免了我一辈子的苦难,如今你又要来骗我,这一次又想将我卖给谁?”

  贝思甜并没有声情并茂,眉宇之间流露出的淡淡哀伤和失望,却更让人信服。

  秦氏没想到她会直言将这件事说出来,这件事她怕给贝思甜带来困扰,怕村里人指指点点让她心里难受,所以这件事只有他们两口子知道,就是老家儿那边也没人知道。

  如秦氏所料那般,贝思甜的话一出口,便一石激起千层浪,周围立刻嗡的一声响起来。

  怪不得那时候贝思甜突然就成了罗二家的媳妇,原来还有这么一层渊源!

  不少人都恍然大悟,当年对这件事众人也津津说道了许久,只不过两家都不声张,别人再怎么猜测也没用,谁能想到数年之后,当事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

  贝思甜这孩子是真苦啊,先后差点被后娘卖两次,现在又要来骗第三次,这杜扒皮可真不是个东西!

  杜春梅此刻成了众矢之的,周围人看向她的眼神都变了,后娘打骂孩子顶多被人吐沫喷,可是这明晃晃地卖人,可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当时她被三百块钱的彩礼给迷了眼,哪里还顾得上对方是不是糟老头子,贝德旺那个死鬼看着挺行,其实挣不了多少钱,好多看病的不但不要钱还倒贴,这样的男人她能不给自己算计吗。

  后来罗二家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想要贝思甜给他们儿子当儿媳妇,那时候罗二家还不是罗二家,是罗家,因为罗旭东当时挺出息的,罗家在村里可是风光的很。

  她便知道机会来了,开口就要六百块钱,对方居然同意了,杜春梅便有些后悔,看来是要少了。

  贝德旺已经死了,这丫头能卖六百块钱也不亏,她当即就将贝思甜送到了罗家,一身衣服都没给带,既然是他们的媳妇,就让他们自己养着去吧。

  杜春梅早就给自己找好了下家,就等将贝思甜打发了,好能带着宝贝闺女嫁过去。

  对方也是个二婚的,有两个儿子,她手里有了这六百块钱,再加上以前偷偷攒下的,还有贝德旺留下的,总共有一千来块钱,完全能挺直了腰板嫁过去,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

  所以她当时不怕秦氏说出去,后来秦氏似乎也没说这件事,便知道秦氏有顾虑,不管什么顾虑,她都无所谓了。

  谁能想这死丫头居然在这里等着她。

  前两天她还想着要是能把这死丫头骗走,就能好好整治她了,让她这辈子都被踩在脚底下,可是没想到这丫头不上当。

  有车有房的能给贝思甜?杜春梅是傻了才会这么做,她还有个宝贝闺女呢,有这样的好人家,能不留给闺女。

  这一次是因为市里那边有个掮客,说国外有个地方招女工,一个月能挣上千不说,介绍人还能给三百的奖励!

  介绍一个就能给三百,一个月能挣上千?杜春梅虽然是妇女没什么文化,可是精着呢,这么好的事,那到底是招的啥工,还得好好打听一下,这一打听还真让她打听出来些什么。

  原来招到国外,澳门赌博网站:就是去陪客去了,吃饭睡觉啥都陪,原本还想着让自家闺女去的杜春梅顿时打消这年头,却立刻想到了贝思甜!

  她要是能将贝思甜骗过去,立马就能得三百!

  对于自己男人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就算是在她前头的,她这心里也别扭,要是能打发到国外,当然是好的。

  不过这件事解释起来太麻烦,现在罗二家这么多事,干脆就拿着个出来说,想必那丫头早就想走了,只是没有机会。

  正因为杜春梅这么想,也这么做了,才有了眼下这些事。

  现在杜春梅真是有心去撕贝思甜的嘴了,周围看热闹的人虽然多,估计会上来帮忙的少,反正不是自家事,事越大越有热闹看!

  杜春梅气的,要是不扇她两耳刮子,她怕这几天这口气都得堵在胸口上。

  反正人是骗不走了,干脆先痛快了再说。

  至于秦氏和罗安平,她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一个瞎子一个毛孩子,能对她产生什么威胁。

  贝思甜见杜春梅眼珠子直转,眼底那火气蹭蹭往上窜,就知道她是忍不住了,手心里早就扣住药粉,就等她来。

  其实以她现在的身体素质肉搏也不是打不过杜春梅,可是她觉得那样太降低身价,和一个满怀坏心的山村野妇动手,实在有失她玄医的身份!

  看来是要尽快恢复了,制出大力符,多一把力气,也好多个防卫的手段。

  杜春梅大步向这边走来,那一脸狰狞的样子,让不少人都退后两步,免得到时候两个人打起来的时候波及到自己。

  罗安平当先一步站在了贝思甜的前面,就算他人小,也不怕这臭女人!

  贝思甜笑着摸摸罗安平的头,根本没把杜春梅放在眼里。

  这时候,围着的人里忽然有些骚动,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块板砖走出来了,那男人看向杜春梅的眼神颇为不善。

  “杜扒皮,信不信我赏你一砖头?老子不用手,是怕脏了自己的手!”那男人瞪着眼睛说道。

  贝思甜转头一看,原来是她在塌山中救过的那一家人,似乎是姓李。

  另外一边,一个男人和一个姑娘也越众而出,姑娘小跑着来到贝思甜身边站定,原来是刘春雨。

  那男人则是刘春树,他手里拿着个扁担,看样子是刚干活回来。

  “呦呵,怎么着,你这是想动手?”刘春树越过贝思甜,站在他们前头,左右看了看,“我还以为来了多少人,合着就你一个娘们?你这是哪来的肥胆,敢在这动手!”

  他是被刘春雨给叫来的,当时刘春雨也没说清楚,就说有人找贝思甜的麻烦。

  上一次贝思甜救了他娘,他正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谢人家,再加上之前态度恶劣,心里又是矛盾又是纠结,这一听,连家门也没进,扔下铁桶拿着扁担就来了。

  结果来了一看居然就一个娘们!